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直击洋山港复工:集装箱堆积如山,集卡车辆正陆续上路

作者:胡金华 刘超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20 22:52:52

摘要:在记者往返3个多小时的行程中,申嘉湖高速双向八车道从上午10时开始已经有了很多集装箱挂车在路上走,而到了沪芦高速,从洋山港方向出发的集装箱卡车数量也比较可观。种种迹象显示,港口方面的集装箱业务正在逐步恢复。

直击洋山港复工:集装箱堆积如山,集卡车辆正陆续上路

在通往洋山港码头的高速路上,有一些集卡车辆已经陆续上路 胡金华/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刘超风 上海报道

进出口业务好不好,外环高速跑一跑,路上挤满集卡,经济势头大好——作为中国经济重镇的上海,在2020年开春之际正在经历着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的战役,进出口业务也因此受到影响。伴随着2月10日复工期的到来,作为全球最大港口的上海洋山港,其集装箱装卸业务如何,直接反映出我国进出口业务的现状。

从上海嘉闵高架转申嘉湖高速,再从申嘉湖高速转沪芦高速,途径东海大桥,直接通到洋山港码头,这条总共125公里的高速公路,是洋山港码头集装箱货物进出的一条主干道。2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驱车沿着这条高速公路赶赴洋山港码头,实地探访洋山港集装箱业务装卸复工情况。

在记者往返3个多小时的行程中,申嘉湖高速双向八车道从上午10时开始已经有了很多集装箱挂车在路上走,而到了沪芦高速,从洋山港方向出发的集装箱卡车数量也比较可观。种种迹象显示,港口方面的集装箱业务正在逐步恢复。

“疫情对进出口业务影响肯定是有,但是是暂时性的、结构性的。当前疫情对进出口的影响来自四个方面,一是其他国家(地区)对检验检疫要求加严,导致通关效率降低;二是国内生产复工缓慢,出口企业库存不足,员工到岗率低,部分订单履行不能;三是国内物流运输受限,大量货物转运效率降低,部分港口出现货物堆积现象;四是疫情解决时间的不确定性导致订单流失,影响未来生产和贸易的预期。”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集卡已经上路 司机开始加油

事实上,对于进出口业务而言,以洋山港为例,每日进出洋山港码头的集卡数量的多寡是最直观的感受。

“我们刚刚复工,现在不是油价下降了吗?我在这里把油加满,0号柴油每升下降了3毛多,这样好多跑路。”在前往洋山港的航头服务区内,一位等待加油的集卡司机陈师傅告诉本报记者。而记者也观察到,在航头服务区内,等待加油的集卡已经有十多辆,由于是一个不大的服务区,因此集卡车辆开始排队加油。

而在另一个更接近洋山港的临港服务区内,中午12点左右时,记者看到也有不少从洋山港方向出来的集卡司机在购买盒饭,稍作休息。

“现在的集卡数量是少的了,你没看到大场面,以前业务繁忙的时候,从洋山港港口以及保税区仓库出来的集卡车辆,是要排满一条街的。我们开一趟车费用也是根据里程来的,有的集卡车诸如上港集团的专用运输车,他们会把货物从港口运到保税区仓库,工资是固定的。像我们是从保税区仓库给外面企业拉货的,工资就不一定,上千乃至上万一趟的都有,有跑外省的,有的也跑长三角区域把货放到公司仓库。现在疫情管得严,有的公司已经复工了,有的公司还没有复工,我是提前开始拉货了,毕竟拉一趟货路费还算可观,拖得时间越长工资就拿的越少。”在临港服务区内,另外一位集卡司机张师傅和记者攀谈起来。

而在张师傅眼中,现在路上车辆少,路况比较好,所以他也不着急马上开走,他这趟货是到杭州,当天可以送完。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在洋山港保税区内的2号卡口马路上,已经有多辆集卡车从里面往外开出。不过前往东海大桥的检查站内,中午12点左右并没有集卡车辆进出。与此同时,在洋山港1-4号长约10公里的码头旁,则已经堆积了小山高的集装箱,各个码头的关卡并没有开启,在4号码头旁边的关卡外围,停了四五辆集卡,对面还有一个简陋的快餐店,已经在营业了。

