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特别报道 | 盛运环保债务危机下艰难自救 因违规事项难以受益松绑新规

作者:陈锋 肖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15 23:15:05

摘要:主营业务为垃圾焚烧的盛运环保(300090.SZ)曾经是创业板的明星企业。但后来由于经营问题及内部控制缺陷等原因,现已陷入重重危机,连续两年净利为负,截至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103.89%。进入2019年以来,盛运环保已经发布14次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特别报道 | 盛运环保债务危机下艰难自救  因违规事项难以受益松绑新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见习记者 肖超 北京报道

在证监会近日发布的上市公司再融资新规中,创业板因有精简发行条件的三项针对性修订,成为最为受益的板块。其中,新规中取消创业板公开发行证券最近一期末资产负债率高于45%的条件,取消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连续2年盈利的条件,令投资者格外关注。

主营业务为垃圾焚烧的盛运环保(300090.SZ)曾经是创业板的明星企业。但后来由于经营问题及内部控制缺陷等原因,现已陷入重重危机,连续两年净利为负,截至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103.89%。进入2019年以来,盛运环保已经发布14次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再融资新规发布后,有股民随即在盛运环保的股吧中发帖呼吁,称这是盛运环保最后的救命机会。

《华夏时报》记者在11月12日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盛运环保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公司暂时没有再融资方面的打算。对于原因,该人士表示并不清楚,只是接到了这样的通知。

盛运环保方面的表态或与再融资条件有关。《华夏时报》记者查阅证监会再融资新规细则时发现,虽然此次新规对于企业资产负债率和盈利情况的限制松绑,但是对于12个月内上市公司不存在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上市公司实控人未被证监会行政处罚等硬性规定未做改变。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盛运环保仍然无法满足再融资条件。

盛运环保11月8日收到了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公司及时任董监高共16人被予以警告处分,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开晓胜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转型垃圾焚烧风光一时

盛运环保的前身为桐城市输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于2010年6月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上市之初,盛运环保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由输送机械产品和尾气净化处理等环保设备贡献。但在2014年12月,盛运环保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输送机械业务的毛利率下滑无法扭转,公司决定将其业务和资产完全剥离,专注于环保产业的发展。

2015年,已经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作为主营业务的盛运环保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当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6.4亿元,同比增长35.55%;归母净利润7.4亿元,同比增长216.28%。而这7.4亿元的净利润,也比盛运环保自上市后5年的净利润之和还多出1亿元。

盛运环保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主要采取BOT模式,即政府授予企业特定范围、一定期限的独占特许经营权,许可其投资、建设、运营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并获得垃圾处置费及发电收入。在特许经营权期限到期时,项目资产将无偿移交给政府。

远东资信研究部研究员王博曾撰文指出,BOT模式具有先期投资大、回收期长的特点(一般为6-12年)。在BOT模式下,参与者一般需自筹项目资本金比例不低于30%,且在建设期内(一般为2年)基本无现金流入,待项目建设完毕进入运营期后,参与者开始获得运营收入和现金流入,运营期一般为20年-30年。

因此,对于参与者来说,BOT项目会给公司的现金流带来较大压力。2015年如此靓丽业绩的盛运环保,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亿元,同比下滑-230%的数字也能侧面印证这一点。

资金承压之下,盛运环保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对外融资。Wind数据显示,从2015年5月至2018年1月,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盛运环保通过发行公司债、短期融资券和定向增发等方式,共进行了11笔融资,募资净额超过49亿元。

资金危机全面爆发

2017年是盛运环保资金危机开始爆发的一年。

年报显示,盛运环保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同比减少13.65%;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3.2亿元,同比减少1207.14%。这也是盛运环保自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

此外,这份财务报告还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内部控制也被查出存在多起违规对外担保、对外提供财务资助、关联交易未履行审议决策程序和存在重大会计差错等重大缺陷。

到2018年,由于关联方财务资助以及对外违规担保问题一直未能解决,盛运环保债务危机彻底爆发,不仅流动资金紧缺,也被债权人纷纷提起诉讼并采取保全、强制执行等措施,公司的日常经营受到影响。年报显示,盛运环保在2018年净利润巨亏31亿元。

也有盛运环保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存在在发展过程中盲目追求项目数量和市场布局,导致部分投产项目无法达到预期、资金大量沉淀等问题。

截至2019年10月底,盛运环保共存在超过21亿元的违规担保尚未被解除,被关联方及其他非关联方占用的近37亿元资金也迟迟不见清偿。

同时,盛运环保11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超过46亿元。而在此时,盛运环保的市值已经跌至不足20亿元。

上述处罚决定书的下达也寓意着投资者索赔的正式启动。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已经收到十余份与盛运环保相关的索赔申请,但目前仍处于前期的资料整理阶段,尚未与上市公司方面进行接触。

退市风险下如何拯救

重重危机之下,2019年1月,因无力偿还货款,盛运环保被债权人之一向法院申请进行重整。2月,当地政府成立盛运环保司法重整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进驻公司,协助盛运环保清欠解保。

6月,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本着先生存后发展的原则,公司拟终止对2017年1月至11月间披露的五个PPP项目的投资合作。而据媒体统计,这批PPP项目的涉及投资金额超过百亿元。

10月,为了尽快推进项目复工建设,盛运环保表示拟通过先将部分在建工程转让给瀚蓝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并由其继续投资建设,待公司情况好转后再根据协议约定回购的方式开展合作。

公告显示,这部分在建工程的交易对价约为2.23亿元,而交易所得款项将用于偿还拖欠的员工薪酬及社会保险费用、项目工程建设费用及已设置担保的债务,减轻项目公司负担。

盛运环保在10月底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4.3亿元,同比下降26.14%;净利润为亏损5.5亿元,同比下降163.43%。而由于盛运环保此前已连续两年亏损,仍然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11月1日,因相关债权债务纠纷,盛运环保实控人开晓胜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3.5374%的股份被司法拍卖。这部分股份此前已被质押给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最终又被太平洋证券以高于起拍价、低于市场价的报价竞买成功。

《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太平洋证券咨询竞拍事宜,相关人士表示,参与拍卖是为了回笼资金、避免损失,公司本身对于盛运环保的业务与经营方面没有参与意向。

对于盛运环保的重整事宜,上述公司证券部相关人员表示,据他所知目前已经有新的进展,但公司证券部还没有接到正式文件,如有最新消息也会及时公告。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