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漩涡中的广州浪奇:贸易业务连环爆雷,盈利能力存疑

作者:杨仕省 罗金惠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04 18:33:45

摘要:广州浪奇的回复函交代了这家老牌日化企业的真实经营情况:26.35亿元的应收账款逾期,9.61亿元的预付账款账期超90天,8.67亿元库存账实不符,问题仓库增至6个……随着更多的细节浮出水面,广州浪奇陷入了更大的舆论漩涡之中。

漩涡中的广州浪奇:贸易业务连环爆雷,盈利能力存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罗金惠 深圳报道

广州浪奇(000523.SZ)正在陷入更大的漩涡之中。

一个月前,广州浪奇因曝出5.74亿元存货失踪而引来深交所的闪电问询。在两度延期后,10月30日晚,广州浪奇针对深交所对其债务逾期、存货“丢失”等事项的关注函进行了回复。

广州浪奇的回复函交代了这家老牌日化企业的真实经营情况:26.35亿元的应收账款逾期,9.61亿元的预付账款账期超90天,8.67亿元库存账实不符,问题仓库增至6个……随着更多的细节浮出水面,广州浪奇陷入了更大的舆论漩涡之中。

“贸易板块里的三项资产全部爆雷,这家公司的管理层难辞其咎。”一位大宗商品从业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贸易业务漏洞百出

在这起存货失踪案背后,广州浪奇暴露出来的问题远超想象,而问题矛头直指贸易业务。

广州浪奇在回复函中透露,截至目前,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合计8.67亿元,较此前的5.72亿元大幅增加52%。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上述账实不符的存货所涉仓库共6个,不仅包括此前披露5.72亿元存货失踪的瑞丽仓、辉丰仓,还新增广东、四川两省各2个仓库。记者查询发现,广州浪奇及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的贸易仓库总计10个,而问题仓库超半数之多。

广州浪奇存在的问题并不仅限于此。据其披露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0.66亿元,逾期金额为26.35亿元,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6.42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9.61亿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浪奇的贸易业务大部分本质上是融资性贸易,就是没有实际货物交割,浪奇把钱借出去,放利息,或者变相提供贷款担保的方式,于是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和存货都大幅上升。

亏损远超预期,后续或引发证监会立案

业务爆雷,公司的经营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广州浪奇同时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53.42亿元,同比下滑47.81%;净利润亏损11.70亿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其中,第三季度亏损10.55亿元。实际亏损超出预期近2亿元。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42亿元;另一方面则是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合计5.72亿元。据财报披露,广州浪奇三季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高达12.09亿元。

据广州浪奇此前披露的信息,公司拟收储地块的补偿款约为21.65亿元。截止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已收齐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的前三期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也就是说,前三季度该公司的实际亏损额为24.64亿元,扣除掉计提准备,还有12.55亿元的漏洞。

记者了解到,由于贸易业务存在存货风险、高额逾期应收账款、高额预付账款、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等事项,公关机关和监察机关已经介入侦查,目前,广州浪奇及相关子公司已暂停相关贸易业务。同时,广州浪奇称公司其余业务板块,包括糖制品业务、工业产品业务、民用产品业务和其他业务均正常运作,未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这些措施能否帮助广州浪奇及时止损还难下定论。但记者发现,2018年-2019年,贸易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100.70亿元和92.03亿元,占据了公司近80%的营收比例,若贸易业务停摆,其盈利能力令人怀疑。

针对广州浪奇贸易业务及未来发展规划问题,本报记者致电致函其董秘办,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而自从广州浪奇曝出存货失踪和贸易业务风险暴露事件后,其股价就曾连续跌停,3天暴跌近27%。截至11月4日收盘,,报3.51元/股,跌幅高达38%,总市值缩水至22.03亿。

股东数据方面,截至2020年9月30日,广州浪奇股东户数为36.67万。人均持股数为1.7万,较上期下降43%。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厉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存货风险提示公告和深交所关注函回复,广州浪奇涉嫌信披违规可能性很大,后续或引发证监会立案。”

厉建表示,一旦证监会认定广州浪奇信息披露违规并作出行政处罚,受损投资者可以依法起诉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员索赔,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目前在我这里登记的人数大概有50多人,来咨询的股民就更多了。一旦将来证监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并进行行政处罚,我们会立即提起起诉。”江苏剑桥颐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韩友维告诉本报记者。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