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行业观察 | 曾经扬名的“电子烟一条街”不见踪迹,厂家迁移后的深圳电子烟市场是“重整旗鼓”还是“费力支撑”?

作者:杨仕省 隋娉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29 13:13:09

摘要:曾经扬名的电子烟生产“大本营”正在让大家看清“骨感”的现实:“电子烟一条街”不复存在,且任何电子烟的相关合作都是要经过“层层选拔”的。

行业观察 | 曾经扬名的“电子烟一条街”不见踪迹,厂家迁移后的深圳电子烟市场是“重整旗鼓”还是“费力支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隋娉娉 深圳摄影报道

“电子烟加工厂现在都开始裁员了,你们还往里跳?”10月28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深圳沙井鑫鑫田工业园,在得知园区内有两家电子烟加工厂后,记者试图在园区门口的招工栏上寻找有关电子烟生产岗位的招聘信息,却被一位向寻工者发布招聘宣传单的年轻女士这样回应。

深圳市宝安区的沙井街道和松岗街道,汇聚了全球约80%的电子烟加工厂,这使得中国在电子烟供应链中占据了成熟的地位。在这样的环境下,艾媒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曾做出“丰满”的预想,“在未来电子烟市场,电子烟技术元件和设备供应链公司前景好。”

然而,这个电子烟生产“大本营”正在让大家看清“骨感”的现实:“电子烟一条街”不复存在,且任何电子烟的相关合作都是要经过“层层选拔”的。

遁迹的“电子烟一条街”

深圳沙井的中心路曾有着“电子烟一条街”的名号,而当记者试图寻找这条“街”时,却并不如想象中容易。

途经机场,沙井站几乎在地铁11号线的尽头,四个地铁出口的阶梯下均摆放着十几个电动车,车的旁边站着一群凝望每个出站乘客的骑手。“走不走?”拉客的声音在阶梯顶点就开始此起彼伏地出现。

“电子烟一条街在哪?”这群对街区最熟悉的一类人,在听到记者询问后,却没有给出快速又精准的回答,反倒从互相抢单变成了相互介绍生意:“哎,你知道电子烟一条街吗?”“电子烟?不知道。”其中有一位说:“在中心路那,但都是在写字楼里租的办公室,外面看不出来。”

记者无意中发现,在隔壁的一栋商场楼上,一块正对出站口、印有“会员招募”四个大字的广告牌正对沙井站D出口,恰好位于赛格电子市场牌子的正上方。牌子上写着“欢迎加入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其中一条“入会享有的权益”是“会员优先享受政府部门对本会开放的资源或优惠条件”。然而,记者走进市场后,却发现整列楼已空荡荡。门口的保安金先生告诉记者,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在三楼,平常没有人,只是偶尔过来开会,似乎已搬去别的地方。

电子烟文图1_副本.jpg

赛格电子市场牌子的正上方有写着“会员招募——欢迎加入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的广告牌

当问及“电子烟一条街”时,金先生说:“哪里有一条街,中心路的加工厂都搬去金沙路了。”在谈及搬迁原因时,金先生向记者透露:“主要是利益冲突问题。”

与国内一些知名电子烟品牌公开邀请媒体参观工厂不同,坐落在沙井各个狭窄街道的加工厂们似乎并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与电子烟有关联。记者搜寻后发现,这类公司大多藏匿在各种工业园区内,冠以“科技公司”之名,只有通过查询工商信息,才会发现他们有电子烟元件加工等业务,且加工电子烟的楼层通常不在一楼。

谨慎的“科技公司”们

深圳市的政策监管开始出现作用了。

今年10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下称《条例》)首次将电子烟纳入控烟管理并正式实施。《条例》中指出,公交站台、旅游景点等场所也将控烟,违反者最高可罚500元。在鑫鑫田工业园门口招工拦前发布招聘宣传单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在美国禁烟令以及《条例》发布后,电子烟加工厂开始裁员。

“新宜康是鑫鑫田工业园里最大的电子烟加工厂,现在他们不怎么招人,就招一个保洁阿姨。”这位女士说道。招工拦上,也未发现园内两家电子烟生产加工厂对“电子器具”生产等相关岗位有人员需求。

记者走访后发现,“新宜康”的全称是深圳市新宜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园区内其他可以随意出入的厂家不同,新宜康的来客访问制度非常严格,其在门口设有保安亭,没有与管理层的联系预约不得入内。若进入,需在登记表上写下访客的姓名、身份证号、新宜康联系人的姓名电话等。

面对电子烟相关问题上的咨询,这些公司都持有相当谨慎的态度。记者打通新宜康管理层人员电话后,以采购商身份提出参观工厂的需求,被告知需先去公司办公室相互认识、建立联系、洽谈,然后才能提出下一步的要求,例如能否进入工厂。

电子烟文图2_副本.jpg

百度百科显示,“深圳市新宜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知名电子烟生产厂家,公司坚持自主研发,打造独具特色的电子烟品牌”。记者走访后发现其有着严格的访客管理制度。

电子烟文图3_副本.jpg

深圳市鼎阳兴盛科技有限公司的电子烟加工厂层,位于鑫鑫田工业园。

“科技公司”们似乎并不想被人发现。沙井黄埔路上人群纷纷扰扰,街边分布着酒店、餐馆、加油站,另一个电子烟生产厂深圳市飞浦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飞浦尔”)则在一个消防站和酒店之间的夹道深处,走近也只能看见一个“立泰高新智能产业园”的大门牌,飞浦尔在这栋楼的第三层。

对于来访,飞浦尔前台及管理人员都十分谨慎。前台表示,整层都是飞浦尔的工厂,电子烟的生产也在这里。记者发现,整幢楼的一层是汽车修理厂房,二层的前后门虽紧锁却有光亮。

面对具有合作意向的访客,飞浦尔相关负责人汪先生也是十分谨慎,先是向来访者询问知道飞浦尔的渠道是什么,再对来访公司的业务范围、营业额等进行提问,并从侧面了解来访公司所在地的其它贸易公司的经营状态。

在交谈过程中,汪先生经常左右转动眼珠、紧抠手指,几乎不透露公司自身的信息,只表示公司生产的电子烟都销售至海外。

从蚕食整个街道,到零散地分布在暗角,沙井的“电子烟大本营”时代或许将要终结。

电子烟文图4_副本.jpg

位于深圳沙井黄埔路的立泰高新智能产业园,从外观上无法得知内部有电子烟生产工厂。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