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不良率从19.54%骤降至2.46% 贵阳农商行66亿不良贷款哪去了?

作者:王仲琦 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24 20:04:28

摘要:贵阳当地一家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李忠祥调任贵阳农商行担任董事长,就是利用自己的经验,带领贵阳农商行走出困境的。”

不良率从19.54%骤降至2.46% 贵阳农商行66亿不良贷款哪去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日前,在贵阳农商行工作了10个月的李忠祥终于收到了来自银保监局关于董事长任职资格的批复。而早在去年11月,根据贵阳市人民政府的任免职的通知,原贵阳银行行长李忠祥已经开始执掌贵阳农商行帅印。

李忠祥在贵阳银行担任行长的3年时间里,贵阳银行处于高速发展中,其资产规模、净利与营收增速,超高的净资产收益率和净利差使其主要财务指标均处于上市银行的前三位,从未缺席。李忠祥功不可没。2016年8月,贵阳银行在A股成功上市。

反观贵阳农商行,虽然与贵阳银行同处一城,经营状况却天差地别。2017年,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高达19.54%,不良贷款余额78.43亿元,资本充足率仅为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41%,该行拨备覆盖率仅为34.15%。

贵阳当地一家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李忠祥调任贵阳农商行担任董事长,就是利用自己的经验,带领贵阳农商行走出困境的。”

肩负重担的李忠祥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贵阳农商行不良率下降至2.46%,不良贷款余额12.88亿元,较最高时78.43亿元大幅减少65.55亿元;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等指标也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记者从贵阳农商行了解到,该行为了压降不良资产,专门成立了不良贷款责任认定专项工作小组,采取现金清收、重组盘活、以物抵债、呆账核销等方式,化解存量不良贷款,并通过非批量转让、债权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的办法,使得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下降。

不良贷款减少近66亿元

贵阳农商行被人们广泛熟知是在2018年,当时该行因不良贷款余额78.43亿元、不良率高达19.54%,在业内引来一片惊呼。

针对不良大幅度双升,2018年以来,贵阳农商行成立责任认定专项工作小组,明确条线部门工作职责,优化清收管控工作流程,研究制定处置方法,综合运用现金清收、重组盘活、呆账核销等自主处置及非批量转让、债权转让等措施压降存量不良贷款。

该行针对经营正常但存在付息困难或付息成本过高的企业,通过贷款利率优惠、调整付息方式、贷款展期、新增授信等措施,共计盘活不良贷款9.42亿元。针对已无经营但抵押物足值的企业,通过行业内优质企业收购该类企业的不良贷款,完成对该类企业的重组并购,全年共计并购处置不良贷款4.41亿元。

此外,贵阳农商行还通过与大数据公司合作,运用大数据、“互联网+”等形式分析研判企业经营和借款人资产状况,深入摸排贷款资金流向,通过正常催收及司法诉讼等手段处置不良贷款5.61亿元。针对短时间内无法处置的抵押类或无抓手的担保类不良贷款,采取批量转让和核销等打包手段进行处置,2018年全年处置不良贷款12.80亿元。

截至2018年末,该行逾期贷款为82.20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 17.58%,其中逾期90 天以上贷款 66.10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14.14%;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 32.24 亿元至46.20 亿元,不良率较年初下降 9.66 个百分点至9.88%。

2019年以来,该行继续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处置,压降不良贷款偏离度,上半年现金清收 1.79 亿元,核销3.47亿;以2.5折向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打包转让4.98亿元,以2.64 折向贵州省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32.24亿元;以物抵债1.63亿元,重组盘活11.40亿元,

截至 2019年6 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 33.32 亿元至 12.88 亿元,不良率较年初下降 7.42个百分点至 2.46%。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比例为99.89%,无不良贷款偏离度。

数据显示,目前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最高时的78.43亿元大幅减少65.55亿元。

基于贵阳农商行资产质量大幅改善、稳步提升的拨备和资本指标,中诚信在2019年贵阳农商行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将该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上调为AA-,维持评级展望为稳定,就该行2015年、2016年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上调至A+。

但同时,中诚信指出,贵阳农商行仍面临诸多挑战,包括业务运营较易受到当地经济金融环境变动的影响、盈利及资本指标仍需改善、重组方式化解的信贷资产质量需保持关注等。

不良率曾高达19.54%

“贵阳农商行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也导致该行资产质量大幅下滑。”中诚信在最新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分析认为。

该行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大幅飙升15.41个百分点至19.54%;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大幅增长64.69亿元至78.43亿元,增幅高达470.82%。而其资本充足率则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由于处置不良的过程消耗了大量拨备,该行拨备覆盖率仅为34.15%。

当时,中诚信发布贵阳农商行主体与相关债项2018年度跟踪评级报告认为,不良贷款大幅增加的原因,是贵阳农商行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后造成的。由于不良贷款攀升导致该行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达51.75亿元,虽然在该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合计12亿元计入后,缺口有所收窄,但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仍然出现骤降。

据此,中诚信将贵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上述金融机构负责人认为:“贵阳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受宏观经济形势持续低迷影响较大,加上地区经济下行,钢铁产能过剩、民营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不足以及房地产市场泡沫加大的影响,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造成不良上升。”

天风证券研究所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贵阳农商行脱胎于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难免受限于地域欠发达的经济结构,在业务开展上对当地人脉圈高度依赖,无法做到像全国性银行一样建立行长轮换制度以防止利益输送。再加上农商行农信社风险管理能力普遍低下,对管理层缺乏有效的制度约束,资产质量容易积累风险因素。

公开信息显示,贵阳农商行由农信社合并而成。2011年12月23日,贵阳当地的南明、小河、白云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和云岩农村合作银行四家农村中小法人金融机构,合并组建贵阳农村商业银行,业务基础较为薄弱。成立之时,贵阳农商行注册资本18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59亿元,各项贷款余额99亿。

半年报披露,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的资产总额,存、贷款总额均保持两位数增长。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45亿元,同比增加4.08亿元,增幅32.98%;实现净利润2.19亿元,同比增加0.54亿元,增幅32.69%。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