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爆款制造机”北京文化苦果难咽?2020年净亏7.67亿被ST,又陷郑爽天价片酬风波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30 13:24:51

摘要:4月29日晚间,北京文化一口气发布37条公告,涉及2020年财报、2021年一季报及“戴帽”公告。2020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为4.26亿元,同比下降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67亿元,同比增加66.72%。

“爆款制造机”北京文化苦果难咽?2020年净亏7.67亿被ST,又陷郑爽天价片酬风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接连两年亏损的北京文化“戴帽”了。

4月29日晚间,北京文化一口气发布37条公告,涉及2020年财报、2021年一季报及“戴帽”公告。2020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为4.26亿元,同比下降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67亿元,同比增加66.72%;而在2019年,北京文化净亏损就达到3.06亿元。

北京文化4月29日还表示,股票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北京文化”变更为“ST北文”;股票将于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停牌一天,并于2021年5 月6日开市起复牌。

4月29日,北京文化开盘跌超7%后转涨,截至收盘下滑0.55%报5.47元/股。

一季报亏损扩大 现金流吃紧

2020年,北京文化调整业务结构,集中资源以发展电影业务为主,然而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影视行业遭到巨大冲击,尤其是上半年全国影院暂停营业、剧组长期停工,从生产制作到发行放映,北京文化电影业务也是难以独善其身。

2020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为4.26亿元,同比下降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67亿元。

对于营收下滑及净亏损收窄,北京文化解释,主要原因为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受疫情影响及上年同期电影《流浪地球》取得较高票房收入所致;2019年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经营业绩下滑,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所致。

今年一季度,对于北京文化也是“难捱”,实现营收为1561万元,同比增长1225.63%,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却扩大至2688.62万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923.55万元。

早在今年1月下旬,北京文化就曾对外表示,近期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

时隔3个月后,为了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北京文化于4月22日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慧普华”)签署相关协议,转让《封神三部曲之封神榜现世》(暂定名)、《封神三部曲之魔道争锋》(暂定名)、《封神三部曲之封神天下》(暂定名)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并于当时公司已收到西藏慧普华上述转让款5.5亿元。

4月23日,北京文化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2020年受疫情影响,公司现金流紧张,面临部分银行贷款逾期,为维持公司正常运营、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保护公司声誉,公司通过转让电影项目投资份额等方式,一方面全力筹措资金,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另一方确保电影项目顺利进行,争取未来电影项目上映后取得更好成绩。”

踩雷“郑爽”

北京文化前身是京西旅游,于1998年在深交所挂牌,主要业务是旅游景区和酒店。2013年左右,公司开始向影视行业转型。

2013年,北京文化收购电影公司摩天轮,宋歌由此进入公司,并在2015年后担任董事长。此后,北京文化再次出手,分别以13.5亿、7.5亿收购娄晓曦的电视剧公司世纪伙伴和王京花的艺人经纪公司星河文化。

北京文化也名副其实的“爆款收割机”,曾押中了《流浪地球》《战狼2》《我不是药神》《我和我的家乡》等不少爆款影片,并在今年再此押中了《你好,李焕英》。

尽管《你好,李焕英》成绩亮眼,依然无法帮助北京文化走出泥潭,北京文化2月18日指出,截至2月17日24时,电影票房约27.25亿元(含服务费),北京文化从中获得的营收仅约为6000-6500万元。

不能获得高收益的原因则为,北京文化委托了第三方公司对《你好,李焕英》进行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15亿元。

不过,北京文化近来备受关注的原因在于,陷入郑爽天价片酬、阴阳合同的风波中。

4月26日,郑爽前男友张恒在其个人微博上爆料,郑爽在2019年通过阴阳合同在电视剧《倩女幽魂》(更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项目中获得收入1.6亿元。张恒爆料的视频里提到的电视剧《只问今生恋沧溟》由世纪伙伴出品,世纪伙伴文化曾为北京文化旗下全资子公司。

北京文化2016年花了13.5亿购入世纪伙伴,收购时,双方签订对赌协议,世纪伙伴承诺2014年至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1.1亿元、1.3亿元和1.5亿元,而世纪伙伴每年均“压线”完成业绩。

到了2019年,世纪伙伴经营状况却急转直下,北京文化也将2019年亏损的原因归结为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经营业绩下滑,基于审慎原则,公司计提相应的资产减 值准备和商誉减值准备所致。

而郑爽则是在2019年作为主演参与拍摄的《倩女幽魂》,那时世纪伙伴还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

4年后,世纪伙伴仅以4800万的价格被北京文化卖出。为此,娄晓曦还与北京文化掌舵人“兄弟反目”。

早在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应发布2019年财报的同一天,该公司前副董事长娄晓曦实名举报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并表示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

北京文化火速回应:娄晓曦言论不实,称其因涉嫌挪用资金罪于今年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当前已出逃海外。

北京文化后遭深交所问询。当年6月30日,北京文化承认2018业绩“造假”。北京文化2018年未更正前营收为12.05亿元、净利3.26亿元,但这次北京文化对2018年财报进行大幅更正调减,营收降至7.41亿、净利降至1.25亿。

而对于已经出售的世纪伙伴所出品的电视剧《只问今生恋沧溟》,对北京文化是否还有影响?电视剧是否还会被播出,《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北京文化,电话未被接通,发至邮箱的采访问题也未获得回复。

北京文化在公告中还表示,“公司为尽快收回债权,多次组织债权催收会。公司通过电话、发函、拜访等方式进行应收款项的催收。对部分应收款项启动法律手段催收,并跟进诉讼情况。对存在减值迹象的项目综合判断后计提减 值准备;公司制定并实施《项目资金管理办法》,并将继续完善相关管控措施,加强对影视项目制作和资金的管控。”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