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后疫情时代社会办医补短板:民营医院应大力发展第三方专业化服务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7 19:01:01

摘要:“人们对健康的需求快速的变化,迫切需要医疗机构提供全方位、个性化的健康服务。”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高质量发展是时代的特征和基本要求,民营医院也要追求高质量的发展,更加注重内涵建设,与公立医院互相借鉴,良性竞争,共同推动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后疫情时代社会办医补短板:民营医院应大力发展第三方专业化服务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作为健康产业链条不可或缺的一环,经过多年的发展,非公立医疗机构已成为国家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补充力量。

据了解,从2009年新医改以来,国家越来越重视民办医疗发展。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支持社会办医,发展健康产业。”2019年和2008年相比,非公立医院增加了592%。此次疫情中,武汉的民营医院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在实际办医体验中,民营医院的发展仍存在一些掣肘。在近日举行的“新时期民营专科医院差异化发展的策略思考和路径选择”研讨会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主任陈有信表示,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社会办医的政策扶持,民营专科医院在发展规模、医疗技术、服务能力等方面迅速发展,弥补了公立医院服务能力的不足,同时也推动公立医院发展模式的转变。

“人们对健康的需求快速的变化,迫切需要医疗机构提供全方位、个性化的健康服务。”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高质量发展是时代的特征和基本要求,民营医院也要追求高质量的发展,更加注重内涵建设,与公立医院互相借鉴,良性竞争,共同推动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打造精品路径

长期以来,一提到民营医院,首先想到就是“莆田系”。对于民营医院来说,虚假医托,骗钱和虚假广告这样的“莆田系毒瘤”,成了发展中巨大的掣肘。民营医院的短板十分明显,比如发展历时短,公信力差,专家队伍缺乏,科研能力差等。

陈有信还记得20多年前,北京的同仁、协和、301这些大医院,对民营医院有一点侧目,觉得民办医院以赚钱为主,但近年来,随着以爱尔眼科为代表的一部分优质民营医院的崛起,从开始到大医院捡一点漏的病人,到独立攻克疑难杂症,民营医疗的价值不断凸显。

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CEO李绍伟从民营医院发展亲历者的视角,分享了民营医院的蜕变历史。25年来,国家在社会办医方面不断释放利好政策,不少民营医院凭借差异化发展,实现了有限医疗资源效用最大化。在他看来,医疗质量是民营医院发展生存的关键,医疗质量不分民营和公立;多渠道、多层次引入专家团队,优秀的专家团队是民营医院医疗质量的保障条件。同时,要对教学和科研工作常抓不懈,通过对研究生、博士生、进修医生的培养,扎实建设后备人才队伍;对标国际、国内先进诊疗技术和设备,严格执行国家行业规范和标准,打造国内医学创新平台。

“以前是公立医院大手拉着民营医院的小手,但在眼科界,已经不是大手拉小手,民营医院已经让公立医院感到了危机。一些民营医院不光会做手术,还会教学,还会科研,还会拿自然科学基金,引进了像院士等这样的科研家过去,真正在医疗行业百花齐放,也倒逼公立医院在服务态度、工作效率等多方面进行改革。”陈有信说。

事实上,十九大报告中明确表示,要向人民群众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卫生发展也要转向高质量发展。目前,较为高端的医疗服务均是由民营医疗机构提供。

代涛建议,民营医院应该大力发展第三方的专业化服务,比如说高水平的专业检测检验、医学影像诊断、病例诊断、慢病管理,以专业化的服务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获得更加专业化的发展。

要大力推动医疗科技创新,特别是高端医疗器械、创新药物的研发,推动健康产业的高质量发展。这也是我国医疗的短板。此外,还应大力发展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加快医学人工智能的研发和应用,提高基层的医疗质量,推动服务模式从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和公立医疗进行互补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防控常态的背景下,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趋势也将发生变化。在协和医院,疫情带来的压力仍未消散,目前门诊量才恢复到70%。

尽管如此,我国医疗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存在,推动卫生健康服务从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为转变刻不容缓。

十九大要求,要启动实施一批健康中国行动计划,优先保障重点人群的健康和重大疾病的防治。在健康中国行动当中,既要做好慢性病的防治,又要高度重视新发和突发传染病的防控。

在代涛看来,此次疫情暴露了我国疾病预防控制、医疗救治、物资供应保障、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等一系列短板和不足,接下来也会是医疗系统加强投入的重点。应采取多种形式,增加我国卫生健康资源的供给,优化资源结构,让广大人民群众享有公平可及、系统连续的预防、健康促进等服务,这也是全方位、全周期保障健康的必要要求。

代涛强调,在其中,应该正确认识民营医疗机构的地位和作用,防止疫情对民营医院的发展产生不良的影响。他建议,社会办医应该追求高质量和规范化的发展,要形成与公立医疗健康体系合理分工、竞争互补的协同发展格局。

事实上,面对快速增长,并且多元化、个性化的民众健康需求,民营医院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当中,对民营医院也有着清晰的布局。

“要关注的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最根本的趋势,是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和疾病谱的改变。人们对健康的需求快速变化,现在不但要看得上病,还得看得舒适、服务态度好、隐私保护足等,这些人民群众迫切需要的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卫生健康服务,现有医疗尚满足不了,因此,迫切需要社会办医的补充。”代涛表示。

医疗行业专家也建议,我国应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办医体系,完善规划、人才、融资、土地、信用、标准等各项有关政策来进行支持。留出社会办医的发展空间。

在公立医院资源丰富的地区,应当允许或者是鼓励社会资本通过多种方面参与公立医疗的改制和重组,鼓励社会办医带动延伸性的服务体系建设,特别是在老龄化加速的中国,社会办医会将发挥重要力量。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