“现在没什么集卡司机来吃饭,因为疫情,码头还没全面复工。平时我们这个码头上就我一家快餐店,集卡司机都到这里来买十五块钱的快餐,吃个饭就把车开走了。”这家快餐店老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针对此现象,庞超然也对本报记者表示,据各地方调研情况,截至到2月17日,复工率大概在40%左右,而且国内需求保障类企业复工率较高,出口企业复工率偏低,可供出口货物减少,将拖累港口业务。另外,港口物流受阻,部分集装箱出现滞留积压,港口公司需要投入更大力量优化集装箱管理,进而增加成本。

洋山港海事局推举措复工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洋山港毗邻临港自贸区新片区,随着近一周来临港新片区企业逐步复工复产,地处临港海工码头的上海外高桥造船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在2月18日复产后首座钻井平台的交付出运。

2月19日,《华夏时报》记者从洋山港海事局获悉,该局推出了“三保障一畅通”举措,全力支持企业复工生产。2月18日,停泊在临港海工码头的 “东方发现”号钻井平台,在洋山港海事局远程监控和现场护航下离开临港海工码头,通过临港主航道、漕泾航道、金山航道等通航密集水域,将前往深圳参与气田探井作业。“东方发现”号(ORIENTALDISCOVERY),型长70.36米,型宽76米,型深9.45米,工作水深为400英尺,钻探深度达35000英尺,生活区可居住140人,总值10.29亿元,是适合恶劣海况钻井作业的高品质钻井平台。

与此同时,为支持疫情期间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内企业安全顺利复工复产,洋山港海事局按照交通运输部“一断三不断”要求,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安全生产,推出“三保障一畅通”举措,全力支持企业复工生产。

而在临港新片区的企业复工情况,2月18日,《华夏时报》记者从临港新片区管委会获悉,截止到目前临港新片区的复工企业为787家,复工人数已经达到3.6万人,其中产值在5亿元以上的企业已经全部实现复工,产值在1亿元以上的企业复工率在97.4%。

疫情对进出口影响尚待观察

本报记者经过实地走访发现,整个洋山港的集装箱装卸业务尚未完全恢复,作为洋山港码头业务最大运营商上港集团(600018.SH),其主营业务为集装箱装卸业务、散杂货装卸业务、港口服务业务和港口物流业务。也就是说上港集团承担着洋山港集装箱装卸的重任。

2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以致电和发采访函的形式给上港集团,了解当下疫情对于集团在港口集装箱装卸业务方面的影响,以及集团在港口业务复工的情况。截止本文发稿前,上港集团董秘办电话没有联系上,采访函尚未获得回复。

不过,庞超然在接受采访时分析称,整个国内港口的集装箱业务受两个方面影响:一是出口减少导致业务需求减少;二是物流运输不畅导致提货不及时,出现滞留积压现象,使用效率降低。这对于集装箱业务都有不利影响。

“目前,由于开工率低以及运输渠道不畅,2月份进出口将受到一定的冲击。同时也要考虑到去年同期春节假期和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当年2月基数较低的情况,总体下降幅度有限,但要高度关注3月份影响的实际情况。另外,疫情对进出口结构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加工贸易受损失要高于一般贸易,内资企业要高于外资企业等。”庞超然表示。

庞超然进一步建议,目前疫情发展形势出现了积极的信号,但是防控仍然处于最吃紧的阶段。政府要求各地方分区分类做好复工,一是要推动员工到岗,尤其是生产型和物流型企业,要建立一个跨区域员工健康监测的协调机制,了解外地员工身体状况,符合条件的,通过隔离式交通工具返程,尽快上岗;二是要支持企业保订单,推动各类财税金融措施,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提升报价竞争力;三是仍要确保疫情防控,只有将疫情彻底控制好,连续28天无新增确诊,世界卫生组织才能将我国从突发卫生事件名单取消,各类生产经营才能彻底恢复。

各界都在关注全球最大港洋山港繁忙时刻的到来!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