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中石油2020变局时刻:管网资产剥离尚在磋商,中国油气勘探开采5月放开加速竞争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27 13:28:11

摘要:新冠疫情与油价史诗级跳水突袭2020年,令业绩、战略与国际油价同频的中石油不得不考虑过“紧日子”。

中石油2020变局时刻:管网资产剥离尚在磋商,中国油气勘探开采5月放开加速竞争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2020年,对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601857.SH ;00857.HK)而言注定也是变局的一年。

新冠疫情与油价史诗级跳水突袭2020年,令业绩、战略与国际油价同频的中石油不得不考虑过“紧日子”。

回溯过往,就在并不遥远的2014年也曾出现油价大跌,彼时在国际油价跌幅已超10%的情况下,以沙特为首的OPEC仍坚持不减产,导致油价从高位滑落,超100美元/桶的布伦特原油价格断崖式下跌,与此同时更开启了2015年-2016年为期2年的低油价时代。

与此同时,中石油2013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1295.77亿元、1071.73亿元、356.63亿元、79亿元、227.93亿元及52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2.36%、-17.29%、-66.73%、-77.84%、188.52%及130.71%。

尽管2018年中石油的净利润还在大幅上涨,但是2019年国际原油市场供需总体宽松,国际油价呈马鞍型走势,总体较2018年同期下降,还是让2019年中石油的净利润下滑13.9%至456.82亿元。

“面对当前低油价的挑战和新冠疫情的叠加影响,我们正在全面开展提质增效的专项行动,主动应对市场的波动,统筹优化生产运营,优化调整产能建设的节奏,优化资源配置和产品机构,加大市场营销力度,狠抓内部经营管理,严控成本费用支出。”中石油董事长的戴厚良在3月26日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

2019年12月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成立,哪些资产将被拿走、中国将在今年5月将全面开放油气勘查开采市场,正在发力上游勘探业务的中石油又将面临怎样的竞争、面对传统能源与新能源之间的博弈,国际油气巨头开始进军新能源,中石油又要做出哪些变化、凡此种种问题也都需要“老大哥”中石油来理清,也需要今年1月上旬刚从中石化董事长调任中石油董事长的戴厚良来思考和布局。

疫情及低油价压力

全球经济放缓,新冠疫情深化石油需求减少,2020年或将成为近十年来石油需求首次下降年,油气公司面临极大的压力。

“新冠疫情蔓延扩散,全球油气消费需求显著放缓,近期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加剧了全球油气公司的经营压力。”戴厚良直言。

中石油执行董事、总裁段良伟介绍,疫情影响的总体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成品油的价格下调,另一方面是国内的成品油消费下降。2月以来,中石油炼化环节、炼油装置都大幅度降低了加工负荷,原油和成品油的库存都有所增长。

受国内炼化产能过剩、毛利空间收窄、化工产品价格下降及公司推进内部价格市场化改革等因素的影响,2019年,中石油炼化板块实现经营利润137.64亿元,同比下降69.2%。

“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好转,3月尤其是3月下旬,中国石油炼油负荷在回升,成品油和原油库存在逐步下降。”段良伟说。

尽管近几日由于EIA库存增幅不及预期,美国国会就一项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达成一致,市场信心有所上升引发国际油价出现连续几日的上涨,但在疫情全球蔓延影响下,2020年大概率将延续2019年的供过于求而继续压抑油价上涨。

中石油管理层判断,国际油价2020年还将在低位震荡。段良伟说,如果世界经济和石油需求恢复增长,减产联盟再次达成减产协议,预计未来几年国际油价均价将上升到60-65美元/桶之间,这也是国际上普遍的预测;如果世界经济和石油需求增速放缓,产油国之间的恶性竞争持续,未来国际油价也可能年均价维持在50-55美元/桶的区间震荡。

对于国际油价下滑至40美元/桶触发国内成品油“地板价”规则,原油与成品油之间的超额利润将如何入账?

