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高价抢房后遗症出现!长租公寓现大规模提前解约

作者:陆肖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28 22:57:26

摘要:近期,《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曾“高价拿房”的长租公寓机构出现了“提前解约”等问题,甚至连长租领域大型头部企业也不能幸免,机构同房东和租客大量提前解约。

高价抢房后遗症出现!长租公寓现大规模提前解约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陆肖肖 北京报道

最近一段时间,蛋壳公寓爆雷的新闻频频登上新闻头条,房东收不到房租,租客被驱逐后无家可归,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社会影响。

近期,《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曾“高价拿房”的长租公寓机构出现了“提前解约”等问题,甚至连长租领域大型头部企业也不能幸免,机构同房东和租客大量提前解约。

与房东大量提前解约

王丽(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18年9月,自己将北京朝阳区的房子委托给一家知名大型长租公寓机构,双方合同的期限是三年,月租金6100元,但11月初,租期还未到,机构就要求与王丽解约或者协议降租金。该机构提出的解决方案有两个,一个是双方解约,机构付两个月租金作为违约金给房东,房东需要返还1.8万元的装修费,以及服务质量保证金;一个是协议降租金,租金每月改为5100元。

“机构的工作人员与我们沟通时态度蛮横,也没有明确解约的原因,说解约条件就这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每天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堵心”王丽表示无法接受,她认为,合同还没到期,机构提出毁约,反而要求业主返还装修款,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据王丽介绍,当时机构仅仅为房子添置了微波炉、电视、热水器、简易家具等设施,而且当初约定合同到期后屋内的装修和家电是要送给房东的。另外,王丽指出,当初与机构签署的租期为三年,第一年的空置期约定为三个月,第二年和第三年为一个月,但据王丽观察,房子在交给机构后十天左右,房屋内部装修就已经完成,紧接着房子就被租出去了,完全没有给出空置、通风、晾晒的时间。

虽然机构仍然按月按时给王丽交付房租,但王丽却在担心,这家机构会不会像其他长租公寓一样跑路,害怕租金拿不回来,到时候势必会和租客发生矛盾。

和王丽遭遇类似的房东还有很多,一个全国维权qq群内已经达到了1400多人。王丽表示,这个机构最近在“各个击破”,会单独约谈房东,如果房东好说话,那么大概率会按照他们的条件签署解约协议,那么大部分损失就由房东来承担。

据了解,多数长租公寓机构有大量的房源是在2017年至2018年签下的,但今年以来北京房租出现下降,机构的盈利空间已经越来越小,这让主要依靠吃差价的二房东模式的长租公寓机构难以生存。李丽介绍,当初2018年机构和自己签约时的房租为6100元,平台经过装修后向外出租的价格为7000元,但2020年的市场价已经难以达到这个水平。《华夏时报》记者查阅相关房产平台发现,该小区同等户型的房源月租金已经降为6500元左右,部分房源的月租金已经标到了5500元。

在大规模与房东解约的同时,租客也有很多被平台强制解约的情况,有租客反映,在房子内住的好好的,最近却被平台通知解约,但没有提违约金赔付。也有租客表示,只有频繁的沟通,多次向监管部门反映问题,机构才会赔付违约金。

关于如何处理提前解约事件,以及企业的发展规划等,《华夏时报》记者已经将问题发送给上述企业,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长租公寓行业负面新闻频出

年初以来的疫情黑天鹅,加速了一大波长租公寓企业的爆雷,包括青客、蛋壳等大品牌企业,均有负面新闻传出。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陈霄分析,疫情成为长租公寓爆雷的催化剂,长租公寓存在着投入成本高,租金回报率低,回报周期长的特点。突发的疫情导致长租公寓出租率显著下降,空置率上升,最终导致长租公寓现金流紧张。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租公寓机构收缩战略,大量与房东和租客解约,是机构自救的一种表现,说明机构的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前几年由于规模大战,机构的收房成本非常高,在今年租金下行的市场条件下,机构要维持运营就很难。

为什么长租公寓会出现如此多的问题呢?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同P2P,共享单车等问题一样,这几年,为了创新放松了监管,导致某些新兴行业在资本的挟持下严重跑偏,让社会和消费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胡景晖分析,长租公寓频频爆仓,根源于其商业模式天然存在缺陷,表现为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短钱长投。资本加持下争抢房源高价收房,尤其是2017年和2018年,很多长租公寓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租金从业主手里收取房源。为争抢租客又低价出租,降低租金以出货。

如何对长租公寓实施监管,防止行业进入下坠的深渊,成为了行业关注的大问题。对此,胡景晖表示,对长租公寓的监管可以参考银行监管,资金、押金等均应进入政府指定的资金监管账户,资金进出要可见、可控,要有保证金或准备金制度,准备金外的钱可以动用,但要设立规则。

面对市场变局,未来长租公寓行业将会发生哪些改变呢?陈霄表示,从长租公寓机构本身来看,随着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加之疫情的冲击下,这种野蛮扩张的模式已经不适应当前的市场环境,未来长租公寓机构必将走向精细化运营道路,对机构的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服务水平和产品设计等方面都面临着创新和提高,行业将向着更加精细化、规范化的方向发展。

这个行业的是否还有广泛的前景呢?柏文喜分析,房屋租赁是市场上的刚性需求,未来长租公寓依然会有广阔的生存空间。现在国家出台了许多监管措施,包括资金监管等方向,这就决定了资金实力较弱,或者模式有问题的企业会被市场淘汰,留下来好的企业,大浪淘沙后这个行业会更加健康。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