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新增地方债开闸:一季度发行大幅下降,二季度或迎来发债高峰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09 16:12:49

摘要:按照各地陆续披露的数据来看,二季度新增一般债券发行量已经超过2000亿元,专项债发行量超过5000亿元,其中,山东、吉林、广西等地均计划在4月发行新增专项债券,总发行额度明显增加。

新增地方债开闸:一季度发行大幅下降,二季度或迎来发债高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4月7日,在江苏洋口港阳光岛通用码头工程,重型机械来来往往,一个个泊位在钢铁架下逐渐加长、加宽。完工后,原有的万吨级泊位将升级为5万吨级通用泊位,并新建一座5000吨级通用泊位,未来,液体化学品仓储物流、沥青新材料等省市重大产业将与其无缝对接。

“这个项目的顺利推进,离不开1.7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资金的支持。”该项目总承包项目部副经理王敖介绍。

专项债资金给地方重大项目及时“输血”,是支撑近年来国内大建设的根基所在。不过,今年的专项债,来得比往年更晚一些。

事实上,今年新增债券发行开闸晚于前两年,不仅没有提前下达,甚至是在全国两会后,才正式明确了新增政府债限额。因此,今年1、2月,各地发行的地方债均是用于“偿还存量政府债务”的再融资债券,发行量较小。

债务中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各地共发行地方债8951.1亿元,其中,再融资债券发行8587.1亿元,占比96%;新增地方债发行仅36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54万亿元大幅减少。

不过,自4月份开始,全国新增地方债发行工作步入正轨,明显有提速的趋势。

按照各地陆续披露的数据来看,二季度新增一般债券发行量已经超过2000亿元,专项债发行量超过5000亿元,其中,山东、吉林、广西等地均计划在4月发行新增专项债券,总发行额度明显增加。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FICC分析师明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接下来,发行规模会逐步放量,继续向民生和经济发展急需的项目倾斜,支持重大工程建设,进一步扩大有效投资。预计二季度将出现发行高峰。

发债加速

在专项债下达之前,洋口港建设曾经面临资金吃紧、项目推进难的困境。后来,在相关部门的指导下,获得3000万元的专项债资金后,项目迅速推进。

长期以来,专项债都是和交通基础设施、农林水利、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等诸多民生相关领域的“钱袋子”,也是地方政府融资的唯一“正门”。

为了保障地方重大项目顺利推进,从2018年开始,新增地方债就开始提前下达部分额度,2019、2020年提前下达的时间更是延伸至头一年的年末。

不过,今年,地方债下达的时间大大延后了。根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今年新增专项债额度总计36500亿元;3月初,财政部按程序提前下达各地部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17700亿元,并要求地方尽快将专项债券额度对应到具体项目。

“按照这个发债时间,预计全年基建投资或向下半年倾斜。”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表示。据分析,去年基建投资增速小幅滞后于财政融资,因此,部分用于基建投资的财政资源将留待2021年继续使用,形成实物投资量。叠加今年的新增专项债3.65万亿,2021年基建投资增速预计有望达到5.3%。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也表示,地方债新券当前已经开始发行,由于额度下达较晚,4月发行规模或明显高于近两年同期。

事实上,新增地方专项债发行启动之后,各地已经加快了发债的步伐。

湖南在二季度新增债拟发规模很大,其将在5-6月发行769亿元新增政府一般和专项债;广西、山东、新疆、吉林、山西等地也计划在4月开始发行新增专项债券。

“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平滑季度间GDP增速。”秦泰表示。

不过,赵伟也表示,地方债募资缴款到资金运用存在时滞,会阶段性加大银行负债压力。值得警惕的是,伴随财政缴税临近、地方债供给放量等影响显现,4月中下旬资金面压力或有所上升;同时,公开市场操作主要平抑银行资金波动,非银机构杠杆交易较多、对短端资金需求较大,容易放大资金波动。不过,考虑到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MLF)投放加码对冲,预计资金面压力整体可控。

赵伟提醒,要重视风险防控工作,做好“借用管还”全生命周期管理,加强项目筛选,合理确定举债规模和期限,严格规范资金使用。

不存在系统性风险

对于近年来不断扩大规模的地方债,系统性金融风险额防控也成为宏观政策的重要着力点。

在国新办的会议上,财政部部长助理欧文汉表示,截至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5.66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28.81万亿元之内,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20.89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余额46.55万亿元,政府债务余额与GDP的比重为45.8%,低于国际普遍认同的60%警戒线,风险总体可控。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开好前门、严堵后门’的思路,抓实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工作。”欧文汉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债务管理也是“十四五”时期的重要改革方向。

按照要求,接下来,将持续完善法定债务管理,兼顾稳增长和防风险需要,完善新增债券分配机制,严控高风险地区新增债券规模,避免风险持续累积。坚持“资金跟着项目走”的原则,避免债券资金闲置,提高使用绩效。

同时,持之以恒防范化解隐性债务风险。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对各类新增隐性债务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问责一起。稳妥化解隐性债务存量,完善常态化监控、核查、督查机制,对各类隐性债务风险隐患做到早发现、早处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未来,将进一步健全政府债务管理制度,既有效发挥政府债务融资的积极作用,又要坚决防范化解风险,增强财政可持续性。

在完善政府债务管理体制机制方面,要根据财政政策逆周期调节的需要,以及财政可持续的要求,合理确定政府债务规模。依法构建管理规范、责任清晰、公开透明、风险可控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完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评估指标体系,加强风险评估预警结果应用。

一个重点是,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要完善政府债券发行管理机制,优化地方政府债券品种结构和期限结构。健全政府债务信息公开机制,促进形成市场化、法治化融资自律约束机制。

财政部预算司司长李敬辉也表示,未来将加强重大决策部署财力保障,加强财政资源统筹,规范预算支出管理,加强预算控制约束和风险防控。比如,实施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预算支出全部以项目形式纳入预算项目库,未入库项目一律不得安排预算。强化中期财政规划对年度预算的约束,加强财政运行风险防控,加强重大政策、重大政府投资项目等财政承受能力评估。健全地方政府依法适度举债机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