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流年不利!东方花旗被重罚之后 辅导企业另择保荐机构 业绩明显下滑

作者:陈锋 刘超凤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25 14:00:52

摘要:近日,东方花旗证券有限公司发布说明称,其辅导的拟A股IPO企业沈阳风景园林股份有限公司决定更换保荐机构。东方花旗不再对风景园林进行上市辅导。

流年不利!东方花旗被重罚之后 辅导企业另择保荐机构 业绩明显下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见习记者 刘超凤 北京、上海报道

近日,东方花旗证券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花旗”)发布说明称,其辅导的拟A股IPO企业沈阳风景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风景园林”)决定更换保荐机构。东方花旗不再对风景园林进行上市辅导。

“对于更换保荐机构的原因,一般是价格没谈拢,或者换个成功率更高的保荐机构。而保荐机构的规模、市场口碑、处罚案例少等,都可能提高过会的成功率。”如是金融研究院宏观策略高级研究员葛寿净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东方花旗近一年来先后被罚。2019年5月,东方花旗因对宜昌长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乐投资”)的公司债券业务未能勤勉尽责而收到湖北证监局警示函。2018年11月份,东方花旗在粤传媒收购香榭丽项目中未能勤勉尽责,被证监会罚没2380万元。

辅导企业另择保荐机构

2019年10月14日,东方花旗发布《东方花旗证券有限公司关于撤销沈阳风景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的说明》称,因辅导的拟A股IPO企业风景园林更换保荐机构,东方花旗对风景园林IPO辅导备案拟进行撤销和终止。

2019年10月16日,风景园林发布的《关于申请股票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进展公告》显示,辅导机构更换为中天国富证券有限公司。

据悉,风景园林于2016年8月9日在新三板挂牌,公司主要从事绿化工程和苗木销售。2019上半年,风景园林营业收入3.91亿元,同比增长50.47%。

而东方花旗与风景园林于2018年9月28同签署辅导协议。自2018年10月19日下发备案函后,风景园林正式进入辅导期。

对于拟IPO企业更换保荐机构的原因,“这有两种可能,可能是企业对券商服务不满意或有更好的券商选择,也可能是券商发现企业有问题放弃了,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葛寿净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般是价格没谈拢,或者换个成功率更高的保荐机构。而保荐机构的规模、市场口碑、处罚案例少等,都可能提高过会的成功率。

值得关注的是,从2018年起,东方花旗先后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

2018年11月,东方花旗在粤传媒收购香榭丽项目中未勤勉尽责,导致未能发现香榭丽虚增三年净利润的情况,而被证监会罚没2380万元。

2019年5月,东方花旗又因对其承接的宜昌长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乐投资”)的公司债券尽职调查未能勤勉尽责,导致未能发现长乐投资确认营业外收入的依据不充分问题,而收到湖北证监局警示函。

对于风景园林更换IPO保荐机构,是否与东方花旗曾遭行政处罚或收到警示函有关的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致函东方花旗。对方回复称,“我们对此不予回复。”

业绩下滑 9月亏损23.5万

而2019年上半年受益于市场回暖影响,多数券商业绩有所改善,尤其是自营投资业务、经纪业务等。而东方花旗业绩却出现同比下滑。据其母公司东方证券2019年半年报显示,东方花旗期内营业收入为3.56亿元,同比下降21.41%;净利润为6249.57万元,同比下降51.16%。

东方花旗主要从事股票和公司债券的承销与保荐、企业债和资产支持证券的承销、并购重组、新三板推荐挂牌及企业改制等相关的财务顾问服务。

换言之,投行业务是东方花旗的主营业务或唯一的业务。根据2018年披露的财报,截至2018年末,在东方花旗所有471名正式员工中,399名从事投行业务,占比高达84.7%;而经纪业务、投资管理业务员工数均为零。

实际上,今年券商行业内投行业务业绩同样有很大改善。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下发的《2019年上半年度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上半年131家证券公司实现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148.02亿元,同比增加26.66%。此外,科创板也给投行业务带来了新一轮发展机遇。

而东方花旗不仅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甚至8月、9月净利润出现亏损。根据未经审计的财务简报显示,东方花旗8月、9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99.15万元、4141.1万元,净利润-1254.93万元、-23.5万元。

图片1.png图片2.png

值得关注的是,东方花旗单月营收非常不稳定。从每月未经审计的财务简报来看,2019年2月,东方花旗营收仅965.09万元,尚不足一千万,远远低于1月份的7329.35万元;而3月营收却增至1.02亿元。

投行业务方面,2019年上半年,东方花旗完成股权融资项目4个,主承销金额人民币60.14亿元;报告期内,东方花旗已申报科创板项目2家;储备的证监会保荐项目中,IPO项目1个过会。

而在杭州鸿泉物联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9月9日成功过会后,东方花旗又收获一单保荐过会项目,而且是其第1单保荐过会的科创板项目。

如今,东方花旗还被拟上市辅导企业风景园林更换保荐机构。这对以投行业务为主营业务的东方花旗来说,究竟影响有多大?

“实际上,少一个项目对券商整体影响不大,但金额很大的项目除外。”某券商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虽然业务在稳妥推进,但东方花旗的业绩并不是从今年开始下滑的。东方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东方花旗期内主营业务收入为8.03亿元,同比下降约22.71%;净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约29.79%。

如何改变业绩下滑的趋势,或许是东方花旗亟待解决的问题。对此,《华夏时报》将持续关注。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