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安徽教师讲台上倒地后死亡仅赔一万?受聘近1年未签合同未缴社保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29 17:38:47

摘要:一年半过去了,尽管有当地人社局的工伤认定书,但孙梅家人至今未获得校方的任何赔偿。理由是她未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学校未对其缴纳社保。

安徽教师讲台上倒地后死亡仅赔一万?受聘近1年未签合同未缴社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2018年5月2日上午,安徽省寿县保义镇兴华初级中学(下称“兴华中学”)英语教师孙梅倒在了讲台上。

她在课上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后第二天去世,年仅45岁。一年半过去了,尽管有当地人社局的工伤认定书,但孙梅家人至今未获得校方的任何赔偿。理由是她未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学校未对其缴纳社保。没有工伤保险,也就无法获得相应的赔偿,只能出于人道主义救助1万元。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该校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民办学校,其法人代表洪文好是该县政协委员。

律师指出,缴纳社保是国家对用人单位的强制要求,不以个人意愿为转移。若用人单位未对劳动者缴纳社保,劳动者的工伤死亡赔偿将无法由社保基金理赔,只能由用人单位全额承担。按照寿县当地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孙梅的个人情况,学校应该对其赔偿100多万元。

教师死亡校方仅愿出一万

孙梅的爱人周庆柱告诉记者,2018年5月2日上午10点,孙梅在上课时突然身体不适倒在课堂上,随后被送至医院救治。第二天中午,安徽省立医院确认其死亡。

料理完丧事后,周庆柱找校方协调赔偿事项。“她之前做过脑部CT,没查出有什么毛病,毕竟人是倒在讲台上的,希望学校能按照工伤赔偿。”周说。

但校方当时给的说法是,只能出于人道主义给一万元的救助。周庆柱完全无法接受,孙梅从2017年8月起在兴华中学担任英语老师,倒在教室的讲台上,理所当然是工伤,应该按照规定进行赔偿。

孙梅去世时仅45岁,正值壮年。上有一双80岁的父母需要赡养,下有两个孩子。老大在上大学,小女儿当时才9岁。

据周庆柱的代理律师李玉文计算,包括医药费、丧葬费、老人赡养费、子女抚养费、工伤死亡赔偿金在内,学校应该对其赔偿102万元。

记者了解到,孙梅自2017年8月起在兴华中学工作任教,已经工作近一年时间,学校始终没有与她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按照规定为她缴纳社会保险。周庆柱说,学校也正是以此为由拒绝进行工伤死亡赔付。

李玉文告诉记者,根据劳动合同法,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必须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同时必须缴纳社保,社保中即包含工伤保险。若兴华中学当时为孙梅缴纳了社保,社保基金可以覆盖100多万赔偿金中的绝大多数。但因为没有缴纳,就要由校方进行全额赔偿。

天眼查显示,寿县兴华初级中学是2011年经寿县民政局登记成立的民办学校。

工作近一年没签合同

周庆柱随后提起了劳动仲裁,并提供了兴华中学的教师工资、奖金计算表影印件等证据。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2018年11月6日,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裁决书,认定孙梅与兴华中学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2019年1月,寿县人社局又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孙梅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

尽管有了人社局出具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但10个多月过去了,孙梅的家属依然没有收到学校的赔偿。

兴华中学9月19日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人社局撤销其出具的工伤认定书,周庆柱也作为第三人参与了11月的庭审。目前,本案尚未裁决。

11月27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洪文好,对于孙梅在上课教室死亡一事的纠纷,他表示目前对人社局的工伤认定提起了起诉,事件处理还要等待法院的判决。

对孙梅在学校工作近一年却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他以“我也搞不清楚什么情况”回应,至于没有为孙梅缴社保的原因,他称是孙梅自己不需要。

公开资料显示,洪文好是寿县政协委员。记者向他求证时,他称“你讲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李玉文律师告诉记者,缴纳社保是保护劳动者权益的一种体现,是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要求的。即便孙梅个人不愿意缴,也无法左右其强制性,学校也应该为其缴纳。兴华中学的做法已经违法了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和工伤保险条例。

周庆柱也是一名教师,孙梅出事以来,他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和双方父母。一年半过去了,此案久拖未决,身心疲惫,“希望早点要到一个说法”。

不签合同工资发现金背后

据记者了解,兴华中学目前大约有90名教职员工。学校未与孙梅签订劳动合同、未缴社保,这在兴华中学是个例还是普遍情况?

对此,学校法人代表洪文好仅称,愿意缴的都统一缴了,只有孙梅一人没缴。

《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寿县人社局医疗工伤股电话,但均未获接通。该局参与行政诉讼的陆姓股长仅表示,兴华中学不认可认定工伤决定书并提起诉讼,人社局正常应诉,交由法院裁定。

据孙梅亲属介绍,学校给孙梅的工资均是现金发放,学校很多老师都是这样。记者辗转联系了多位学校教职工,受访者称与学校签有劳动合同,但工资都是领现金。

北京珺山经济事务所法律顾问胡玉勇表示,公司以现金方式给员工发工资,一种可能是帮员工避税,另一种可能是公司收入体外循环,以逃避监管部门的监管。

李玉文向记者指出,虽然缴纳社保是国家强制性的,但据他初步统计,全国不签订劳动合同、不缴纳社保的规范用工单位比例不低。“越到基层越不规范,比如孙梅所在的县城就是典型。即便是在教书育人的学校,民办幼儿园几乎没人缴纳社保。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真正贯彻到位还是路漫漫。”

教师课堂上倒地后死亡事件背后牵涉的不签劳动合同、不缴社保问题,作为业务主管单位的寿县教育行政机关是否知情?记者27日在工作时间多次联系该县教体局局长夏承开,但电话均被挂断,给其手机发送的短信,也未获回复。

李玉文认为,学校出了事情,教育行政机关作为主管部门理应负有监管责任。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