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拜腾钱荒? 一汽华利称仍未收到“8亿彩礼”全款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1 15:26:13

摘要:作为央企,一汽介入拜腾的成本是足够低的,其能够以更优越的条件获得低息的银行贷款,而作为拜腾的主要投资方,一汽也能将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嫁接到拜腾体系内,对于一汽庞大的供应商体系来说,也不失找到了一个新的客户。

拜腾钱荒? 一汽华利称仍未收到“8亿彩礼”全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截止到2019年10月9日,也就是一汽华利与拜腾南京知行2018年9月27日签署的《产权交易合同》和《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中规定的2019年9月30日最后一笔20%债务偿还期限到期后的十天后,一汽华利方面仍没有收到拜腾方面剩余4.7亿元的打款。

从当初一汽的1元转让,到当下的4.7亿回款未结清,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年,当也恰恰是这关键的一年,造车新势力的融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4.7亿悬而未决

10月9日,一汽夏利董秘在回答关于拜腾何时付款的问题时透露:“公司与南京知行保持联系,目前尚未收到南京知行代华利公司归还的部分款项,公司将积极督促南京知行早日归还相关款项,”

2019年6月24日,上市公司一汽夏利在《关于2018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公告》中就透露,拜腾方面并没有未如约支付所欠的债款,因此一汽夏利的生产资质仍未移交给拜腾。

从一汽夏利6月份的回函最后一句“南京知行一直就还款进度安排与我公司保持积极沟通,并已在其新一轮融资中做了相应安排”来判断,一汽华利能否转让生产资质,完全取决于拜腾“新一轮融资中的相应安排”,但新一轮融资何时安排?如何安排?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另外,拜腾要拿下天津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还需要进行采取额外的措施,使天津一汽华利尽快脱离“特别公式名单”(僵尸名单)。

2018年5月8日,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2〕349号)的规定,工信部发布《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公告,特别公示期从2018年5月4日起至2020年5月3日止。特别公示期间,不受理被特别公示企业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产品申报。

被特别公示的企业经考核符合准入条件的,取消特别公示,恢复受理其新产品申报。特别公示期满后,未申请准入条件考核、考核不合格的企业,暂停其《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且不得办理更名、迁址等基本情况变更手续。

依照上述硬性指标推断,拜腾即使推迟到2020年年中才量产其首款产品M-BYTE,仍然是一个具有相当挑战性的目标。

前CEO快速认错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拜腾方面面临一汽的催款同时,目前已投身FF(法拉第未来 Faraday Future)的拜腾董事长兼CEO毕福康曾在一场媒体活动上声称,“正是战略投资方中国一汽的过度干预,才是其离开前公司拜腾汽车的主要原因”。

当事人毕福康此后在微博上迅速改口,回应称有关报道不实,“作为拜腾联合创始人以及前任CEO,我对拜腾充满敬意,并非常感谢一汽在关键时刻对拜腾做出极大的支持和贡献……非常感谢中国政府为鼓励企业家创业而营造的良好商业环境……这也是中国成为世界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电动车市场的关键因素。”

无论从仍需要中国市场做体量支撑的FF一头来说,或是从当下拜腾所需要的融资环境而言,毕福康的话都显得不和时宜,对此,拜腾回应称,“在各方股东的支持下,拜腾一直独立运营。一汽集团是拜腾的战略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尊重拜腾的内部公司治理,也完全支持拜腾的独立运营。相关报道中提到的"一汽集团对拜腾的干预和控制”毫无依据。” 声明同时指出,该报道中毕福康先生的言论有诸多失实或误导性表述,拜腾对其言论感到失望。

据未经确认的消息,一汽也曾计划参与江苏一带一路基金或者与拜腾成立类似于蔚来资本的新能源产业基金,对于一汽集团来说,当下的拜腾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色,随着一汽从融资(B轮,C轮)、生产、资质、平台、供应商、销售网络和售后服务体系等全面介入拜腾,未来,一汽对拜腾提出放上台面的诉求只会越来越多。

一汽提升话语权的意义

如果拜腾方面迟迟未能兑现承诺,那面对2019年愈加苦难的融资局面,目前拜腾创始人层面所对外宣称的——仍实际掌控拜腾的局面真有可能将被一汽改写。

2018年6月,一汽集团以2.6以美元直接入股拜腾的位于开曼群岛的离岸母公司FMC Cayman。同时,据2019年9月拜腾宣布预计为5亿元美元的C轮融资计划显示,一汽集团也要直接入股拜腾在南京的生产工厂所属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便充分掌控拜腾的南京工厂。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央企,一汽介入拜腾的成本是足够低的,其能够以更优越的条件获得低息的银行贷款,而作为拜腾的主要投资方,一汽也能将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嫁接到拜腾体系内,对于一汽庞大的供应商体系来说,也不失找到了一个新的客户。

同时,此前一汽以一元作价,出让旗下的一张多余的造车资质。作为回报,拜腾将负担8亿多元的债务与员工工资,此举可以让一汽甩掉一个不小的包袱。其次,拜腾的纯电动车平台对于一汽来说也有一定的吸引力,据相关消息透露,未来红旗电动车将直接借用拜腾平台,而拜腾南京工厂也将混线生产拜腾和红旗的电动车车型。

此外,投资一家造车新势力,对于一汽整体业务的提振来说也是一个有益的补充,据部分业内人士分析,对于一汽少帅徐留平而言,面对当下一汽轿车业务的提振压力,徐留平借助拜腾这条外来的鲇鱼刺激当下系统内的运营/管理思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