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正文

京城写字楼入冬:供需失衡租金下调,空置率创近8年新高

作者:李未来 李凯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1 22:07:36

摘要:国际商业地产服务和投资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9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北京写字楼空置率整体上升至10.9%,为近8年以来最高水平。

京城写字楼入冬:供需失衡租金下调,空置率创近8年新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未来 见习记者 李凯旋 北京报道

10月10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某栋10层,这里除了一家店铺之外,其余的房间大多是空的,楼道内的光线微弱,墙体也显得十分老旧。

位于10公里之外的琨莎中心,坐落在朝阳区新源里,交通方便,地理位置优渥。“以前的时候这里都是上班的人,电梯里面都特别挤。现在空置的太多了,人少了很多,好多车位都空着,车随便停。”附近的一家写字楼租赁公司工作人员小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事实上,供应面积的不断增加与需求的持续降温使得北京写字楼市场连续多月呈现出下行的态势。国际商业地产服务和投资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9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北京写字楼空置率整体上升至10.9%,为近8年以来最高水平。

而空置率上升的另一面是租金的下滑。戴德梁行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按建筑面积计算,北京全市写字楼有效净租金为388.16元/平米/月,环比下降了2.0%,同比下降了3.7%。

此外,随着新项目的不断入市,北京写字楼市场的供应量将持续增加,未来,写字楼市场竞争压力还将进一步加剧。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预计整个北京的写字楼市场在短时期内应该还是保持下行这样一个大趋势。”

空置率创新高

“现在写字楼的空置确实挺多的。”小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国际商业地产服务和投资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在10月9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北京写字楼新增供应面积创近10年新高,加之整体市场需求疲软,写字楼空置率再次攀升。

据了解,2019年第三季度,北京共有四个优质写字楼项目入市,全市新增写字楼供应面积超过44.1万平米。虽然不乏优质项目入市,但市场仍然处于降温状态。截至三季度末,北京优质写字楼整体空置率上升至10.9%,为近8年以来最高水平。

戴德梁行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北京全市和五大核心商圈写字楼的净吸纳量分别为23.9万和4.1万平米,较2018年同期分别下降了40.9%和20.6%。在小刘看来,净吸纳量主要来自于新增项目的预租,“如果去除掉新增项目的预租,数据会更少。”小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世邦魏理仕(CBRE)发布的报告同样表明,若排除预租率较高的新项目,受传统金融、文化传媒及医药等企业整合和退租的影响,现有项目净吸纳量为负值。目前,北京写字楼市场新租乏力,除了传统金融的主力需求之外,科技行业扩张步伐也呈现出了放缓态势,新租占比环比仅为16%。

具体到五大核心商圈来看,戴德梁行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望京-酒仙桥商圈的写字楼存量为83.9万平米,空置率达12.6%;亚奥商圈的写字楼存量为83.2万平米,空置率也突破平均水平达到了13.8%。

“北京这几年写字楼的供应规模比较大,特别是一些新兴区域,比如丽泽金融商务区,都有一些新项目入市,使得整体市场的租赁需求形成了分流,导致部分区域的写字楼空置率提高。”郭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优质项目的入市使得老牌写字楼的市场地位岌岌可危,租赁情况也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

二期入市不久的国航世纪大厦租赁一片火热,其位于朝阳区霄云路,装潢华丽,设施齐全,目前租赁价格在14元/平米/天。“来这里看房的人特别多,楼比较新,价格也不是很贵。”小刘说。

而和国航世纪大厦相距仅10分钟车程的琨莎中心则是另一番光景。“琨莎中心外表看着还可以,但是里面的装修比较陈旧,而且不像CBD那边热闹,很多公司都搬去了更好一点的写字楼。”在琨莎中心工作的程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在郭毅看来,目前一些企业的写字楼办公租赁需求下降,而可选择的写字楼产品则越来越多,两者导致了空置率的上升。

