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对接几十家医院的武汉志愿者:防护物资缺口大到无法估计 社区医院物资尤为紧缺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01 21:25:05

摘要:短短一周的时间,他们和50多家医院建立了物资援助通道。

对接几十家医院的武汉志愿者:防护物资缺口大到无法估计 社区医院物资尤为紧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长治报道

“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是刚需,缺口大到无法估计,医院永远有无穷无尽的需求,”武汉的志愿者芳芳(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数次哽咽。

除夕晚上,她和深圳的几位朋友成立了一个临时志愿者团队:她在武汉对接各大小医院的医疗防护物资需求,其他人负责募捐、找物资。短短一周的时间,他们和50多家医院建立了物资援助通道。

芳芳说,在武汉、甚至全国,像他们这样自发的志愿者多到数不清。他们可能自己都没有充足的防护物资,但用自己的方式捐钱、找渠道、运送物资。

“防护物资缺口无穷无尽”

疫情发酵得比想象中更快。起初,芳芳和其他地区的人一样,只能从新闻中获取疫情。但之后,她从自己的医生朋友处得知,武汉的医院急缺医疗物资,随后各大医院开始向社会求助。“身为一个武汉人,总觉得要为家乡做些什么。”

除夕下午,深圳的甄宜蒙,在自己的几十个微信群里发出募捐信息,承诺将所有捐款用于购买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医疗物资,并邮寄给武汉及周边医院,保证公开整个流程。募捐一经发出,他就接收了朋友的8万元捐款。

当天晚上,他和芳芳,以及其他几个朋友成立了临时团队。芳芳和另外一位武汉的朋友负责收集当地医院的需求,其他人则负责筹钱、找物资、统计财务。

甄宜蒙告诉记者,所有医院最急缺都是的N95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他们在靠这些东西救命。”

芳芳说,虽然她在武汉负责联系各医院,但其实很难接触到忙着救人的一线医务工作者。发出需求的一般都是医院的其他工作人员和医生家属。

但这些物资在全国都普遍缺货了,他们拿着钱什么都买不到,之后终于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3000个口罩和1900个护目镜。“这批护目镜是在山东临沂辗转找到的,几乎是最早一批送到湖北去的。”甄说。

甄宜蒙介绍,之后他们开始转变思路进入“卖方市场”,先找符合标准的物资,再提供给有需求的医院。“我们找到最多的是医用手套和额温枪。”

他们联系到两家有医用橡胶手套存货的公司,向50家医院发去了25万只手套。额温枪是他们主动想到的,可以大大缩短医院的测量时间,而且当时通过常规渠道很容易买到。“额温枪是从我一个朋友的公司买的,他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半价卖给了我们2000多支。”甄说。

所有的物资都是通过顺丰邮寄,但发往武汉的快递有3公斤的限制。他们只能把物资拆成若干个小件邮寄。甄宜蒙记得,有一次275把额温枪发了30多个快递。

芳芳说,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需求,自己不知道对接了多少家医院。甄宜蒙则表示,至少对接了50家医院。他每天都会公开资金和物资的简略明细,等钱全部花完会公布详细的账目,包括所有转账记录,快递明细和医院接收单——保证所有钱的来去透明。

“志愿者的速度是最快的”

芳芳告诉记者,和医疗联系还要去伪。她有次看到某医院的求助海报,但留的却是无关人员的联系方式。时间紧张、能力有限,她只相信医院的官方公告,并核实对接人员的工作证件,以及需求表上是否有公章。

在和医院沟通的过程中,很多医院提出的需求量很大,她也一直在考虑如何更好的分配。有几天,越来越多的物资涌向武汉,她开始把重心放在湖北的其他城市和武汉市周边及小医院。

芳芳主动询问过武汉市一家社区医院是否需要额温计,对方回她“只要有就可以”。这家社区医院服务近10万人,以易感染的老年人为主。医院每天接诊几百名发热病人,但只有体温计。

“我当时听完很心酸,像这样的小医院太多了。有社区医院医护人员反映,该社区医院里有很多发热病人,医护人员却连一只N95口罩都没有。但物资真得太缺了,很多志愿者只能先给他们送去不达标的防护服和潜水镜——总比没有强。”

短短几天,芳芳认识了数不清的志愿者。她说,在所有的物资供给渠道中,志愿者的速度是最快的,医院有什么需求也会直接告诉他们,他们再去找渠道采购。

她告诉记者,一开始做志愿工作的都是一线医护人员的家人、朋友,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们自己筹钱,在国内外联系物资、物流,再运送物资到医院。还有志愿者因为往医院搬物资被感染。

她说,这一周,他们几个都是从早上睁开眼一直忙到深夜,但武汉的医疗物资仍然紧缺,必须要坚持。

芳芳说,她加入的志愿者群解散了很多:有的是越来越难买到合格的物资,帮不上忙而解散了;有的是得知募捐存在法律风险就解散了;还有一些是被举报后就消失了。

甄宜蒙说,也有律师向他指出,私自募捐可能存在法律风险。但甄表示,现在湖北成百上千的医务人员物资紧缺请求支援,自己能做的就是守住资金监管的底线,完全公开透明。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