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林晓金融观察:商业银行盈利为什么和宏观经济背离

作者:林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16 13:15:47

摘要:近期关于商业银行盈利再次回升成为舆论的重点,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事实上经济正在下台阶的情况下,商业银行的盈收却出现上行的背离现象,这是值得深思的。

林晓金融观察:商业银行盈利为什么和宏观经济背离

林晓

近期关于商业银行盈利再次回升成为舆论的重点,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事实上经济正在下台阶的情况下,商业银行的盈收却出现上行的背离现象,这是值得深思的。

有论者的统计显示,从2018年到2019年,中国银行业的业绩相比过去几年有明显改善。上市银行2018年净利润增速5.2%、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速6.8%、三季度增速7.5%。部分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重回两位数增长区间,而在2015-2017年期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分别只有2.1%、2.7%和4.82%,几近停滞。

也就是说中国宏观经济从2014年开始逐阶下滑,银行的盈利也是逐渐下滑的,2018年第一季度GDP增速到了6.8%,今年第三季度GDP的增速已经到了6%,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银行业的盈利来源于实体经济,按理实体经济下行GDP增速应该跟随下行,但是在2018年和2019年两年,银行业的利润却出现逐级上行的现象,这是颇为让人疑惑的。那么银行业反常的盈利状况源自于哪里呢?让我们先考察中国商业银行盈利的主要来源。

中国目前商业银行盈利主要来源是利差,一般可以占到银行总收入的70%-80%。去年,我国商业银行整体净利息收入占商业银行总体营收的 77%,而影响利息收入的因素,一个是银行净息差,一个是银行的生息资产规模。银行净息差指的是银行净利息收入和银行全部生息资产的比值,反映了一家银行的盈利能力。

2019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13万亿元,同比增长6.5%;净息差为2.18%,较上季度末上升0.01个百分点;利润增长保持基本稳定。

但是,A股上市的五大国有银行中,除了交行外,工行、建行等四家银行,净息差同比全部小幅下降,降幅在0.03至0.22 个百分点之间。主要原因是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的的净息差总体来看却形势喜人,绝大多数银行的息差都出现了显著提升。比如2019年上半年,平安银行净息差为2.62%,同比提高0.36个百分点。

可见,中小银行净息差升高,原因在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同业负债等银行负债成本下降,这是中小行净息差升高的原因。为了面对经济下行压力,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去年以来央行连续降低利率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导致市场利率大降,尤其是银行间利率持续下降,导致同业负债成本降低。由于中小行的负债中,同业负债占比较高,这导致中小行负债成本相对下降。农商银行因其低成本负债和较高的资产收益率,净息差显著高于同业;国有大行在整个银行业中权重较大,净息差与行业整体趋同;而城商行和股份行由于负债压力较大,净息差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18 年以来,各类银行的净息差均稳中有升,尤其 2018 年 6 月以来,同业利率和同业存单发行价格下行,主要利好股份行和城商行。

从2017年3月以来,商业银行的总体的净息差走了一个上行通道,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今年二季度,我国商业银行的净息差为2.18%,环比走高1个BP,同比上行了6个BP。

一方面是息差上行,另一方面则是房地产贷款在银行赢利中占比较较大,而房地产贷款这几年不仅仅规模高增长,而且利息一只在涨,并且由于一般都是中长期贷款,这种高收益还会持续多年。

从央行发布的数据中也可以看出,我国个人住房贷款业务一直在稳定增加。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 38.7 万亿元,同比增长 20%;全年增加6.45万亿元,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39.9%,比上年水平低1.2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 25.75 万亿元,同比增长 17.8%, 增速比上年末低4.4个百分点。最火热的是去年8月份,8月个人贷款当中的5286亿元中长期贷款,中长期贷款均为房贷,这是在7月4773亿元的基础上又多增加了513亿,占当月新增人民币总贷款的55.71%,大大超过一半。

根据六大行年报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六大行合计贷款增加额为51305.59亿元,其中,公司类贷款增加额为14876.08亿元,占比约28.99%;个人贷款增加了31180.04亿元,占到了60.77%,这其中新增个人住房贷款为25338.96亿元,占据全部新增贷款的49.39%。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在各项业务中,六大行更加青睐于个人贷款,尤其是其中的个人住房贷款业务。

这是房地产贷款量的方面,由于这几年房地产贷款实行严厉的调控政策,房贷利率一再上行,去年房地产整体的贷款利率也有了提升,甚至有的银行的房贷利率出现了基准利率上浮30-40%,这也是商业银行盈利跟实体经济背离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么我们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这两年商业银行利润增速上行,一方面是由于净息差上行,一方面是由于房地产贷款从量价两个方面提升了商业银行收益,但是根源还是央行持续的宽松政策为这两个方面提供了基础。具体表现为基础货币的大量投放和公开市场上始终保持一个较低的利率,降低了银行负债成本。

应对经济下行,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有一个飞机上撒钱的说法,这是其从需求端对抗经济下行的方法,采用货币宽松的方法刺激需求,提整经济成为此次华尔街金融危机后政府几乎唯一的经济政策。这几年中国央行的政策也基本上以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方式进行宏观调控,尤其是2014年开始“双顺差”不再之后,外汇占款逐渐下降,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方式基本类似于以前的再贷款,比如各种”麻辣粉(SLF)”“酸辣粉(MLF)”等等,这些基础货币首先投放给了商业银行,通常这些资金利率都很低,不会高于同期限的其他资产利率,然后商业银行拿这些资金去进行贷款,贷款利率一般都比较高,形成的利差除了覆盖风险之后,就成为毛利润,那么我们要考察的是商业银行之所以能够在经济下行期盈利,是否与这种操作有关。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飞机上撒钱的确可以刺激需求,对抗经济下行,但是关键的问题是谁先捡到了钱,第一个捡到钱的人,可以以较高的价格,将钱借给其他人和机构,从而从中得到高额利润,在中国当下这些第一个捡到钱的人,最明显的是两类机构:商业银行和房地产开发商等。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