租金下滑明显

空置率上升的另一面则是租金的下滑。

戴德梁行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按建筑面积计算,北京全市写字楼有效净租金为388.16元/平米/月,环比下降了2.0%,同比下降了3.7%。五大核心商圈的有效净租金同样呈下降趋势,为433.64元/平米/月,环比下降了0.7%,同比下降了2.0%。

“现在哪个写字楼不降价啊,市场不好做啊。”小刘对本报记者说。以琨莎中心为例,对外租金在7元-8元/平米/月,但至少可以议价至6.5元/平米/月。“如果要买的话更便宜,差不多是45000元/平米。”小刘说。

而与琨莎中心在同一区域的住宅项目均价在75000元/平米左右,相比之下,售卖价格远不及住宅,但琨莎中心仍然鲜有人问津。“写字楼市场不好,大家不愿意投资,租金回报率不稳定。”小刘认为,这是写字楼出售市场成交遇冷的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租客也感受到了租金有明显下降的趋势。林先生在SOHO现代城租赁了300平米的写字楼用作开店。“现在SOHO现代城的租金价格差不多降到了5元/平米/天左右,降了1元多,但是这边空置得太多了,开店也不算赚钱。”林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而在好租网平台上,SOHO现代城的最低租赁价格则可以达到3.8元-4.0元/平米/天。

位于国贸的建外SOHO租金价格也开始下降。此前,建外SOHO因地理位置优越,租金在8元/平米/天左右。“现在基本上是在6元/平米/天左右,而且还有议价空间。”某中介工作人员小王对《华夏时报》记者说,“现在基本上写字楼的租赁价格都可以谈,因为空得太多了。”

供应量的增加以及新项目的不断入市使得租金走低,不少业主也不得不采用下调租金的策略来加强竞争力。

天元港中心位于三元桥,距三元桥地铁站仅有10分钟的步行距离。“现在对外的基础价格是8元-10元/平米/天,但是个人业主一般的租金价格在8元/平米/天以下。”业主孟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附近的一位中介人员同样对记者表示,天元港中心部分由开发商持有,部分由个人业主持有,个人业主的租金要比开发商的租金低一些。“虽然天元港中心空置得不算多,但是因为写字楼太多了,它的优势不强,所以只能是降价出租。”孟女士说。

“寒潮”还将继续

北京写字楼市场下行并非个例,广州、上海等核心城市的写字楼空置率也均处于上升阶段。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写字楼市场动力不足,需求量减少,供应量增加,供需失衡状态更加明显。

虽然供需失衡的状态已经显现,但未来还有不少新的写字楼入市。戴德梁行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北京全市写字楼市场预计还将迎来241.7万平米的新增供应,其中65.3%位于新兴商圈。

戴德梁行报告认为,在经济形势尚未回暖的状态下,北京的写字楼租金仍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预计未来一年租赁市场仍将延续成交放缓的态势,新增供应面积的入市也会继续拉动空置率上升。

事实上,早在2017年,北京的写字楼市场就出现了下行态势。受2017年“3·26政策”影响,商办地产项目重回商业用途,不得作为居住使用,新建项目不得出售给个人,同时商业银行暂停对个人购买商办类项目的个人购房贷款。这给北京的写字楼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写字楼交易量在当年跌至历史最低水平。

空间家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北京写字楼成交总额环比2016年锐减40%,成交价格也环比减少了1736元/平米。“3·26”政策导致商办库存大量积压,写字楼的租金同时出现下调。

此后,北京的写字楼市场整体不温不火,未能反弹。2018年6月,P2P爆雷潮出现,两个月内有200多家公司在市场上消失。同年12月份,互联网公司的裁员潮登上热搜,“谁在撤离CBD”成为了焦点话题。戴德梁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北京写字楼市场净吸纳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53.9%,但彼时北京全市写字楼的有效净租金每月每平米还可达400.1元。

受访的多位专家以及研究机构均预测,北京的写字楼市场仍然会继续处于“寒潮期”,租金上涨动力不足。“客观来讲,因为整体的宏观经济大背景,整个北京的写字楼市场在短时期内应该还是保持下行的这样一个大趋势。”郭毅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