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命悬一线时刻天降神兵!*ST鹏起遇到“接盘侠”,援军现金仅剩29万有实力吗?

作者:杨柳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7 11:52:03

摘要:连续14个交易日股票面值低于1元的*ST鹏起(600614.SH),在命悬一线的最后关头,这家濒临退市的公司找到了“接盘侠”。

命悬一线时刻天降神兵!*ST鹏起遇到“接盘侠”,援军现金仅剩29万有实力吗?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连续14个交易日股票面值低于1元的*ST鹏起(600614.SH),在命悬一线的最后关头,这家濒临退市的公司找到了“接盘侠”。

*ST鹏起12月2日晚间发出一份《债权债务重组协议》,其中显示拟由万方投资控股集团在2020年4月30日前代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朋起偿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及利息约7.9亿元。

受利好消息影响,12月5日,*ST鹏起股价终于跃上1元,躲过这一波风险。

上海一位券商分析师曹阳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这份《协议》总体看来像是为上市公司“保壳”而抛出的救命稻草。且不说公司大股东目前不能转让股权,实控人不能转让控制权、实控人股份存在被司法拍卖等风险,仅仅从接盘方万方控股集团来看,能否真的拿出7.9亿元来接盘,也是未可知。

实控人遭刑事拘留

多年来,公司主要从事 环保、军工、房地产等业务。军工业务主要是钛及钛合金金属铸造、精密机械加工,代表产品有航空用大尺寸薄壁类铸件、大型筋板类铸件、薄壁筒状结构铸件、舰船用大尺寸复杂结构泵阀等。环保业务是从有色金属尾矿中分离的低品位矿和有色金属冶炼废渣中综合回收铟、锌、锡等多种有色金属,同时回收硫酸、渣料等副产品。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ST鹏起营业收入12.397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748亿元,较去年同比减少167.2546%,基本每股收益-0.061元。

今年4月26日,鹏起科技发布2018年巨亏38.1亿元的年报,此后,从4月29日至5月28日,*ST鹏起连续19个交易日出现了一字跌停。

随后,公司陆续被爆出实控人违规担保、占用上市资金等问题。

据了解,张朋起通过洛阳鹏起实业委托第三方划款等方式合计占用资金达7.47亿元,截至10月31日,占用资金形成利息约4000万元,张朋起还以上市公司名义违规对外提供担保,合计金额达15亿元左右。

因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巨额亏损等原因,公司2018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且2019年以来,公司业绩并没有好转的态势,公司预计2019年全年累计净利润仍可能亏损。

今年7月8日,实控人张朋起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被丽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现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9月17日,*ST鹏起与张朋起收到上海证监局《关于对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和《关于对张朋起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指出公司存在信披不及时、存多起对外违规担保事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关联方资金拆借“四宗罪”。

公告显示,2018年末,*ST鹏起其他应收款余额、预付账款余额中款项性质属于张朋起及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合计金额74678.96万元,同时,作为*ST鹏起董事长,张朋起对上市公司的信披违规事项负有主要责任。

某上市公司接盘方对《华夏时报》记者直言,万方集团拟通过其子公司收回应收账款等方式筹措偿还*ST鹏起的资金,应收账款能否及时收回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万方集团能否按《协议》代张朋起如期偿还占用资金也不确定。万方集团货币资金余额较少,涉及诉讼较多,未来能否按《协议》代偿占用资金也很不确定。

接盘方的货币资金仅29万

针对上述协议,市场最为质疑的方面则是万方控股集团的实力,能否真正负担起一家面临退市且斑点重重的上市公司。

据天眼查显示,万方投控集团是由自然人万晖个人控股的集团公司,公司业务涉足影视、音乐、房地产、建筑等项目。

据记者了解,作为接盘方,万方控股集团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均为负,最新财报显示,其货币资金仅剩29.17万元,而旗下上市公司资产万方发展面临亏损局面,市值仅剩14亿左右。实力如此单薄的接盘方,却要承担起近8亿巨债。

根据《协议》,自万方控股开始代张朋起偿还资金之日起,张朋起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其持有的鹏起科技股票的49%表决权(占鹏起科技总股本的7.86%)全权委托给万方控股集团行使,万方控股集团与张朋起等成为一致行动人。协议还约定,本次签订的《协议》履行不设置前提条件,涉及投票权委托不构成实际控制人变更。

协议还规定,各方开展产业上的广泛合作,做大做强鹏起科技的军工产业。

目前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的情形,张朋起现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根据减持新规、收购管理办法等规定,公司大股东目前不能转让股权,实际控制人不能转让控制权。此外,《协议》涉及投票权委托的股份已经被多轮司法冻结和质押,实际控制人股份存在被司法拍卖等风险。

事实上,从11月中旬起,*ST鹏起拉响退市警报,不少投资者就开始关注上市公司层面是否有相关救市方案。

上述分析师曹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于*ST鹏起而言,此时万方投控集团的接手,实控人相应权限的让渡,其核心目的是为了解决公司的违规占用资金问题,这也让这份协议成为上市公司的“救命稻草”。尤其是*ST鹏起二级市场的股价,此前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跌破面值,此时抛出这份债务重组协议,看上去有着明显的“保壳”动机。

对于“接盘”背后的疑点重重,《华夏时报》记者欲询问协议相关问题,拨打*ST鹏起董秘处电话,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此外,*ST鹏起表示,因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所持公司股份被质押冻结、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被公开谴责、实际控制人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等情况,公司实际控制人转移存在障碍,在前述障碍及其他影响因素消除前,万方集团无取得*ST鹏起控制权的安排。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