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林晓金融观察:除去了猪就是通缩?这种说法为什么是错误的

作者:林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12 19:11:42

摘要:不过也要警惕,毕竟猪肉是我国居民平常饮食的主要肉食,价格上涨会向其他食品,甚至非食品传导,原因是多年信贷快速增长,可能引发沉睡的货币影响整体物价,这必须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尤其在货币信贷政策上必须审慎,切实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林晓金融观察:除去了猪就是通缩?这种说法为什么是错误的

林晓

我国10月份CPI是3.8%,创12年来新高,主要原因是猪肉价格大涨,贡献CPI环比近九成的涨幅,食品中,畜肉类价格上涨约2.92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超过100%,影响CPI上涨约2.43%,剔除掉猪价之后,10月的CPI涨幅为1.3%。同时PPI依然在通缩区域,10月PPI环比上涨0.1%,同比回落至-1.6%

大多数研究机构认为,今年年末由于春节因素和去年低基数的影响,CPI可能会超越4%,到明年前半年通胀都会在4%以上运行,通胀可能要到明年后半年才出现转折。

因此有人得出结论,去掉猪肉价格,目前物价就是通缩,言下之意是通胀上行只是暂时现象,猪肉价格下行,通胀就会自然结束。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同意以上说法。

通胀是有什么引起的?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事实上是几百年来经济学界争论非不清的问题,决定价格的主要因素是需求和供给,物价上涨当然是需求过旺,需求主要来自货币信贷增长太快,如果供给波动过大,收缩太多,这就会引发通货膨胀。

但是在信用货币时代,真正的通胀是很难发生的,比如从2008年到2018年,中国广义货币M2的平均增速为15%,但是同期的GDP平均增速为8.1%,货币增速远高于经济增速,有些年份差距非常悬殊,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这会导致非常严重的通货膨胀。但是大多数时间里,通胀是相当稳定的,CPI均值仅为2.6%,物价相对是平稳的,因此经济学界有一个有名的说法,叫“M2消失之谜”。

过去十年多货币信贷都去了哪里?其实本质上是在信用货币之下,真正创造货币的是商业银行,中央银行发行的只是基础货币,占比很小,货币是内生的,只有经济内部有交易需求才能产生货币,比如消费者或者企业向银行借贷,信贷才能创造货币。不像实物货币时代,货币作为物理形态,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有没有交易,都有黄金存在,过多的黄金就会引发通胀。

也就是说,货币作为信用,是需求创造的,没有需求,货币表现为实物,比如房地产创造的货币,本质上就是那些房地产,不交易,货币也就不动,也不会形成物价冲击。

到什么时候才可能冲击物价呢,那就是在供给侧出现大规模的波动,供给突然增加或者减少,就会引发物价的大幅波动,比如供给突然大幅度减少,就会引发通胀。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从美国爆发最终引发全球经济危机的滞涨。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引发了石油危机,油价猛然上涨了两倍多。这次危机持续了3年,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直接引发了1973和1979年的经济危机,成为上世纪70年代美国滞胀的重要的外部原因。

而在此前美国内部工资福利水平不断提高,其增长速度超过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同时由科技革命推动力减弱、出口减少,导致美国实体经济停滞不前、生产力水平下降,加上石油价格上涨,最终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且通货膨胀率一度上升到了二位数。

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交织在一起,形成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滞涨。整个滞胀期间,股票市场经过了6次调整,约有一半的时间处于熊市之中。滞胀严重影响了美国股市的鱼腥,1973年-1974年的股市大调整中,美国标普500下跌了近43.3%,为历次调整中最大跌幅。

滞胀时期,异常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同时发生,使得美国政府进退两难。80年代初,里根政府全面调整经济政策,积极采取反滞涨措施,央行行长沃尔克采取激进的货币收缩政策,到80年代中期,美国才基本上摆脱了经济滞涨。

为什么供给冲击这么厉害,根本的原因还是货币信贷供应过高,如果此前的货币信贷适量,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个别商品的供给冲击不会引发全面通胀,甚至滞涨,因为货币是有限的,当个别商品比如石油价格上涨,那么其他物品的价格就会下跌,总的通胀水平基本不出现大的波动,也不会出现通胀。

正是由于此前的货币信贷过高,在没有供给冲击时,这些货币信贷处在“沉睡”状态,一旦出现供给上大的波动,就会引发相关可替代物品的上涨,从而有可能引发物价的全面上涨。

我国目前的情况是,从2008年到2018年,中国广义货币M2的平均增速为15%,但是同期的GDP平均增速为8.1%,货币增速远高于经济增速,货币信贷增速过快,不过这些货币大多数是房地产贷款所致,房地产成为货币信贷蓄水池。目前猪肉价格的上涨应该不能跟美国当年受到的石油价格冲击相比,毕竟石油价格是全球一个价格,猪肉价格只是在国内上涨过快,美国等没有受到非洲瘟疫影响的国家猪肉价格还是很低的,国际价格水平会对猪肉价格有较大的下拉作用。最近两年央行对货币M2的增速已经有所控制,目前M2增速维持8.5%左右,基本符合经济增长速度。

不过也要警惕,毕竟猪肉是我国居民平常饮食的主要肉食,价格上涨会向其他食品,甚至非食品传导,原因是多年信贷快速增长,可能引发沉睡的货币影响整体物价,这必须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尤其在货币信贷政策上必须审慎,切实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尤其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背景下,通胀持续上行,会引发麻烦的滞涨。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