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人人当交警背后有深意 数据标注如何搭上区块链快车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07 17:17:51

摘要:从数据采集到数据标注,再到相关车联网设备的生产供应商环节,当下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可实现的数据采买商业通道,但海量的车辆数据标注信息除了部分筛选后的违法车数据或行驶习惯行为分析被有关交通部门和保险公司所采用,大量涉及车主“隐私“的信息实际是处于一个真空的管理环境之中。

人人当交警背后有深意 数据标注如何搭上区块链快车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日前,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发布消息:以后市民随手拍下来的交通违法行为照片、视频,经查证属实的,可以作为处罚的证据。这条规定,首次出现在公安部向社会发布的《公安部关于修改〈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中新增加的第二十二条。这就意味着,有人交通违法,我也可以当“交警”。

尽管各地在信息采集的实地应用中遇到了不同的问题,但基于人工智能算法的数据标注业务实际上在近几年已被各大数据公司广泛应用,基于汽车保险和金融抵押建立的数据模型和商业运作一方面在长期野蛮生长,另一方面也面临缺乏引导,冗长的数据链在商业化的通道上需要时刻警惕“隐私曝光”的危险,因此,此次由公安部发文,针对汽车违法行驶数据作出的采信表态,可以看作是政府层面针对车联网应用中数据标注信息的一次正确引导和积极尝试。

数据收集的真空地带

“汽车数据标注业务,如果放给民间做,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监管,企业出于商业目的收集在驶车辆数据或车辆违法信息,出发点本没有错,但最后的数据汇总应该去到哪里,这是当下车联网应用中尚未厘清的问题。“一位从事车联网行业的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表示。

据该人士表示,为了确保相关数据信息采集的有效性和真实性,数据采集公司之前大多是通过“人头奖励“的做法征集,由拍照者同时提供车牌号,品牌,子品牌,年款的信息,录入企业数据库后再打包交由数据标注公司,数据标注公司基于自身的车俩识别模型和交通部门或保险公司形成合作。

针对具体的业务范围,据另一位从事抵押车查证的数据公司副总表示:“很多财务状况有问题的个人走投无路会贷款买车,而且是豪车,这样才能多套钱,车一到手立刻抵押给一家金融公司,取得一笔贷款,贷款当然还不上,金融公司就会把车低价卖掉,这个车不能过户,只能挂原牌照继续开。因为银行贷款还没还清,银行会想办法往回追涉事车。“而相关数据公司的盈利挑战,则取决于涉事车的识别能力,从上述人士的反馈看,只要有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的几率能识别涉事车,这些公司的业务开展都是稳赚不赔的。

发展到目前,上述负责车辆数据采集的公司已从单纯的“人头法“,转移到在贷款车上安装GPS,或者从行车记录仪的数据传输等多头布局开始做文章,”一帧一帧的照片或视频截图对车主来说可能是数据废品,SD卡满了就清零,可对我们来说,如果结合数据应用模型,在驶车拍到的一千台车中只要有一台问题车,都是非常有效的真实资源。“一位熟悉数据查证业务的人士向《华夏时报》透露。

也就是说,从数据采集到数据标注,再到相关车联网设备的生产供应商环节,当下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可实现的数据采买商业通道,但海量的车辆数据标注信息除了部分筛选后的违法车数据或行驶习惯行为分析被有关交通部门和保险公司所采用,大量涉及车主“隐私“的信息实际是处于一个真空的管理环境之中。

随手拍的难点

既然通过社会力量来收集车辆标注信息,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管理空白,那由政府部门牵头实施的数据安全可控的违法车辆信息采集,能不能在兼顾数据量平衡的同时也能达到效率的统一呢?

“以目前的行业应用实际看,涉及车辆违章信息、抵押车牌照搜索、以及驾驶人车辆驾驶习惯的行为分析,还只是数据标注业务中非常小的一个板块。“部分车联网行业内人士认为,”由于这个行业本身就很新,因此主管部门从自身能力出发,开发APP鼓励社会用户上传信息还只是一个很小的尝试,它对行业最大的价值还在于引导和探索。“

但问题是,通过社会力量“人头红利“的办法可以提高数据上传率,一旦离开了鼓励上传奖励机制,有关部门所获取的上传量会不会受限?由于涉及数据牵扯公共交通管理的车辆大数据信息,这一答案目前在主管部门处还无法获取。

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公安部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对于市民的举报行为,并未规定应给予奖励。

据央视《新闻1+1》报道,地区举报成功率在20%左右的几大城市几乎都各自出台了奖励举报违法行为的地方法规,有些地区的奖励金升至达到了千元左右。

而一部分和《华夏时报》接触的交警部门人士认为,这种随手拍违章,本意是让广大市民也能起到监督车辆违章行为,从而起到震慑驾驶员并减少违章行为的作用。但是,不应以发放现金作为鼓励手段。奖励机制虽然会提升市民参与的积极性,却很容易导致市民举报的动机变质。

交管部门人士的担心不是没有来由,公办APP在应用中都需要在政策转化和使用中慎之又慎,那传统意义上的数据采集公司最早采用的“人头法“,在实际应用中可能会遭遇的社会问题,则显得更加突出。

回归区块链的真意

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指出要推动区块链底层技术服务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相结合,探索在信息基础设施、智慧交通、能源电力等领域的推广应用,提升城市管理的智能化、精准化水平。

如此多的事实摆在眼前,才会有更多人看明白政府主导区块链应用的真意。涉及到车辆数据标注及后续AI人工智能分析模型的建立,从本质上说应该更好的为政务畅通、智慧交通提供更好的助力,而来自公安部门的探索,事实上是从区块链涉及车联网应用的小突破点,开始引导企业行为更好为政府公共职能提供技术转化的积极尝试。

此次之前,金融领域的有识之士强调了从私有链向公有链转移的实际价值和良好引导作用,而在大交通领域以及汽车生产制造、流通、产品运行过程中所产生的移动信息承载量,同样也应该通过类似的引导和转化才能突破某些固有的行业闭环,在更大的社会体系中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目前,区块链技术在汽车行业的运用最大的难点在于对此认识不足。”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管理中心副主任朱幼平说,他认为,区块链的大规模使用还需要时间。“当年互联网用了近20年时间才深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区块链的应用不会一蹴而就,但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