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特斯拉一句话 两大板块凭何蒸发943亿与暴增3730亿

作者:孙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26 14:31:16

摘要:减少钴的用量,从本质上说,这代表着汽车企业希望电动汽车不仅仅是在成本层面下降,体积能量密度还有可扩展性都要强,这才值得巨资投入,并且有持续性。而所谓超级电容概念,要放在眼下看,股市对特斯拉题材的反应过热还依旧缺少真正来自技术应用市场层面的支持。

特斯拉一句话  两大板块凭何蒸发943亿与暴增3730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本周,在特斯拉对新电池技术做出相关回应后,A股中钴概念股和锂电池概念股双双暴跌。24日早盘,此前暴涨的磷酸铁锂板块,从电池企业到材料企业,一片飘绿。2月24日Wind数据锂电池指数下跌逾1.4%,板块内95只个股市值蒸发近700亿元;钴矿指数大跌3.9%,板块内13只个股市值蒸发近243亿元。

同样是2月24日早盘,A股超级电容板块逆势爆发,Wind超级电容指数(884154)一日大涨逾7%,个股掀起涨停潮。缘由同样是体现在消息面上,特斯拉自主研发的新电池是干电池技术+超级电容组合,具体成分预计会在四月的特斯拉会议上进行说明。这一消息在奔走引发了市场对未来电池技术路线的推测。

特斯拉在电池领域的话语权

edf2d0ee75fef365fe04fe246dfe26ca.jpg

实际上,所有的症像都早有苗头可循。早在2018年6月份,特斯拉CEO马斯克即在推特上发表个人意见,想要从现有的高镍体系下,继续减少钴的用量,最终把钴彻底从原材料清单方面把它去除掉。“现在特斯拉用的电池含钴量为3%,下一代电池含钴量要为零”,当时,马斯克如此表示。

2月18日,接近特斯拉的相关人士回应媒体时称,特斯拉将自主研发新电池,预计会在2020年四月份的电池投资人会议上宣布具体成分等信息。此后,钴业概念股全线下跌。

随后,业界的猜测开始转向,特斯拉会不会采用磷酸铁锂?此前,特斯拉已同意从宁德时代购买磷酸铁锂电池,用于供应国产版标准续航的Model3,供货有效期限为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但宁德时代的公告中也非常谨慎的表示:“特斯拉没有责任和义务必须购买公司产品,对产品采购量不作保证,特斯拉将根据后续具体订单提出采购需求。”

2月21日周五晚间,特斯拉在官方抖音号上回复一位用户时表示:“请留意四月特斯拉的电池发布会,无钴,不代表一定是磷酸铁锂。”不久后,特斯拉删除了此条评论,但是这一消息还是引发了随后的市场下跌连锁反应,在多数电池行业人士看来,目前的特斯拉并没有,而且不可能将磷酸铁锂作为一个全球市场的必要项进行考虑。

业内电池专家朱玉龙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称:“在保持现有的体积能量密度并且削减钴的用量,这条技术路径特斯拉跑在前面,德国的三家汽车企业(大众、戴姆勒和宝马)也是这么去研究和探索,希望减少钴的用量。本质上说,这代表着汽车企业希望电动汽车不仅仅是在成本层面下降,体积能量密度还有可扩展性都要强,这才值得巨资投入,并且有持续性。”

d00d0efcf6420321b37148a0e7d86789.jpg

体现在技术方向上,朱玉龙认为,目前包括松下,长城体系下的蜂巢以及多数韩企都在坚持高镍带来的高容量的基础上强化无钴概念,至于特斯拉采用宁德时代磷酸铁锂电池的可行性,在朱玉龙看来究其原因是特斯拉也在降本和品牌维护间作权衡。

由于成本控制与拉底品牌的双刃剑作用,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标准版Model3如何平衡磷酸铁锂电池的使用比例,目前还是未知数,但大概率是两条腿走路,如果产能拉升快,考虑到钴材料的价格因素,特斯拉可能会考虑更多的中国供应商。

磷酸铁锂的升级战

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斯拉宣布电池无钴化方向前,国内新能源车企及电池供应商也在为降低电池成本作出自己的考量。

业内人士称,相比较宁德提供给特斯拉的磷酸铁锂电池折中方案,比亚迪的升级版“刀片电池”一旦量产,则可能在一个全新的竞争维度上提供给包括特斯拉在内的竞争对手一个全新的供应参考系。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此前表示,新研制的“刀片电池”单位体积能量密度比传统磷酸铁锂电池提升50%,还使整车电池寿命达到8年120万公里以上。比亚迪计划在未来两年内规划单体能量密度提升至180Wh/kg,系统能量密度提升至160Wh/kg,由此下降单位生产成本30%。同时,首款搭载“刀片电池”的车型比亚迪汉也将于今年6月亮相。

“刀片电池”虽然在能量密度拉近了与三元电池的量差,但对车企而言,更实际的效果则体现在成本控制上,据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表示,刀片电池采用的GCTP技术,可以提高继承效率,技术省去了多个软硬件的流程,因此可以使节省的成本更为乐观。

部分业内电池专家的看法是,在比亚迪“刀片电池”就位前,因为选择磷酸铁锂和三元两种电池路线的宁德时代一度在出货量上领先,但伴随“刀片电池”的逐步落地,未来的国内电池供应商格局的版图还可能再度细分。

特斯拉的另一手布局

离开比亚迪,回到特斯拉,在磷酸铁锂的可选项上,这家当下依然被热钱眷顾的新能源车企大概率的做法会是针对特定的市场,依据产能爬坡/成本考量酌情考虑磷酸铁锂电池的使用配比,但在技术路线上,马斯克并不愿意在磷酸铁锂的升级战中消耗兵力。

相反,马斯克对超级电容器的关注由来已久。早在2006年,马斯克就曾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他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实际上是为了研究超级电容器而来到硅谷的。2019年,特斯拉先后收购了超级电容、电池制造公司Maxwell和加拿大电池制造公司Hibar。

2月18日,据接近特斯拉的相关人士透露:“新电池是干电极技术+超级电容器组合,具体成分预计会在四月的特斯拉电池会议上进行说明。”结合之前特斯拉在无钴电池方面的动作,“干电极技术加超级电容”的新技术路线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早期,超级电容器曾有过一轮混动系统上的应用热潮,但由于国家补贴向纯电动路线倾斜,超级电容器应用发展放缓。假使特斯拉国产车的电池真的使用“干电极技术加超级电容”的新技术路线,势必会带动中国超级电容器的应用发展。

彭博社分析师弗里斯认为,如果成本变得有竞争力,超级电容器可能会找到自己的利基市场,“重型运输应用可能是超级电容器的最佳使用案例,在汽车市场的很多领域,他们肯定可以找到应用。”

国内的一位电池业内人士也认为,所谓的超级电容,更可能会应用在电动皮卡方向,但放在眼下,股市对特斯拉题材的反应过热还依旧缺少真正来自技术应用市场层面的支持。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