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疫情蔓延奥运推迟,安踏扩张脚步放缓:预计上半年业绩下滑超10%

作者:郑婷婷 黄兴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26 19:08:49

摘要:3月24日,2020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一年,作为赞助商的国内运动品牌巨头安踏体育也发布了2019年财报,全年总营收达339.3亿元,突破三百亿大关,同比增长40.8%。

疫情蔓延奥运推迟,安踏扩张脚步放缓:预计上半年业绩下滑超10%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郑婷婷 黄兴利 北京报道

3月24日,2020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一年,作为赞助商的国内运动品牌巨头安踏体育也发布了2019年财报,全年总营收达339.3亿元,突破三百亿大关,同比增长40.8%;股东应占净利润达53.4亿元,同比增长30.3%。安踏的“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的发展策略效果显现。

在安踏业绩中,“现金奶牛”斐乐也依旧保持着70%以上的高速增长势头。不过,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安踏不可避免受到影响,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10%-15%。随着2020东京奥运会推迟,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安踏相关的赛事宣传和国际化战略是否会因此受阻?

奥运会推迟带来的营销受阻

2019年,安踏体育总计实现营收约339.28亿元,其中安踏品牌收入约174.5亿元,同比增长21.8%;受疫情影响,安踏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10%-15%。其中,预计安踏品牌线下销售下滑介于20%-30%之间,斐乐品牌线下业务下滑10%-20%。

安踏集团执行董事、集团总裁郑捷称,1月底至2月底,公司80%以上的街边店铺关闭,业务承受巨大压力。3月以后店铺效率提升明显,预计4、5、6月的经营情况逐步好转,下半年将回归正常。

据了解,目前安踏自有工厂复工率达到100%,外包工厂恢复90%以上的产能,95%以上集团门店恢复开业。3月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店铺效率提升明显,预计二季度经营情况将持续好转。此外,安踏在电话会上表示,2020年将以提升店销为主,相应的调减了全年的门店开设计划,但同时提升了线上运营占比的目标。

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在官网发布声明,宣布与2020东京奥组委达成共识:延期举办,时间未定,但将不晚于2021年夏天。早在2019年10月,安踏就成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根据财报,截止2022年底,安踏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奥运会、2020年洛桑青年奥运会和2022年达喀尔青年奥运会提供服装、鞋子、配件等装备。

“不光是奥运会,还有‘要疯’校园篮球联赛、NBA中国行等,现在看可能都无法顺利开展。安踏的奥运营销战略价值主要在于对品牌的提升,延期对于生意层面的影响并不大,安踏的奥运营销计划已经制定,也会根据相关情况变化做出应对。”郑捷表示。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安踏体育的存货从10.2亿元增长到44.1亿元。2017年以后,存货增速分别为66.4%,34.2%和52.9%。存货周转天数也在增加。从2015年到2019年,安踏的存货周转天数从57天上升到约87天。业内人士指出,在今年疫情和奥运会延期的双重影响下,周转率变慢可能加重企业存货积压的问题。

“奥运会的推迟,对于每个品牌而言,面临的挑战是一致的。原本已经成型和做好的创意、文宣、产品、推广等等需要延后一年再推出,这对品牌企业造成损失是必然的。就如同原来因为东京奥运会已经做好的产品系列,说不准已经大量生产出来了,没有东京奥运会加持,再加上疫情的冲击,损失还是存在的。”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指出。

斐乐毛利增速放缓

截至2019年年末,安踏品牌的渠道数量为10516家,斐乐品牌的门店数量为1951家。斐乐品牌收入约147.7亿元,首次突破百亿,同比增长73.9%。虽然安踏品牌收益占比仍旧超过斐乐,但斐乐的同比涨幅高居不下,成为安踏最重要的增长引擎。

斐乐是安踏在高端运动时尚服饰市场的重要一环,店铺主要铺设在国内一二线城市,以商场和百货公司为主。截至2019年底,斐乐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新加坡共开设1951家门店,净增299家。安踏表示,未来斐乐会继续战略性开店,扩大渠道覆盖。

对于斐乐业绩的持续增长原因,安踏体育称:“斐乐品牌及其产品的市场认知度不断提升,定位准确。在耐克、阿迪两大巨头主导市场的前提下,斐乐从运动时尚的角度切入,差异化定位。加上全渠道自营,商品呈现和所提供的消费服务,符合品牌设定的最高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斐乐上半年实现营收65.38亿,毛利达到46.73亿,毛利率达到了71.5%,较2018年的26.070亿元大涨79.2%。而2019年全年毛利率为70.4%,比上半年微降1.1%,可见,2019年下半年毛利率增速有所放缓。

“斐乐对安踏贡献很大,但斐乐的不同品类面对不同用户需要不同的对策,品类门店之间的协调管理无法一体化,这种差异化带来的经营成本明显增加,加上斐乐因自身的定位无法大量下沉到三四五线市场,只能通过品类延伸的方式继续在一二线市场扩张。众多国内外品牌在时尚运动品类布局也已加大,竞争更加激烈,势必推动网点布局、营销推广、生产采购、组织等成本加大。”程伟雄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

亚玛芬亟待扭亏

2019年,安踏参与收购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完成了中国服装行业及中国体育用品产业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收购总额约371亿元,安踏体育持股53.82%。安踏在财报中表示,在大品牌、大渠道、大市场的战略下,鞋服、直营业务和中国业务,会成为亚玛芬体育 的发力重点,并计划重点打造旗下三大国际品牌——始祖鸟、萨洛蒙和威尔逊,使其成为“10亿欧元品牌”。

安踏体育认为:“收购亚玛芬体育是全球化的必经之路。由于亚玛芬体育主力产品是秋冬季产品,占比超过65%,如果全球疫情在秋冬季之前得到有效的控制,公司有信心将其对亚玛芬全年业绩的影响保持在可控范围之内。”

业内人士指出,安踏希望通过收购亚玛芬体育,复制斐乐成功占领细分市场的道路,并发展国际市场。不过,安踏近340亿的收入水平与国际运动品牌巨头耐克和阿迪达斯的营收差距仍然较大,耐克2019财年营收约2766亿元;阿迪达斯2019财年收入约1808亿元。不过,安踏对Amer Sport期望很高,预期Amer Sport在未来5年内实现10%-15%的复合增长率,净利润增速超过收入增速。

财报显示,亚玛芬体育在去年的9个月时间里,收入约为175亿元,全面亏损高达12亿元,安踏需要承担大约6.3亿元亏损,这也导致公司的销售净利率从2018年的17.57%下滑至2019年的16.58%。

同时,为了完成对亚玛芬体育的收购,安踏要支付约200亿元。2018年底,安踏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92亿元,安踏需要通过银行贷款等方式融资完成收购,负债压力增大。这也导致2019年安踏负债总值从78.5亿元猛增至201.6亿元。

程伟雄认为,安踏兼并介入亚玛芬确实能够在户外布局上,与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有竞争的基础,但在未来几年内安踏需要做好主业反哺亚玛芬。”亏损的亚玛芬旗下品牌偏高端小众,短期快速盈利有难度。如果过于大众化也就失去其品牌原有价值,势必会影响其全球户外市场的领导地位;加上疫情影响海外市场,亚玛芬在2020年更加艰难,对于安踏而言也是一个关键转折年。”程伟雄表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