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老将王勃华剖析疫情影响下的光伏业 协会向相关部门建议延长电站并网期限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14 19:17:44

摘要:整个春节,各行各业都被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影响,光伏行业也未能幸免。在光伏行业人士迷茫之际,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就当前疫情对中国光伏行业影响进行了深度剖析。

老将王勃华剖析疫情影响下的光伏业  协会向相关部门建议延长电站并网期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为了解疫情对光伏行业的影响,中国光伏行业协会迅速于2月3日发出了调研通知,收到了近100份反馈意见。在此基础上,协会对疫情带来的影响作出了分析和预判,并提出了政策建议,已经在2月7日左右上报各相关的政府部门,以期及时争取国家对光伏行业的政策支持。”2月14日,在PAT2020爱光伏一生一世先进技术研讨会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介绍。

整个春节,各行各业都被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影响,光伏行业也未能幸免。在光伏行业人士迷茫之际,王勃华就当前疫情对中国光伏行业影响进行了深度剖析。

王勃华表示,为防控疫情,相关部门采取了延长假交通管制、公共场所体温监测、排查等全国性举措,这些措施有效的阻止了人口大规模流动和聚集,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对光伏企业的生产、经营、电站建设、全球贸易等带来一定影响。

王勃华认为,本次疫情带来的主要问题有复工时间延迟,用工紧缺,物流效率下降、成本上升,原辅料供应紧张,对外贸易前景不明朗等。

王勃华具体分析,“协会了解到2月6日为止,一共有23个省区市通知复工时间不得早于2月9日,部分地区之后又有延迟,所以企业恢复生产的时间不断抽后,短期内难以恢复到正常状态;一方面我们已经有的员工,特别是包括很多骨干,受交通影响返程滞后,返程后还有14天隔离期,所以出现了用工的紧张,就近招聘本地员工也比较困难,而且还存在着培训、上岗等问题。”

“货车在运输途中反复的排队测温,物流时间延长了2-3倍,甚至更多,有的地区封路,根本无法进出;海外物流还面临着港口检验检疫的加强,部分国家暂停空运和清关的情况;”王勃华还表示,第四为原辅材料供应紧张。春节期间持续生产的配套企业,特别是原辅材料配套企业比较少,如果供应短缺的情况持续下去生产,有的将会面临停滞。目前如包装纸箱等一些辅材已经出现供应紧张的局面;第五是外贸前景不明朗。截止到2月3日,全球84个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给企业的出口、走访、海外工厂的管理、市场调研、参展、贸易等等都造成了困难。

疫情出现的问题也对光伏行制造业和应用市场将产生重大影响。

对光伏制造业方面的影响,王勃华认为,首先是行业整体产能利用率将出现下滑,事实上已经出现下降。如果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下游的电站建设不及预期,就会继续向上传导,也会影响到上游硅料等环节的生产,所以协会预计上半年的生产经营将会收到比较大的影响。“其次是全产业链运营成本将会提升,前述的问题就是带来人工、施工、原辅材料、物流、销售、折旧、运营等成本大幅上升,如果光伏组件涨价,下游电站投资成本也会随之上涨,我们国家平价上网的步伐将放缓,光伏发电竞争力将会出现下降;最后是海外工厂的运营与市场受到负面影响。” 王勃华指出。

事实上,中国光伏企业早在2018年也在加速扩展海外市场,据光伏行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光伏各个环节出口额、出口量实现“双升高”,“双反”以来出口额首次超过200亿美元。

疫情对海外市场的影响,王勃华具体分析,“一是企业生产无法达到预期,以及集装箱检疫周期加长且越发严格,企业海外订单交付延迟情况严重,由此带来丢单甚至一些诉讼风险;第二对于拥有工厂的企业,由于的原辅材料都是通过进口的形式从中国采购,而国内原辅材料供应紧张、物流不畅,所以海外的原料供应可能就面临着更大的困难;第三是限制中方人员入境,无法及时与和客户和合作伙伴见面,这也对海外工厂的管理以及海外市场的开拓带来了影响。”

对于疫情对光伏应用市场的影响,王勃华也分了三个方面进行了细致分析。

“一是光伏发电项目无法按期并网和申报,据协会了解,企业如3月复工,部分企业预计3月31日之前并网量仅仅是全计划并网量的10%,进展比较快的也只能达到50%;二是,弃光限电比例同比上升,由于整个国家的工矿企业停产复工的时间待定,特别是停产比较多,复工有一个过程,当然最近几天有所加速,所以带来了全国范围内的整体的用电负荷下降,从而带来光伏的弃光问题。协会了解某技术领跑项目1月的限电比例高达50%左右,2月情况还在持续且加剧;某领跑者项目,近日限电率甚至达到了100%。”王勃华分析。

王勃华还表示,电站运维隐患较多,在岗运维人员无换岗、调班空间,连续高负荷工作,存在很大安全隐患,运维人员不足,小故障不能及时修复,业主损失发电量。扶贫电站分布在各县的贫困村,目前各村之间交通管制,无法正常巡检。电站运维所需要的备品备件由于供应商无法复工,物流补偿等原因,面临延后交货,设备故障无法及时处理,设备厂家人员无法到达现场处理异常等问题,影响发电量进而降低发电收益,电费不能如期结算,增加企业经营成本。

《华夏时报》记者从光伏行业协会方面了解到,协会也向有关部门提出了建议,一是建议适当延长电站并网和申报期限,适当延长2019年竞价项目以及奖励领跑基地项目的并网时间节点;二是全力保障物流的畅通;三是建议加强财税的扶持力度;四是要强化融资机构的支持;五是保障企业的国际运营。

“我相信凭借着光伏产业的百折不挠的韧劲和灵活善变的调整能力,加上各政府机关出台一些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发展,减轻企业压力的政策。相信通过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能够把产业受到的影响降至最低。”王勃华说。

作为企业代表,阳光电源高级副总裁兼光储事业部总裁顾亦磊也在会议上表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光伏行业形成一定的冲击,让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按下了‘暂停键’,但也不必为此太过惶恐,长远来看疫情难改光伏行业全年增长的大势,各级政府也积极出台扶持政策,帮助企业减少疫情的影响。应对多变的行业发展环境,光伏各企业既要加强合作,也要修炼好内功,从危机中思索机遇,为新能源行业的市场化、数字化转型,以及促进光伏实现全面平价寻找突破口。”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