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台海正文

“选举新檄文”:民进党炮制新决议文

作者:李雯心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0 15:48:52

摘要:中国台湾地区民进党于9月28日召开党员代表大会为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及“立委”选举造势,并通过“社会同行世代共赢决议文”,试图借炒作两岸对抗,增加胜选砝码,破坏两岸深化发展,危害台海稳定大局。

“选举新檄文”:民进党炮制新决议文

民进党在圆山大饭店举行的全代会现场

李雯心

中国台湾地区民进党于9月28日召开党员代表大会为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及“立委”选举造势,并通过“社会同行世代共赢决议文”,试图借炒作两岸对抗,增加胜选砝码,破坏两岸深化发展,危害台海稳定大局。

持续贩卖“台独”促选举

“社会同行世代共赢决议文”是继1999年5月推出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之后,民进党制定的第五个决议文。从该决议文的具体内容来看,其主要的核心意涵包括:明确拒绝中国大陆所提出的“一国两制”的主张;再度确认1999年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等的战略指导地位,重申“住民自决权”;表明持续推进改革措施。其推出的背景及动机被自述为“以期使台湾度过转型阵痛,抵御来自大陆的非民主扩张威胁,用更厚实的基础,迎向世界秩序与全球经济模式变迁的新挑战”。其宣扬的实现路径主要包括:坚定维护“台湾主权”立场,持续通过“立法”、“修法”或“释法”方式搭建“法制防御体系”,并通过推进“国防自主”,发展不对称战力,以强化“军事防卫能力”;“改善政党平台,强化与民间的连结,协助行政体系和公民社会搭建协力机制,以期补足转型过程中,不同群体对施政挑战、体制资源及局限的相互理解与合作,使各项转型工程的推动更加周全细腻”;“为提升台湾社会在新型态复合式挑战下的适应能力”,进行社会经济转型,减少经济上对大陆的过度依赖,并保护弱势群体在转型中的权益;加强区域合作与国际经贸连结,定位未来台湾地区不再“局限于台湾海峡一侧,而是以太平洋的台湾、世界的台湾来定位”。

此次的决议文依旧具有浓厚的“台独”色彩,与其说是一种“行动纲领”,不如说是一种“选前喊话”,一方面以一副“迫害妄想症”的“重症患者”姿态控诉中国大陆对其施加压力,使其改革受挫,“国际活动空间”压缩,淡化甚至转移其执政无能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在不改变现有改革路线的前提下,以没有落实力与实践性的政策构想,为台湾地区的民众“画饼”,勾勒缺乏具体实现方略的“美好愿景”。综观整篇决议文,民进党都在以弄虚作假、自说自话的方式,以期激荡起意识形态的“火光”助攻选举,完全脱离事实与民意,并且全文没有提及有关“中华民国”的只言片语,而着力强调中国台湾地区为“主权国家”,要“坚定捍卫‘台湾主权独立’”,并认为“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存续、‘国家安全’的维护、区域的和平稳定现况,已不再能依靠两岸间单方面的善意,或是缺乏共同价值为基础的经贸互动来维系”,刻意拉高两岸敌意与对抗的政治谋算昭然若揭。

新决议文推出背后的“暗语”

民进党在此时空背景下制定新的决议文并非依循惯例,也非一时兴起,而是具有明确、强烈的政治目的,其推出背后反映出民进党的路线调整、后续动向、选举态势及岛内政治生态变化等问题。

从此次决议文推出的时机点来看,岛内适逢2020年选举最后冲刺阶段,岛外正值中美经贸摩擦曲折多变之时,民进党试图在所谓“历史的十字路口”,以“搭车”的方式,获取最大的政治利益。但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民进党的选情相当严峻,并且执政不利的负资产还在不断发酵,同时,“经济牌”难产,“政绩牌”乏力,“美国牌”被动,“邦交牌”负作用,民进党能使用并且可以发挥作用的助选手段非常有限,在黔驴技穷的情况下只能激活 “统独牌”,依据传统思维占据“反中”高地,牵强制造选战议题,增加自身的曝光率与话题性。新决议文的出台是配合其选战主轴的重要一环,有“选战号角”的作用。

