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五大猪企一季度亏损近150亿,养殖户“一头赔两三百”,生猪养殖何时触底反弹?

作者:王悦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5-16 16:58:23

摘要:据各大龙头猪企批露,牧原股份(002714.SZ)、温氏股份(300498.SZ)、新希望(000876.SZ)、正邦科技(002157.SZ)、天邦股份(002124.SZ)的养殖成本在9元/斤、8元/斤、10元/斤和9元/斤左右,这意味着,大多数猪企仍在亏损线上徘徊。

五大猪企一季度亏损近150亿,养殖户“一头赔两三百”,生猪养殖何时触底反弹?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悦 徐芸茜 北京摄影报道

“最近猪肉价格涨起来了,之前最便宜时还不到十元一斤,现在都涨到十元以上了,排骨基本要将近三十元一斤了。”5月15日,北京海淀区生鲜超市一位销售员向《华夏时报》介绍,虽然最近猪肉价格有所上涨,但并未对销量造成明显影响。

事实上,去年的猪价可谓是断崖式下跌,甚至出现了猪肉比蔬菜还便宜的现象。

“这两年养猪人的心跟坐过山车似的,”吉林一家养猪户苏海(化名)向本报记者感慨道,“前年的时候,一头仔猪最高能卖到1750元,可是去年秋天的时候,100元都能买三四头。”

“现在的养殖成本真是在逐年提高,猪饲料价格一直在涨。”同样在河北从事生猪养殖已经有七八年的佟秀玲表示。而据黑龙江正大饲料厂销售副总裁胡宏伟介绍,饲料价格今年第一季度就上涨了4次,共计涨了800-1000元每吨,主要是由于原料价格上涨导致。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五月后第一周的全国仔猪平均价格29.41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5.3%,同比下降63.6%;全国生猪平均价格14.89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3.0%,同比下降32.3%,全国30个监测省份生猪价格上涨;全国猪肉平均价格24.51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2.3%,同比下降32.1%。

然而据各大龙头猪企批露,牧原股份(002714.SZ)、温氏股份(300498.SZ)、新希望(000876.SZ)、正邦科技(002157.SZ)、天邦股份(002124.SZ)的养殖成本在9元/斤、8元/斤、10元/斤和9元/斤左右,这意味着,大多数猪企仍在亏损线上徘徊。那么,经历巨额亏损后依旧在坚持的猪企和养殖户,究竟能否冲出猪周期?

猪市过山车

养猪户苏海对于未来猪价的走势仍心怀忐忑,“虽然现在价格有抬头的趋势,但是前景仍不明朗。”

回首2020年,养猪仿佛一门“躺赢”的生意,无数人绞尽脑汁跻身其中,然而市场总是瞬息万变。

近几年的仔猪价格随着生猪市场起起伏伏,“前年的时候,一头仔猪最高能卖到1750元,可是去年秋天的时候,100元都能买三四头,”苏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当时我家母猪刚分娩,还没开始卖,看着市场价格心都凉了,好在后来价格有所回升。”

“现在也还还赔着呢。”当《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关女士时,她刚从地里回来,“去给猪挣点口粮钱,现在养猪太难了,一头猪的成本价格在7.5元/斤左右,现在收猪的价格在7元左右,可能养一头猪到头来还得赔个两三百。”

据关女士介绍,去年的出栏价最低在5元/斤左右,以一只300斤的生猪为例,要亏损750元左右。“价格越低,收猪要求越多,斤数不够不行,超重也不行,超重是要罚款的,”关女士说起猪价非常无奈,“前年也有卖到18/斤的时候,但是也不一定都赶得上,我家只有一小批是按这个价格卖出去的。”

事实上,不仅养殖户受到了市场的冲击,上市的龙头企业也难逃猪周期。

据“猪茅”牧原股份披露年报显示,牧原股份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788.9亿元,同比增长40.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9.04亿元,同比下降74.85%。

而行业中其他头部企业的亏损,更令人触目惊心。其中,正邦科技2021年全年亏损了188.2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了57.44亿元;温氏股份全年亏损为134.0亿元,上年同期的盈利为74.26亿元;新希望亏损近95.91亿元,上年同期盈利了49.44亿元;天邦股份全年亏损为44.62亿元,上年同期的盈利为32.45亿元。

而在今年一季度中,行业整体的亏损之势仍未缓解,其中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正邦科技、天邦股份,一季度分别亏损51.80亿元、37.63亿元、28.79亿元、24.33亿元、6.74亿元,合计亏损149.29亿元。

养殖成本攀升

“现在的养殖成本真是在逐年提高,无论是粮食,还是猪饲料价格一直都在涨。”在河北养了七八年的佟秀玲感慨道,“4月26日刚卖的小猪是470元,已经比去年好了太多了。”

“这两年的成本上升搞得大家压力很大,有的养殖户家的母猪产不了几个仔猪。”为此,苏海将自家去年三万斤玉米都投入在饲用上面,“饲料的价格时涨时跌,但粮食的价格近两年一直在涨,成本相当于在上升。”

