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2020年上市银行整体盈利1.63万亿:不良“双升”,中小型银行下滑明显

作者:赵奕 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23 21:30:39

摘要:2020年我国经济实现“V型”反转,上市银行2020年整体净利润1.63万亿元,同比微降0.11%。分季度比较,全年增长呈现先抑后扬趋势,不同上市银行群体的经营表现呈现差异化。

2020年上市银行整体盈利1.63万亿:不良“双升”,中小型银行下滑明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2020年,我国在复杂的国际形势及新冠疫情冲击下,国内生产总值(GDP)前两个季度负增长,三、四季度增速由负转正,是全球唯一增长的主要经济体,韧性凸显。与此同时,上市银行的季度盈利在二、三季度负增长的情况下,四季度有所回稳,全年与实体经济共同划出一道“微笑曲线”。

4月22日,普华永道今日发布的《银行业快讯:同刻微笑曲线,共期价值创造——2020年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下称《银行业快讯》)显示:2020年我国经济实现“V型”反转,上市银行2020年整体净利润1.63万亿元,同比微降0.11%。分季度比较,全年增长呈现先抑后扬趋势,不同上市银行群体的经营表现呈现差异化。

图片 1.jpg

“近几年一系列资本新规的出台,为我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的实施和落地提供了指引,同时也提出更高要求,比如针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出附加资本要求。随着这些新规逐渐实施,商业银行中长期资本规划任重道远,需要从顶层设计上持续强化。”普华永道中国内地金融业合伙人胡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仅大型商业银行保持盈利增长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银行业快讯》以38家截至4月10日披露2020年年报的A股和H股上市银行为分析样本。这38家上市银行相当于中国商业银行总资产的75.49%和净利润的84.06%,具体分别包括三大类: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及农村商业银行。

记者注意到,在各类上市银行中,大型商业银行是唯一保持盈利增长的群体。六家银行实现净利润1.16万亿元,同比增1.77%;股份制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3970亿元,同比减少3.30%;23家城农商行的净利润普遍下滑,整体同比减少9.85%至763亿元。

图片 2.jpg

此外,各类银行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和平均总资产收益率(ROA)较2019年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对此,胡亮表示,2020年上市银行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依靠利息净收入提振,中间业务收入受减费让利政策影响,对利润贡献有限。同时,伴随年内金融市场的波动,汇率、利率及资产价格波动导致其他非息收入下降。

另一方面,随着信贷风险暴露,2020年上市银行信贷成本上升显著,38家上市银行减值损失合计较上年增长14%,对净利润增长产生了明显抵减效应。同时部分银行强化零售战略和数字化转型布局,在信息科技、人员费用方面加大投入。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下,全年这些上市银行整体净利润同比下滑。

在业务方面,上市银行资产规模主要以信贷投放引领增长。截至2020年末,38家上市银行的总资产达200.6万亿元,同比增加10.09%。其中,贷款余额117万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12万亿元,增幅12.19%。个人贷款未延续近年零售转型大潮下的高增长,2018年至2020年其增速分别为16.92%、14.66%和13.27%;公司贷款增速不断加快,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5.30%、8.24%和11.97%。

记者注意到,2020年,银行业贷款投放的一个显著亮点,就是在普惠贷款的投放力度以及让利幅度方面都较大。2020年底,大型商业银行普惠贷款的余额达到4.38万亿,增速48%。让利水平方面,2020年已经披露的新发放普惠贷款利率的5家大型商业银行,其平均利率较2019年平均利率下降了45个基点,最多的银行下降了46个基点,让利幅度比较明显。

3.jpg

不良额与不良率“双升”

在资产质量方面,《银行业快讯》显示,截至2020年末,38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15.37%;不良率微升0.04个百分点至1.51%。不良额与不良率“双升”,逾期率有所回落,下降0.20个百分点至1.49%。

图片 4.jpg

这主要是因为上市银行风险识别能力提升、风险分类标准不断提高及不良处置力度加大。但上市银行仍需密切关注中长期的信用风险暴露,并提前布局采取积极应对措施。

2020年上市银行资产质量指标保持稳定,很大程度是由于持续加大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中国银行业采取多种措施持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其中核销仍然是最主要的不良资产处置手段。38家银行的贷款核销及转出金额1.15万亿元,较2019年增加16.27%。

胡亮表示,尽管在2020年出现了比较快速的上升,但2021年银行业不良资产上升的压力还是存在的。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首先,纾困政策进一步地延长;其次,地方政府的一些债务,包括一些隐性债务,监管部门多次提出其风险程度比较高;第三是房地产的治理,对于企业的融资和资金链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银行业不良资产在2021年上升的压力还是存在的,所以银行业需要做以上几点信贷风险质量管控的措施。

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良额与不良率上升,本身就会影响银行的利润,而这些指标的上升,也说明经济下行周期下,银行积累的信用风险在暴露。就银行现在的资产结构来看,基建、地方债、城投贷、房地产等其实将来都将是不良的重灾区。

在资本管理方面,2020年,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总体表现平稳。相对资本充足率,上市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普遍承受更大压力。这主要是因为这些银行的盈利增速放缓导致内生资本积累不足,资产规模扩张持续增加资本耗用,核心资本的补充手段有限且增资条件也较严格。

5.jpg

近期,监管机构出台了多项鼓励和要求银行充分补充资本的政策和指导意见,包括多次强调商业银行的中长期资本规划,鼓励多渠道补充资本,相关的政策和新规为我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的强化提供了指引,同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普华永道中国北方区金融业主管合伙人朱宇表示:“2020年,上市银行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支持企业复工复产、支持‘六稳’和‘六保’等方面持续发挥关键作用。重点举措包括:重点支持促民生的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改造及国家重点交通、水利建设项目;大幅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推动制造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大幅增加小微企业信用贷、首贷等金融支持。”

朱宇认为,上市银行在2021年将继续有所作为,在促进创新与制造业升级、促进合理消费、促进乡村振兴及绿色发展等方面发挥重要且积极的作用。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