从此次决议文的核心内涵来看,民进党试图在实现选票最大化的同时借机推进“台独”,进一步虚化“中华民国”,实体化“中华民国台湾”。 根据民进党党章的相关规定,被视为“行动纲领”的决议文具有与党章同等的效力,在民进党内具有重要的权威性,并对其路线选择具有指导性作用。新决议文再次确认了“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战略指导地位。而1999年推出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宣称台湾地区已从“事实上”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其主权领域仅及于台澎金马与其附属岛屿,以及符合国际法规定之领海与邻接水域”,并主张“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更动”都必须经由中国台湾地区的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即“住民自决权”。蔡英文上台以来,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并以“维持现状”主张为幌子,选择“事实台独”路线,并以“中华民国(台湾)”或“中华民国台湾”等来代替“中华民国”,使其进一步虚化,事实上已在逐步落实“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有关主张。继“台独党纲”、“台湾前途决议文”、“正常国家决议文”之后,此次的新决议文使民进党“台独”底色更清晰、深刻的呈现。

此次决议文的着墨重点是蔡英文执政以来战略选择与战术使用的微缩呈现,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民进党仍将以此为纲进行执政。一是蔡当局仍将持续推进无法破解甚至加剧台湾地区经济及社会民生困境的“转型改革”。台湾地区民众的强烈反弹已经说明此前改革措施的失败,然基于政党利益及个人政治利益的考虑,蔡当局选择利用“粉饰太平”,甩锅、抹黑等手段,以安抚因改革不力反弹的民众情绪,并持续高举“转型改革”大旗;二是在两岸关系上,蔡当局不仅很难释出善意,发挥积极的作用,恐怕还将持续打“抗中反中”牌,利用法律、军事等手段对两岸关系的良性发展设置障碍;三是在国际层面上,蔡当局仍试图将“台湾问题”区域化甚至“国际化”,借提升台湾地区的战略地位,以达到对外寻求国际支持,对内聚拢民心的目的。

多视角透视新决议文的效应

此次新决议文的出台无疑再度加深了民进党的“台独”底色,对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并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台湾地区民众对大陆的误解。然“粉饰太平”而非真太平,如此华而不实,并且与事实相左的“战前宣言”,在为选举加分以及推进“台独”发展方面恐怕很难达到民进党的预期。

一方面与台湾地区的最大民意相悖。从个人的层面,台湾地区的民众最大的希望无非是突破经济及社会民生的发展困境。“庶民经济”对民众的强大吸引力已经从一定程度上有所说明;从两岸关系的层面,两岸的民众都希望和平发展,互利共赢,忌惮敌对甚至擦枪走火;从国际层面,台湾地区的民众大多不希望成为大国相斗的“炮灰”。而民进党的新决议文在解决台湾地区社会的结构性问题上只有愿景,没有举措,只有坚持犯错,没有驻足反省;在两岸关系上只会升高敌对,增强烽火危机,在此层面,大概率会使台湾地区沦为国际政治博弈的“牺牲品”。这样的决议文能动员对象恐怕只有“台独基本教义派”,也就是深绿群体,很难获得甚至会丧失“中间选民”的认可与支持。

另一方面与台湾地区的政治生态相悖。台湾地区选举制度的设置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第三势力的发展,有利于形成较为稳固的两党制。然而近年来,第三势力呈现出较好的发展态势,并且传统政治人物的吸引力在丧失,政党在选举中的组织动员力量遭到削弱。非典型性政治人物如柯文哲、韩国瑜等在选举中异军突起。由此说明,台湾地区的政治生态正在发生变化,厌倦两党恶斗,厌弃传统政治算计的氛围在日趋浓厚。左支右绌的民进党仍旧采取了传统的选战策略,以打“反中拒统牌”助攻选举,不仅与当前政治气氛格格不入,甚至可能刺激厌烦蓝绿群体的敏感神经。

由此可见,新决议文在现阶段被民进党充当为选举的“武器”,“战斗的檄文”,陈情风格秉持民进党一贯的模糊、虚假、欺骗、抹黑特色,将个人利益、政党利益置于台湾地区民众的利益、整个台湾地区的利益之上。相信绝大多数台湾地区民众能够戳破民进党的惯用伎俩,能够在关乎两岸共同利益与发展的重要问题上做出共赢的选择。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王义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