“去年一袋80斤的饲料是180元左右,现在都要250元了。”关女士告诉本报记者,这还不是最好的饲料,考虑到性价比只能选择了普通饲料。

事实上,今年饲料价格大涨是有目共睹,不少生猪养殖者们已经在为自家的猪“改食谱”了。

据苏海介绍,自家饲养时候会用到有玉米、饲料、麦麸皮和钙粉,现在有时候会收鱼晒干,磨成鱼粉加进去。

事实上,受困于养殖成本的不仅限于个体养殖户,各大猪企也在不断发力养猪成本的降低。

“正大集团第一季度生猪出栏大概70万头左右,目前我们的养殖成本在7.5-8元左右/斤。”胡宏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温氏股份透露,2022年一季度,养猪成本控制基本符合公司季度目标和预期。饲料价格上涨影响了成本下降的速度和幅度,若剔除存货跌价准备影响,3 月份养猪综合成本低于9元/斤,相比1月份略有下降。事实上,温氏股份如今的养殖成本相比于去年第三季度11元/斤左右已经明显下降。

牧原股份认为,受多种外部因素影响,全球原粮价格自去年年初至今持续上涨,并保持高位运行。经过公司测算与去年同期相比,饲料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养殖完全成本的影响超过1元/kg。饲料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属于行业共性问题,如果未来饲料价格持续保持高位运行,那么生猪养殖行业的销售价格中枢可能也会对应上移。目前,牧原股份的养殖成本略低于8元/斤,对于未来,牧原股份提出了13元/kg阶段性成本目标,所锚定的是同比公司生产成绩的改善与经营效率的优化。

事实上,今年生猪养殖饲料的主要原料豆粕价格提升迅猛,曾冲至5200元/吨高位。

“目前猪饲料的销量较去年同期下降50%左右。饲料价格第一季度上涨了4次,共计涨了800-1000元每吨。原料价格上涨对饲料加工企业影响很大,第一季度我负责的饲料厂亏损70万。”胡宏伟介绍道。

对此,胡宏伟无奈地表示,现在因原料价格上涨导致生猪养殖成本太高,目前生猪还是亏损严重状态,加上非瘟疫情严重,养殖户的状态不好,现在散养户的存栏量下降50%以上。

“对于当前的养殖端,饲料养殖成本较高依然是比较严峻的问题,如果目前饲料价格不再继续大涨的话,猪价二季度大概率会保持惯性上涨。目前在全国疫情严峻的挑战下,要确保饲料、兽药、畜产品运输通畅,确保正常的市场基本产销秩序。”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此,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饲料原料涨价推动的饲料价格和养殖成本双上涨,让本已陷入全行业亏损的生猪养殖企业更是雪上加霜,会加大此轮猪周期的振幅和并推后反弹与回暖时间。

是否猪周期拐点将至

据上市猪企披露了4月生猪销售简报显示,各家公司的销售量均同比大幅增加,其中部分公司销售量和销售收入环比上涨。

随着猪价上涨,生猪养殖能否走出寒冬?

目前各大猪企在销售均价方面均有涨势,天邦股份销售均价13.42元/公斤(商品肥猪均价为13.44元/公斤),环比增长16.80%;温氏股份毛猪销售均价13.33元/公斤,环比增长为9.53%;牧原股份4月份商品猪销售均价12.56元/公斤,环比上升7.63%;新希望商品猪销售均价12.69元/公斤,环比增长9.02%。

而销售收入方面,天邦股份销售收入为6.65亿元,环比增长34.56%;牧原股份4月销售收入79.42亿元,环比增长6.86%,同比基本持平;温氏股份收入22.63亿元,环比增长为7.45%,同比增长为40.04%。

事实上,国家也始终关注着猪价走势,农业农村部多次发声关注市场变动的同时,收储工作也在提振市场。自2022年以来,华商储备商品管理中心有限公司累计收储挂牌竞价交易23.8万吨冻猪肉。而在5月10日,华储网再次发布的关于2022年第七批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竞价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称,本次收储挂牌竞价交易4万吨。本次收储后,年内累计收储量将达27.8万吨。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五月后第一周的全国仔猪平均价格29.41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5.3%,同比下降63.6%;全国生猪平均价格14.89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3.0%,同比下降32.3%,全国30个监测省份生猪价格上涨;全国猪肉平均价格24.51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2.3%,同比下降32.1%。

事实上,自3月中旬猪价触底11.84元/公斤后触底反弹,国内生猪出栏均价在两个月内已累计上涨近4元/公斤,涨幅高达近30%左右。

柏文喜表示,5月份生猪价格出现上涨是“五一”假期以及疫情引发的抢购与囤货造成的短期现象,并不能挽回生猪板块下行颓势,因为目前此轮猪周期并未见底,且俄乌冲突造成的大宗原材料涨价推动的饲料成本上升,更是严重挤压了养殖企业的毛利空间,猪价在短期内持续上涨的概率很小。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7360 [article_id] => 117362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52680433},{"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52685782},{"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52686964},{"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52688778}]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268043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736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