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产业正文

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后首个大动作 字节跳动跳出内容分发布局教育硬件

作者:郑婷婷 黄兴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6 14:48:52

摘要:10月15日,字节跳动对外透露,预计在2020年初发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字节跳动在近两年的教育领域探索并不顺利,再加上近年来,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互联网公司和电子硬件公司频频涉足对方领域,互联网流量生态战场的硝烟愈加弥漫。

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后首个大动作 字节跳动跳出内容分发布局教育硬件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郑婷婷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字节跳动正在硬件领域加速布局。10月15日,字节跳动对外透露,预计在2020年初发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字节跳动在近两年的教育领域探索并不顺利,再加上近年来,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互联网公司和电子硬件公司频频涉足对方领域,互联网流量生态战场的硝烟愈加弥漫。

在线教育成为新流量池

高速发展的字节跳动早已从纯粹的内容分发平台进入到占有内容源阶段。在线教育作为一个具有庞大用户和潜在市场的领域,字节跳动的深入布局成为必然。

据了解,此次字节跳动即将推出的教育硬件产品由原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及其团队负责。阳陆育在社交平台上透露,自己已“闭关”大半年,该款硬件产品将是一个24小时在家陪读的AI教练,目前仍在打磨中。阳陆育在2015年创办短视频软件Musical.ly,2017年底由字节跳动以接近1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

关于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布局考量和硬件产品的研发进展,《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相关工作人员,对方仅表示:“待产品成熟,会与大家沟通。”而根据阳陆育的说法,此次将依托字节跳动的AI团队,以及吴德周率领的原锤子硬件团队共同做出创新教育产品。这一说法有迹可循,早在2019年1月,字节跳动就表示,将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用来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

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探索可追溯至2018年初,今日头条上线知识付费平台“好好学习”APP;随后在5月至12月,相继推出在线少儿英语品牌“gogokid”和“aiKID”。

除了自建项目,今日头条也陆续有投资的动作。从2018年开始,今日头条参与投资了晓羊教育;到了2019年5月,字节跳动先是收购刘庸的清北网校,对标猿辅导与学而思网校,随后上线K12网校“大力课堂”。

“在线教育本身还停留在将线下的培训机构上线的阶段,并没有太多的创新动作,大多是在比拼师资和一些教育概念的模式。这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是一个强烈的诱惑。字节跳动在流量上可以孵化自家的教育,难点在于如何让在线教育真正和线下培训形成真正的差异化。”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

如果将目光投向整个互联网行业,就会发现,涉足教育行业早已成为趋势。腾讯曾投资了新东方在线、猿辅导和VIPKID等多家教育企业。阿里巴巴早在2014年就开始投资iTutorgroup,阿里旗下的云锋基金也曾连续两次投资了VIPKID;百度则孵化了作业帮等教育领域产品,并投资沪江网和万学教育帮等多家企业。

“软硬并进”

字节跳动方面表示,整体教育业务仍在初期探索阶段,现阶段对教育领域的关注点将更多集中在相关的硬件产品上。将硬件与教育结合,以硬件切入家庭教育场景是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一次重要尝试。可见,此次字节跳动选择在教育智能硬件上发力,也是看中了硬件设备仍处于蓝海市场,教育硬件或是字节跳动硬件战略的突破点。

除了今年年初收购锤子手机,5月份就有报道指出,字节跳动正在研发一款儿童手机,隶属于今日头条旗下的教育硬件部门,负责人为阳陆育,向今日头条CEO陈林汇报。实际上,教育智能硬件的赛道玩家云集,布局教育类智能硬件已成为未来教育领域竞争走向的关键因素。

网易有道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布局智能硬件,2017年10月,其推出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截至目前一共上线了9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今年6月,大疆也发布了第一款教育机器人,入局steam教育领域;科大讯飞也在近期发布了多款新硬件,其中就包含翻译机和学习机等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今年6月,小米也发布了一款英语学习硬件产品“小爱老师”。

但做硬件并不比软件容易,甚至研发更为艰难。网易有道副总裁吴迎晖曾坦言,做硬件面临两个风险,一是难找到好的切入点,二是研发周期相对于软件来说更长。吴迎晖一语道破了作为流量入口的硬件设备的关键性。

张书乐指出:“智能硬件目前是最有可能快速完成差异化,并在用户体验上能够更容易明显感知的。而且,智能硬件本身还可以衍生出更多的体验和消费,这些也是线下培训和传统在线教育所没有的。”

随着互联网市场和硬件市场人口红利见顶,竞争加剧,各自开拓未涉足的领域成为趋势,互联网公司和硬件公司的边界正在模糊。典型如小米,作为手机公司出身,由于手机市场红利见顶,开始提高互联网业务占比,计划逐步转型为互联网公司。

“边界模糊是一种行业必然。手机公司需要在安卓系统上,建立专属于自己手机的应用生态体系,才能在硬件比拼之后,在用户体验上形成生态层面上黏性,这种黏性才有长期性。互联网公司也希望通过硬件来让自己的内容生态有所承载,来探索更外围的护城河。对于企业来说,这不是跨界打劫,而是守护自己的核心资源不‘水土流失’的必然选择。”张书乐对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