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三年亏超7亿估值飙升百亿 神州细胞闯关科创板胜算几何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08 16:52:45

摘要:近日,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简称:神州细胞)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

三年亏超7亿估值飙升百亿 神州细胞闯关科创板胜算几何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近日,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简称:神州细胞)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公开资料显示,神州细胞是一家创新型生物制药研发公司,专注于恶性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感染性疾病和遗传病等多个疾病治疗和预防。从股权结构来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谢良志直接持有公司4.33%股份,间接控制74.69%股份,谢良志合计控制公司79.02%的股份,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作为一家年年亏损过亿,两年半时间估值从4000多万元迅速膨胀到110亿元,今年3月份刚完成股改,转身就要冲击科创板的企业,神州细胞引起了市场极大关注。

四轮估值:从4000多万推升到110亿

神州细胞招股书显示,自2016年10月至2019年3月,神州细胞先后四次进行股权转让及增资。仅仅两年半,成功将神州细胞的估值从4000多万元推升到110亿元,增长了近300倍。

神州细胞前身神州细胞有限公司,是由新诺生物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于 2007 年4月23日注册成立,设立时注册资本为130万美元。直到2016年,神州细胞有限的股东都未变更。2016年3月28日,新诺生物同谢良志、拉萨爱力克、拉萨良昊园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新诺生物分别将神州细胞有限5%的股权转让给谢良志,对价32.5万美元;89%的股权转让给拉萨爱力克,对价578.5万美元;6%的股权转让给拉萨良昊园,对价39万美元。因为新诺生物也为谢良志所控制,从这次转让的对价来看,公司的估值和注册资本一致,为650万美元。

某会计师事务所王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这次转让之后,神州细胞有限便开启估值增长之路。2016年10月5日,神州细胞有限增资至4572万元。同日,拉萨爱力克分别与南昌盈科、华宏强震签署股权转让及投资协议,将所持有的神州细胞有限0.48%、0.58%的股权分别转让,转让价格分别为2270万元、2750万元。这次股权转让,直接把神州细胞有限的估值推高至原来的10倍,达47亿元。

据招股书显示,2016 年 10 月 20 日,神州细胞有限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神州细胞有限的分立方案;同意神州细胞有限进行存续分立,分立后分别为神州细胞有限和义翘科技;分立后的神州细胞有限注册资本为 4,114.5639 万元,义翘科技注册资本为 457.1738 万元。

时间推至2017年,神州细胞有限开始了第二轮的估值推升。2017年7月12日,神州细胞新一轮的增资启动,QM65、汉富璟琛、汉富璟晟、启明融信、启明融创以现金方式认缴。其中,新增注册资本 68.5761 万元由 QM65 以现金 10,000万元等值美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34.2880万元由汉富璟琛以现金5,000 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 34.2881 万元由汉富璟晟以现金5,0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8.0584万元由启明融信以现金2,633.3333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4.8003万元由启明融创以现金700万元认购。

王经理表示,经过上述机构的增资认购,神州细胞有限的估值被推升至63亿元。神州细胞有限第三次增加注册资本,是在2018年1月8日,启华二期以6666.7万元现金,认购新增注册资本45.7万元,估值仍在63亿元附近。

此后,第四轮股权转让发生在2019年的2月28日。鼎晖孚冉、清松稳胜、集桑医疗等,分别从汉富璟琛、拉萨爱力克、汉富璟晟等手里受让股权。以汉富璟琛和拉萨爱力克向集桑医疗的转让价款来看,0.183%的股权对应转让价款为1500万元,把神州细胞有限的估值推至82亿元。

紧接着,2019年3月份,神州细胞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即为现在的神州细胞。变更后不到一周的时间,神州细胞就迫不及待的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鼎晖孚冉、清松稳胜、集桑医疗及盼亚投资以28.77元每股的价格认购新发行的2034万股。至此,神州细胞的估值成功达到110亿元。

三年累计亏损超7亿元

据招股书称,自公司设立以来,发行人获得了多家专业投资机构的融资,部分投资机构聚焦于投资医药行业。参照发行人最近一次融资后估值逾 110 亿元,结合可比公司在境内外市场的估值等情况,基于对发行人市值的预先评估,发行人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发行人主要业务已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此外,截至2019年7月31日,神州细胞独立自主研发的处于临床阶段和临床前研究阶段的生物药产品管线包括21个创新药品种和2个生物类似药品种,正在开展7项III期临床研究、5项II期临床研究和4项I期临床研究。

长期从事医药研究的汪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于医药企业来说,研发新药是一个艰巨、漫长及昂贵的过程。新药开发的过程平均需要10年或者15年时间,而且需要花费数亿元的研发成本。此外,如果何临床研究失败或任何品种无法在临床研究中取得令监管机构满意的安全性及疗效结果,从而导致产品延迟甚至无法被批准上市,这会导致该医药企业遭受重大不利影响。

招股书显示,神州细胞2016年、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9812.58万元、599.27万元、294.57万元与86.08万元,对应实现归母净利润-1214.29万元、-1.41亿元、-4.53亿元与-1.08亿元。

某券商分析师刘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2016年开始,虽然神州细胞估值持续上升,而相对应的却是业绩不断的下滑。2016年营业收入9813万元,但2017年营业收入断崖式暴跌至599万元,而2018年更是跌至295万元,到了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仅剩86万元。

此外,与营业收入断崖式暴跌相呼应的是亏损额度的急速攀升。从2016年亏损1395万元,到2017年亏损1.46亿元、2018年亏损4.6亿元,再到2019年一季度,亏损1.09亿元。针对上述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以及发送电子邮件给神州细胞相关部门,期望得到相应回复。但神州细胞以公司现阶段暂不接受采访为由,回避了记者的提问。

刘宇表示,不难看出,近三年,神州细胞越亏越多,累计亏损了逾7亿元,甚至由于连续亏损,神州细胞曾还出现了资不抵债的情况。随着研发规模的不断扩大及商业化生产线的筹备投入,神州细胞资金需求日益增加,可能导致神州细胞出现流动性风险。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的资产总额为90,504.23万元,负债总额为56,340.75万元;2019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180.97万元。另外,神州细胞存在向商业银行或第三方进行债务融资的情况。报告期各期末,神州细胞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80.94%、65.53%、104.42%和58.21%。

王经理表示,神州细胞并没有短期借款,这种情况也反映出其举债能力并不乐观。此外,公司2019年3月末还增资扩股了5.8亿元,其中,收到私募股权融资部分增资款2.41亿元已在财务报表中体现。如果后期未能及时偿还借款或神州细胞被要求提前偿还,将面临营运资金周转不足的风险,神州细胞的相关业务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对于神州细胞来说,能否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并成功融资,是决定其“烧钱模式”能否延续的关键。刘宇表示,对于这样一家仍在持续亏损且暂时看不到盈利时间点的公司来说,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是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