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平价茅台酒营销背后:被“双开”的茅台高层和华创证券“夺权运动”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26 20:56:36

摘要:高守洪在2019年7月被免职,8月被“双开”,11月被公审。他被公诉的罪名之一是,他利用担任茅台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地产项目合作、物资供应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平价茅台酒营销背后:被“双开”的茅台高层和华创证券“夺权运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一篇贵州白酒交易所限购平价茅台酒致敬贵州援鄂防疫医疗队的文章翻车,牵扯出其背后的财团。贵州茅台(600519.SH)入股了该交易所股东华创证券,而其控股股东茅台集团的高层曾担任华创证券董事,并因在此期间职务犯罪被“双开”,目前该案已审理完毕尚未宣判。

华创证券是上市公司华创阳安(600155.SH)的核心资产,包括茅台在内的其他股东与大股东新希望之间的龃龉,也在今年2月的股东大会上明面化,大股东提名的董事成员被踢出新一届董事会。

双方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都未对此事置评。

茅台系华创证券股东

3月21日,贵州白酒交易所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布《致敬!贵州白酒交易所1499茅台酒直供贵州援鄂防疫最美“逆行者”》一文,称将按1499元/瓶的价格对贵州援鄂医疗队1443名医护人员每人直供6瓶飞天茅台酒。

消息一出,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争议,不少人质疑其消费英雄,并让英雄消费。目前该信息已被删除,交易所主要负责人也因不当营销行为,被贵州市场监管局约谈。

贵州白酒交易所官网显示,该所是2012年经贵州省政府批准设立的酒类要素交易市场,具备登记、托管、交易、支付等服务功能,提供酒类产品发行、交易、评级定价、投资融资、仓储监管等多种服务。

从股权结构来看,交易所与贵州茅台没有直接关系,但其股东却与茅台牵连颇深。

根据天眼查,该所最大股东金汇财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是华创证券的全资子公司,而华创证券是上市公司华创阳安的核心资产。

华创证券在2002年成立时,茅台集团持股12.5%。华创阳安2019年三季报显示,贵州茅台的控股股东茅台集团是其前十大股东,持股5.16%。

2013年7月15日晚,贵州茅台曾发布关联交易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决定向贵州白酒交易所销售200吨茅台酒。

公告对关联关系的解释是,贵州白酒交易所的实际控制人是华创证券,茅台集团则是华创证券的第二大股东,且茅台集团的副总经理高守洪还在华创证券担任董事。

高守洪在2019年7月被免职,8月被“双开”,11月被公审。他被公诉的罪名之一是,他利用担任茅台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地产项目合作、物资供应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目前本案尚未宣判。

新希望被“踢出”董事会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白酒交易所最大股东金汇财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法人张小艾,是华创阳安今年2月股东大会后刚上任的总经理。

此前《华夏时报》收到举报称,张小艾与华融赖小民案有所牵连。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2月末,张小艾从中基协离任后,担任华融证券党委副书记,华融瑞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董事长,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当年4月,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华融董事长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张小艾也在2019年3月进入华创阳安任职副总经理。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华创阳安董事长陶永泽,他称张小艾在华融工作的时间不长,与赖小民共事的时间更短。

其实,在2月份的股东大会上,更引人关注的是另外两名新希望系董事的落选,牵扯出华创证券董事会的豪门恩怨。

华创阳安曾用名宝硕股份,是一家塑料加工企业集团,以化工产品、塑料制品(主要包括PE农地膜等)和水泥的生产、销售为主营业务,实际控制人是新希望系的掌托人刘永好。

2016年,宝硕股份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收购华创证券100%股权,并配套融资77.51亿元,全部用于补充华创证券资本金。重组完成后,刘永好通过旗下子公司合计持有宝硕股份18.6%的股权,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并对华创证券形成间接控股,但股权也被涌入的新股东稀释。

华创阳安的第一大股东为刘永好的新希望化工投资有限公司,与其一致行动人(另外两家新希望系的公司)合计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31%。

同一持股比例下,华创2019年半年报称公司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刘永好。而在2月份的临时股东大会之后公告称,公司现为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状态。

新希望系的李建雄和张明贵也是此次新一届董事会唯二落选的候选人,这也导致新希望失去华创阳安的董事会席位。

新希望是否已与华创阳安分手?华创阳安董事长陶永泽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些事情我不好回答。”而新希望系公关则回应公司不就此事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