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车企驳斥坏账预警 银行点名风险排查事出有因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1 15:25:40

摘要: 受汽车行业低迷影响,部分自主车企正在面临快速洗牌,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面临倒闭破产风险,而这样的压力传导首先发生于汽车经销商层面。

车企驳斥坏账预警 银行点名风险排查事出有因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继10月8日因媒体报道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后,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已于10月9日展开内部风险排查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经营团队需对存量客户是否涉及四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进行风险排查,该四家车企为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

该银行要求,如存量客户涉及上述四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应该详细了解其受影响情况,并根据受影响程度及时制定风险缓释方案。

根据通知,各分行需在10月10日下班前将风险排查情况反馈分行。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此次风险排查并非仅一个分行执行,该分行后续还需将排查情况反馈总部。

破产未证实经营走钢丝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这四家自主车企被传破产的消息已部分得到了相关车企的回应并予以驳斥,力帆和众泰方面均发布官方声明指出媒体传言子虚乌有,猎豹和华泰方面目前尚未对此作出公开回应,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猎豹官网销售电话,客服,其均表示公司目前正常运转,没有听说破产事宜。

10月10日下午4时许,众泰汽车官方对外声称,已经向公安部门报案,目前盛传的涉及众泰年底破产的相关衍生的信息内容是完全虚假的,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777,力帆股份)公告称,媒体报道中提及的力帆汽车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经核实该情况不属实。截至目前,公司没有破产计划,公司将继续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涉及此次风波的四家车企中,目前虽已有2家主动发布声明,但从涉事的四家车企近年的市场表现和实际运行情况看,来自有关银行系统的风险排查绝非没有必要。

一份长丰集团于5月29日印发的内部会议纪要文件显示,长丰集团决议执行“员工薪酬调整及减负降薪”,内容表示,鉴于汽车行业的急剧变化,公司生产经营亏损严重,生产基地开工严重不足等,会议通过薪酬调整、减负降薪等方式,确保求生存渡难关。

薪酬调整包括总部部分高管下调工资50%,研究院员工工资下调10%-50%,生产基地员工工资下调30%-50%,因无工作安排待岗或轮休的,均按照本年度基地所在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计发工工资。

2018年猎豹汽车销量仅为7.76万辆,同比近乎腰斩,2019年上半年累计销量跌至2.8万辆。

2019年,华泰汽车已被多次曝出各种问题,旗下四个生产基地基本停产,拖欠员工工资被员工集体上门维权,并且在今年出现多家4S店关门的场景。

10月9日晚间,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获悉大股东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今年7月,华泰汽车因对有关股份冻结及解冻的信息披露不及时,存在明显滞后,逾期披露时间长达5个多月,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等问题,遭上交所通报批评。

力帆汽车进入下半年后,也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乘用车月度产量只有几百台,产销量均同比暴跌。力帆从起家至今已走过27年,进入汽车制造也达到13年,目前正面临巨大危机。

今年年中,力帆遭遇经销商集体维权,近期还遭遇大量诉讼,众多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金融公司起诉力帆索要巨款。力帆股份于7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力帆股份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累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金额达到14.23亿元,诉讼案件主要包括金融借款合同、保理合同、融资租赁合同等纠纷。

除债务外,力帆还分别于2018年7月、2018年12月和2019年4月三次使用募集资金合计4.49亿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而近两年唯一的一次获利,还发生在2018年。当时车和家作为造车新势力因急于拿到新能源资质,与力帆达成了相关协议,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去年12月发布公告,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车和家联合创始人旗下的重庆新帆。。

众泰汽车总部今年的维权事件也在频发,其主营业务几乎停滞,据记者了解,旗下君马汽车工厂已经停产,今年8月100多家君马汽车经销商集结浙江永康的众泰汽车总部维权。

众泰汽车旗下子公司过多,子公司经营出问题,对众泰也产生不利影响。众泰汽车前8月累计销量12.44万辆,同比下滑32.3%。据称众泰汽车目前已采取各种方式融资输血,近期与山西信托签署了一份总金额不超过2亿元的信托贷款协议。

行业洗牌加速

唇亡齿寒,诞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首批“野蛮生长”的自主车企或因为产品更新速度跟不上消费迭代需求、主营业务注意力不集中等等原因正在面临行业的快速洗牌,而这一蝴蝶效应的最先传导并不是从它们开始,而是早已在汽车经销商层面触发。

10月9日,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公告称,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对公司控股股东庞庆华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3.629亿股进行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36个月,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据悉,庞庆华持有庞大集团股份13.629亿股,占庞大集团总股本的20.42%,其中累计质押股份共计13.629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为99.98%,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0.41%;累计被冻结股份共计13.629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0.42%。

目前庞大集团正处于重整阶段,意向人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元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国民运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计划增持庞大集团股份,计划增持金额不低于3亿元、不高于4亿元。此外意向人的高管目前已经入驻庞大集团。

面对近几年的经营压力,庞庆华曾公开表示:“这种情况曾经在2004年上演过。当时,经销商赚不到钱,很多店干脆改成了饭店,我担心历史悲剧会重演。所以我建议不管商家还是厂家都应该理智地对待中国市场,虚心地、有计划地做好中国市场。” 庞庆华自始至终都认为,庞大集团的这一轮资金链问题主要是由于银行突然抽贷导致。

面对下行的市场行情和加剧的经营压力,银行抽贷,风控的内部加强未来或不仅仅发生在庞大或将关注到众泰、华泰、力帆、猎豹汽车身上,在中国车市连续出现十多个月的持续下行走势的当下,另一家自主车企海马早先已通过卖房自救来挽救被ST的危局,当车企生产的汽车消费品无法成为银行系统所关注的优质资产标的时,类似庞庆华总结不该买萨博式的业务痛悔或许还将持续在汽车行业发酵。

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