中石油财务总监柴守平表示,2016年,发改委、财政部下发了关于调控成品油的一系列文件,主要是规定当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低于40美元调控下限时,境内成品油加工企业,应该按照汽油、柴油的销售数量所规定的征收标准缴纳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今年以来,因为油价大幅下跌,公司今年将上缴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从谨慎性角度考虑,公司目前不能将额外这块利润计入公司的收入,只能是作为一种准备金计入账目。当然公司也在积极与政府部门进行沟通,争取有力的政策。”柴守平说。

“中国石油作为以油气生产为主的公司,在应对低油价方面也做了很多的方案,也在逐步采取一系列的措施,重点包括优化投资结构,提升投资的回报率;严格管控成本费用,大力度降低生产成本;发挥科技创新的驱动作用,通过技术创新来有效开采低价、有效益的油气。”段良伟说。

与此同时,面对外部形势发生的深刻变化,中石油也在编织与油价联动的资本开支方案。就柴守平介绍,优化方案整体原则是坚持量入为出,努力实现自由现金流为正,坚持突出重点,有保有压。

天然气与管道板块悬念

长期亏损的销售进口气业务是否会随着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而迎来扭转的机会也成为近期的热点话题。除此之外,2019年12月国家管网的成立令中石油的天然气与管道板块开始备受关注,人们猜测着中石油会有那些资本被剥离。

2019年天然气与管道板块实现经营利润261.08亿元,同2018年的255.15亿元增长2.3%。

值得关注的是,中石油的天然气销售业务的亏损扩大。2019年,天然气销售业务亏损161.39亿元;其中销售国产气盈利145.7亿元,增利57.57亿元,销售进口天然气和LNG净亏损307.1亿元,同比增亏58.03亿元。

而外媒早前报道,由于下游需求减少,中石油、中海油曾向多家国际石油公司发出通知,希望对方能够接受公司以不可抗力减少LNG进口。

“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目前的现状,确实对天然气的需求造成一定的影响,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和合同的框架下,与供应商来进行商谈。当然这也是商业惯例,相信大家可以在互信、互助的前提下共度难关。”中石油董事会秘书吴恩来在26日的会议上就该话题表示。

就今后如何控制进口气亏损的问题,中石油副总裁凌霄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公司目前有10多个天然气的进口长约,这些长约的进口价格绝大多数是与进口试点前的某个时间段的原油或者一些相关产品的平均价格相挂钩。”凌霄还表示,随着近期国际油价不断走低,进口气的成本后续也会随之降低,如果公司能够以合理的价格销售出去,将会减少亏损,甚至在某些时段还可能有一定的盈利,比如说下一个采暖季。

不过,凌霄话锋一转,“但从长远来看,公司不会把进口气的减亏寄托在油价的降低上,我们将从进口端与销售端同时发力。”

凌霄分析,在进口端,不断优化进口结构,合理控制进气节奏,在合同允许的范围内,结合销售形势和国际油价、汇率等因素,调整进口气量,向冬季等有利的时段去倾斜;二是积极的开展价格复议,根据国内可承受的气价来谈判定价,促进合同的价格真实反映市场新的变化;三是优化中长期的资源组合,结合市场需求,有序引进资源,降低平均进口成本,构建有竞争力的资源池。在销售端,公司将从用好用足非管制气价格放开的机制和管制气的价格浮动政策,根据供需的情况和用户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制定营销策略,有效的控费减税。

“同时公司将进一步优化天然气的产业链,加大终端市场的开发力度,做大自有终端的规模,不断提升自有终端的销售比重,用终端的回报对冲批发环节可能的亏损,从而实现天然气产业链价值的最大化。 ”凌霄还说。

而对于中石油将哪些资本剥离给国家管网公司,凌霄表示,目前中石油正在与国家油气管网公司就可能的资产注入事项进行磋商,双方尚未就可能的资产注入方案达成一致,相关的股权情况也还未确定。 “公司将坚持依法合规和市场化原则,积极支持国家油气管道的改造工作;公司会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和上市地的监管要求,适时的就相关的进展做出进一步的公告。 ”凌霄说。

