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为何对“违规担保”不再一味隐瞒? 新规下上市公司免责概率大大增加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30 23:35:29

摘要: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背后缘由,是最高法日前以会议纪要的形式,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统一了审判意见,即除了四种特别列出的情形外,未履行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审议程序的违规担保,一律无效。“这是件大事”。

为何对“违规担保”不再一味隐瞒? 新规下上市公司免责概率大大增加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上市公司对违规担保时常“讳莫如深”,甚至监管问询也未必能“撬开嘴”。但近半个月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比如ST中天(600856.SH)就“一反常态”,发布了一份特别的公告。2019年11月29日晚,该公司披露了《关于诚邀违规债务合同当事人就公司对外担保及表外负债情况进行确认的公告》。

简单来说,ST中天措辞礼貌,呼吁相关债权人尽快向上市公司全面地披露违规担保事项,但同时又在公告中提醒相关债权人,根据最高法相关文件,这些违规担保属无效合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背后缘由,是最高法日前以会议纪要的形式,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统一了审判意见,即除了四种特别列出的情形外,未履行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审议程序的违规担保,一律无效。“这是件大事”。

上市公司免责概率大大增加

ST中天11月29日晚称,根据近期披露的诉讼情况,公司存在违规对外担保等表外(或有)负债情况(下称“违规债务”)。

“由于违规债务并未通过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亦未于公司备案,公司目前无法全面了解违规债务的情况,更无法尽早解决违规债务给公司正常经营带来的干扰、无法保护公司及违规债务合同相对方(下称“相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公告称。

该公告接着称,2019 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 号),作为人民法院做出裁决时的说理依据,根据该文件,违规债务属于无效合同。

“鉴于此,公司诚邀相关当事人尽快与公司联系,全面向公司披露合同及相关文件……望相关当事人抓紧时间,尽早与公司取得联系,以便公司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您(贵机构)的合法权利。”公告称。

简单地说,ST中天呼吁,相关当事人应尽快向上市公司全面披露违规担保,同时又提醒道,根据前述最高法的文件,这些违规担保在法律诉讼中会被法院判处合同无效,即上市公司免责。11月30日下午,本报记者多次拨打ST中天证券部电话,总是电话接通后没有声音,约十秒后又被挂断。

“会议纪要出台后,上市公司免于承担担保责任的概率大大增加。由此,对于未曾披露的违规担保,上市公司的态度有所变化。不再一味隐瞒,甚至有上市公司自曝家丑,主动打起官司,请求法院确认违规担保无效。”陈波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半个月内29家发违规担保公告

2019年11月24日,华仪电气披露了一份违规担保自查情况的公告,几个小时后就接到了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的《监管工作函》。

上交所称,前期,我部连续多年对公司年报进行事后审核,并分别于2016年、2017年与2018年向公司发出年报事后审核意见函,2019年向公司发出《关于对华仪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事项的问询函》,反复要求公司及董监高、 会计师等核查公司控股股东资信情况、公司业务情况,款项收回情况、对外投资情况等,并要求充分评估关联担保的风险,相关回复内容与公司本次自查情况出现重大反差。

“请上述各方明确前期是否勤勉落实监管函件各项核查要求,提供相关证据,并说明前期意见与本次自查披露情况严重偏差的原因。”上交所11月24日称。

华仪电气冒着被监管问询的风险披露违规担保事项,ST中天高调“诚邀”相关方尽快对接,都是在最高法《纪要》发布之后。

陈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最高法《纪要》发布至今半个来月,至少29家上市公司发布了违规担保公告,其中15家是ST公司,1家是拟退市公司。

上市公司这波操作的“底气”有多足,免于违规担保责任的概率到底有多大?根据陈波对最高法《纪要》相关内容的整理,在关联担保中,如果债权人审查了股东大会决议,且决议表决票数和人员签字合规,则担保有效;如果债权人审查了股东大会决议,但决议表决票数和人员签字不合规,则担保无效;如果债权人没有审查股东大会决议,担保更是无效。

而在非关联担保中,情况类似。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负责人就《纪要》答记者问时强调,《纪要》不是司法解释,不能作为裁判依据进行援引。

对此,陈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能作为裁判依据进行援引,并不妨碍《纪要》对下级法院的重大影响,法官如果参考《纪要》进行分析说理,殊途同归,得出的结论自然不会相差太大。

本报记者注意到,前述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也表示,人民法院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案件,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具体分析法律适用的理由时,可以根据《纪要》的相关规定进行说理。

“违规担保大多出现在民间借贷中,债权人大多不是持牌金融机构,利率很高。在鼓励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成本、防范金融脱实向虚的大背景下,《纪要》更加重视保护实体企业的合法权益,有助于减轻违规担保对实体企业和非关联股东的负面影响,可以说是人民法院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司法服务保障的体现。”陈波向本报记者表示。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