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能源正文

长方集团谜之操作:业绩连续四年亏损,子公司却“隐瞒”1.68亿销售返利款

作者:焦艳丽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5-14 21:32:50

摘要:近日,深圳市长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子公司长方集团康铭盛(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从天而降”的1.68亿元销售返利款而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长方集团谜之操作:业绩连续四年亏损,子公司却“隐瞒”1.68亿销售返利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焦艳丽 李未来 北京报道

近日,深圳市长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方集团”,300301SZ)因子公司长方集团康铭盛(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铭盛”)“从天而降”的1.68亿元销售返利款而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2022年4月23日,长方集团子公司康铭盛经自查发现其2021年度的财务报表存在销售返利1.68亿元未入账的情形。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让其说明康铭盛业绩承诺期及报告期内是否存在隐瞒销售返利、少计提成本费用、虚增利润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长方集团2021年年报和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和否定意见,而究其原因都和这笔天价销售返利款有关。

针对销售返利的具体情况以及公司业绩股价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长方集团董秘办询问并向其相关邮箱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应。

子公司1.68亿销售返利被问询

资料显示,长方集团主要从事LED照明光源器件封装以及LED照明应用产品的生产、销售。其子公司康铭盛的主营业务为多功能LED手电筒、台灯、应急灯等产品。2018年,长方集团通过增持及协议转让完成了对康铭盛的完全控股,并对其未来三年的业绩做出了不低于4.2亿元的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以来,长方集团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其2018年—2021年净利润的亏损额度分别为1.57亿元、4.30亿元、3784万元、3.70亿元。子公司康铭盛2018年—2020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5亿元、1.29亿元、7558.34万元,三年累计共实现扣非净利润约3.39亿元,并未完成承诺业绩。长方集团的股票代码在2022年5月6日正式由“长方集团”变成“*ST长方”。

一边是净利润连续四年亏损面临退市风险,一边是子公司1.6亿元的天价返利未入账,对于长方集团自相矛盾的行为,知名注册会计师、资深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康铭盛未入账返利的所属期可能涉及其业绩承诺期,这种自相矛盾的行为至少有两种可能:一是因为2018年业绩完成情况较好,为了留有余地返利在2018年就开始形成但未入账;二是该返利是长方集团为实现净利润扭亏为盈而人为编造出来的,即通过子公司康铭盛编造的虚假返利。“对上述两种主要可能,目前还有待长方集团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因近四年来净利润一直亏损,ST长方迫切需要利润。”刘志耕表示。

或将面临退市风险

因连续四年业绩亏损及2021年长方集团年报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2021年内部控制报告被出具了否定意见,长方集团股票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

负责审计工作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表示:“由于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证明长方集团子公司康铭盛1.6亿元销售返利合同的真实性、完整性,我们无法判断上述事项对长方集团财务报表的影响程度。”

同时,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长方集团对子公司管理及康铭盛的销售与收款及信息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缺陷,致使公司未能保持内部控制的有效性。

刘志耕表示,由于目前长方集团的股票已被“戴星”,根据退市新规,只要长方集团下一年年报继续触及退市指标,长方集团股票将会被终止上市。

长方集团2022年一季度业绩继续延续亏势,其实现营收2.13亿元,同比减少22%,归母净利润约-3506万元,较上年同期的-1848.7万元相比,亏损额度进一步扩大。

为改善经营状况,长方集团计划将惠州工厂330条生产线全部搬迁至南昌产业园,交由其全资子公司江西长方负责生产运营,但长方集团内部也因此次搬迁产了生分歧。公司董事梁涤成对此投出反对票,认为搬迁的合理性和可行性不足,公司独立董事方志刚对此投出了弃权票,并于近期辞职。

自今年5月6日被实施退市警示风险后,长方集团的股价就一直处于下跌状态,目前该股票的价格为1.53元/股,今年年初其股价约21.78元,市值仅为12.09亿元,创下历史新低。自5月6日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警示风险后,因当日收盘价格跌幅达到15%以及近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累计涨跌幅偏离值达到30%,长方集团一周内两次登上龙虎榜。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7258 [article_id] => 11726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李未来","update_time":1652414014},{"editor_nickname":"李未来","update_time":1652487801}]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2414014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725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