上游勘探市场主体变局

国家管网还未成立之前,关于中石油得失的分析诸多,一个重要的思路的是中游的管网被剥离后,中石油可以将更多的资本投入到上游的勘探开放上。

“管网剥离出来后,中石油上市公司还会控制部分股权,产生的收入还会进入上市公司,此外,没有中游限制,中石油可以将更多的资金用于上游勘探开发,中国对外依存度高,也有投入不足的原因,如今就可以专心致志进行上游勘探开发。”就剥离管网对于中石油的影响,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曾对《华夏时报》记者如是说。

事实上,中石油也是如此做的。2019年中石油的资本支出2967.76亿元,增长15.9%,主要是加大国内上游勘探开发的支出,整个上游的支出为2301.17亿元,占比77.54%,同比提高0.7个百分点,勘探与生产业务作为公司发展的基础,仍然是投资的重点。

2019年,中石油勘探与生产板块实现经营利润960.97亿元,同比增长30.7%,继续保持公司盈利主体地位。油气单位操作成本12.11美元/桶,同比下降1.6%。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2019年,中石油国内风险勘探获得3项战略突破、4项重要发现,油气增储上产成效明显,原油产量止跌回升,天然气产量创五年来最高增幅;海外多个区域风险勘探和滚动勘探取得重要进展,油气业务实现量效齐增。

不过,今年5月中国将全面开放油气勘查开采市场,允许民企、外资企业等社会各界资本进入油气勘探开发领域。

2019年12月31日,自然资源部印发了《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事项的意见(试行)》(下称“《意见》”)表示,开放油气勘查开采市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内外资公司,均有资格按规定取得油气矿业权。从事油气勘查开采应符合安全、环保等资质要求和规定,并具有相应的油气勘查开采技术能力,该《意见》自2020年5月1日起实施,有效期三年。

关于国家放开油气勘探、开采市场的影响,中石油副总裁李鹭光分析,这是国家推进油气体制和市场化改革的重大举措,对中石油既有利也有挑战,有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探矿权期限由过去的两年延长到五年,对公司拥有的矿权,有充足的时间来研究深化地质认识是有利的;二是探采合一,有利于公司推进勘探开发一体化。

“挑战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探矿权到期以后申请延续登记时,扣减首设勘查许可证载明面积25%,这会对公司矿权面积减少;二是持有矿权的成本将会大幅度增加,取得新的探矿权时需缴纳出让收益金的20%,剩余出让收益金在探矿权转采矿权后按年度缴纳,都是投资成本的增加,持有探矿权10年以上,征收标准由现在的500元提高到2000元,探采矿权占用费每年大约为22.3亿元,扣除减免因素每年也将增加12.7亿元;第三是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李鹭光还表示,一是通过竞标方式来取得矿权,因此竞争更加激烈;二是市场主体更更加多元化,文件规定只要在中国境内注册、净资产不低于3亿人民币的公司都可以获得油气矿业权,所以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还是很激烈。

李鹭光还直言,“公司也在积极采取措施,适应改革的变化,要继续突出矿权在资源战略中的核心地位,切实的保护有力、有效的矿区;加大勘探的力度,加快探明和转采的节奏;进一步强化矿权的日常管理,《意见》实施时间是今年的5月1日,自然资源部正在组织编制实施的细则,我们将加大沟通、汇报、协调的力度,争取有利的政策支持。”

在油气等传统能源调整的同时,中石油也将如国际油气公司一般提速新能源领域的发展。

戴厚良表示,“我们将加快新能源、可再生能源业务的研究布局,重点推进太阳能、风能、氢能、生物质能源、地热等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和能力建设,打造绿色可持续的能源企业。”

刚调任中石油董事长不久的戴厚良将带领中石油这艘大船驶向何方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