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合资寿险股比限制正式取消 元旦起外资持股可达100%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10 20:34:58

摘要:12月9日,银保监会再次披露《关于明确取消合资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点的通知》(下称“通知”),即自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取消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可达100%。

合资寿险股比限制正式取消 元旦起外资持股可达100%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继12月6日银保监会披露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将合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比放宽至51%后,12月9日,银保监会再次披露《关于明确取消合资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点的通知》(下称“通知”),即自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取消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可达10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原来合资寿险的中方股东和外方股东持股比例几乎是对半分,如果双方经营理念不合,就可能出现一些不利于险企发展的情况,因此,外资其实一直有突破股权比例限制的诉求,本轮的保险对外开放在这方面已有实质性动作,这种更大程度的开放,有利于推动整个保险行业的改革。

不相匹配的数量与市场份额

自改革开放起,我国保险行业就在尝试向世界敞开大门。从上世纪80年代的“机遇论”,到随着友邦保险的进入于上世纪90年代流行的“接轨论”,我国在21世纪初迎来一波外资险企的入驻热潮。

在2001年12月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保险业进入全方位对外开放阶段,由过去的有限范围和领域的开放,逐渐转变为全方位的开放;由政策性开放转变为在法律框架下可预见的、与世贸组织成员之间的相互开放。但当时国内保险业仍处弱势,决策者同样面临保护国内市场的迫切需求。最终,坚持“审慎论”的我国在逐步放松准入限制的同时,也守住了一些重要关口,在开放的大原则下,具体行动和策略较为谨慎,控制了开放的实际进程。

“中国入世谈判最艰难的部分是保险,而且中国入世谈判最后的一个堡垒也是在保险的领域里面完成的。”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曾如此表示。

截至2019年10月末,境外保险机构在我国设立了59家外资保险机构、131家代表处和18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外资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2513.63亿元,总资产12847.47亿元。

然而,今年前三季度的市场份额数据显示,外资险企市场份额仅有6.74%,虽然同比上升1.06个百分点,但相比之下,这样的占比仍然较小。

业内人士称,这与外资险企所面临的各种“隐性限制”密切相关。例如分支机构获批等待时间更长,关系到国计民生领域的险种难以获得经营资质等。在国内保险行业加速开放的政策趋势下,外资险企的市场份额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亦表示,原来合资寿险的中方股东和外方股东持股比例几乎是对半分,如果双方经营理念不合,就可能出现一些不利于险企发展的情况,因此,外资其实一直有突破股权比例限制的诉求,本轮的保险对外开放在这方面已有实质性动作,这种更大程度的开放,有利于推动整个保险行业的改革。

不过,根据通知,外国保险公司与中国的公司、企业合资在中国境内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其中外资比例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1%,已较此前50%的比例有所提升。而到了明年1月1日,更是取消了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可达100%,这也就意味着外资在合资寿险公司中的话语权有望增强。

有利于中外资公平竞争

事实上,投资比例的限制在2018年就提速放宽。继2018年宣布15条银行业保险业开放措施后,2019年银保监会又陆续出台两轮共计19条开放措施,为提高我国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和国际竞争力营造了良好的制度和市场基础。

麦肯锡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且最有活力的人寿保险增长市场,贡献了全球新增保费收入的30%,预计未来几年内将持续保持两位数的迅猛增长,到2025年,中国寿险市场保费收入将达到4.32万亿元人民币,占全球寿险保费收入的16%。

企业作为最终的市场参与单位,对于需求变化与政策红利总是非常敏感。

3月18日,由恒安标准人寿独资设立的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获得银保监会批准筹建,这也使得恒安标准人寿成为首家获准筹建养老保险公司的合资寿险公司;11月14日,安联集团也宣布银保监会已批准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开业,成为在中国首家批准开业的外资独资保险控股公司;今年,安达保险也持续增持华泰保险集团的股份,在此前银保监会已批准了其签约的数起股份收购后,11月下旬,安达保险再次宣布签约收购华泰保险集团15.3%的股份,若收购完成,其持有华泰保险集团股份的比例将增至46.2%。

朱俊生曾向本报记者表示,有一种观念认为,扩大开放,会造成保费收入更多地流向外资保险机构,从而造成保费外流,会有损中国的国家利益。事实上,保费收入是风险的对价,对应的是保险机构在风险事故发生时承担的赔偿或给付责任。只要存在市场竞争,定价基本合理,保费收入的多少就反映了其承担风险责任的大小。不能只看到保费收入,而无视其背后的保险责任。

银保监会亦表示,希望现有在华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能够充分利用进一步开放带来的新的发展空间,不断提高外资机构的经营活力与管理能力。同时,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欢迎更多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来华设立机构、开展业务。银保监会将继续坚定不移地履行开放承诺,并努力创造有利于中外资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市场营商环境。

虽然需求和政策都在加速支持外资险企在中国的进一步深耕,部分外资险企对于市场基础和渠道薄弱等固有缺陷有着清醒的认知,并在不断尝试改进。如部分外资险企已经开始与我国具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加速融合发展,如安联财险吸纳京东为重要股东,蚂蚁金服将国泰财险收入麾下等等;另有一些外资寿险公司已经组建个险队伍,推出精英销售等方式弥补弱势。这些做法都值得国内的保险企业注意和学习,在新一轮可预见的剧烈竞争中与对手共同进步。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