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台海正文

一波三折:郭台铭退出台湾2020大选

作者:李雯心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19 15:41:08

摘要:在月圆夜前,郭台铭与国民党正式“分手”,为台湾政坛重重投下了早有预料的震撼弹。然就在连署竞选“总统”截止的最后时刻,郭台铭却宣布不参与连署竞选“总统”,使国民党选情再度出现“峰回路转”的契机。

一波三折:郭台铭退出台湾2020大选

李雯心

9月12日,中秋节前一天,在国民党31位大佬,包括荣誉主席连战、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现任主席吴敦义等人,以亲笔签名的方式共同连署,呼吁郭台铭与“总统”候选人、高雄市长韩国瑜进行合作的情况下,前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透过发言人表示国民党将政党利益置于台湾地区利益之前,与其返回国民党初衷背道而驰,即日退出国民党,在月圆夜前与国民党正式“分手”,为台湾政坛重重投下了早有预料的震撼弹。然就在连署竞选“总统”截止的最后时刻,郭台铭再度突破“常规思维”,宣布不参与连署竞选“总统”,使国民党选情再度出现“峰回路转”的契机。

国民党或可规避重蹈分裂覆辙

从1996年开始启用直接选举方式产生台湾地区领导人至今,国民党在“大选”中一共经历了两次分裂。其中一次发生在1996年,时任“司法院院长”的前国民党副主席林洋港因未获党内提名而坚持搭配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参选,被国民党以违反党纪参选为由开除党籍,最终在选举中获得14.9%的得票率,远低于以54.0%的得票率获胜的李登辉与前“副总统”连战的组合。

另一次发生在2000年,处于政治巅峰期的前“台湾省长”宋楚瑜因时任“总统”李登辉坚决指定连战代表国民党参选,而从国民党出走搭配前长庚大学校长张昭雄以无党籍身份参选,最终在选举中获得36.8%的得票率,胜过国民党籍参选人连战的23.1%,但败给了获得39.3%得票率的民进党籍参选人陈水扁与吕秀莲的组合。台湾地区发生了首次政党轮替,国民党因分裂终结了在台湾地区执政长达55年的记录。从历史实践层面来看,在国、民两党绝非差距悬殊,并且出走参选人有较强竞争力的情况下,分裂参选对于政党的选情一般会产生致命的冲击。

继郭台铭正式宣布退出国民党后,国民党将再度面临分裂的问题被聚焦。若出走的郭台铭仍然坚持参选,国民党势必将面临一次较为严峻的分裂,不仅会大幅升高错失返回执政舞台最佳时机的风险,还可能导致国民党发展的“泡沫化”。4月获颁“荣誉党员”证书的郭台铭在经历了国民党的初选程序后,其原本“政治素人”、“经济精英”的身份已成功“镀层”,政治影响力也在其间“小试牛刀”,在党内以27.730%的得票率仅落后于得票率44.805%的韩国瑜,并且选后一直保持政治参与热情难纾解的状态。因此,若作为独立参选的身份,郭台铭不仅具有雄厚的经济势力、鸿海集团国际商业布局的成功经验,还具有148天“荣誉党员”的经历聚拢的政治能量及党内初选搭建的竞选团队,是具有与国民党籍参选人韩国瑜、民进党籍参选人蔡英文形成“三足鼎立”,分庭抗礼的资源与能力的。然郭台铭在登记连署的最后时刻急踩刹车,使国民党的分裂参选危机得到了阶段性的缓解,选情看好度有所回升。

郭台铭的动向观察

根据台湾地区“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第23条的规定,9月17日是登记以连署方式申请为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候选人的最后期限,郭台铭办公室于16日晚间11点发布决定不参与2020年连署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重要声明,改变整个选战格局与蓝绿实力对抗。

中秋节前后,郭、柯(台北市长柯文哲)、王(前“立法院长”王金平)三方互动频繁,关系暧昧不明。9月10日,柯文哲“心腹”蔡壁如、郭台铭办公室发言人蔡沁瑜及王金平办公室助理林思慧三人于一同赴“中央选举委员会”了解“总统”选举连署的相关细节。9月11日,郭台铭与柯文哲及柯文哲父母一起赴新竹城隍庙参拜,并亲自拜访“前立法院长”王金平。柯文哲成立台湾民众党后一直运作郭台铭参选,组成“郭、柯、王联盟”或“郭、柯联盟”的规划疑似成形。另外,据悉郭阵营原本也已规划先由永龄基金会副执行长蔡沁瑜代表郭台铭到“中央选举委员会”登记,中午再由郭台铭亲自举行记者会宣布参选,而记者会的地点则锁定国民党中央党部的旧址张荣发基金会。

然而最终郭台铭还是选择在最后时刻调转事态发展的方向。从目前释出的信息来看,郭阵营内部一直对于独立参选有着路线之争,主要争议落脚在:胜选概率与选举得失等方面。从前述国民党分裂参选的历史实践来看,郭台铭退出国民党参选能获胜的可能性较低。韩国瑜的支持群体主要以蓝营的中下层民众为主,而郭台铭则以蓝营中上层的政治、经济、文化精英为主,双方的支持力量仍然主要来自蓝营,很难以单独的力量胜过握有执政资源的蔡英文,郭的出走很可能产生为蔡英文助攻的效果。

同时,在郭、柯、王三方的联盟中各自的定位很难明确,其中柯文哲的政治诉求非常清晰,并且不愿担任副手,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对其政治力量的消长都是加分结果,最低限度也可以提升“立委”选举的选情,而对于郭台铭来说,充当“作战先锋”,可能与柯双赢,但更大的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失多得少的可能性最高。不同利益诉求的力量要整合到一起难度很大,并不是做简单的加减法。

当然,从台湾地区选举制度来看,郭台铭参选2020年“大选”仍然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因为新民党与“时代力量”党在上次“立委”选举中获得5%以上的政党票,具有提名“大选”参选人的资格。郭仍可选择与亲民党合作,利用其“大选入场券”,在11月23日前登记参选,此前,亲民党也曾向郭释出合作善意,但这种合作方式目前仅停留在理论可能的层面。另外,从郭台铭的发言意涵来看,郭的政治参与热情不会“偃旗息鼓”,只是不再选择角逐2020“大选”的方式,是否会选择布局“立委”选举,持续支持幕僚参选“立委”选举,以第三势力的身份壮大政治力量,目前尚不清晰,但也是其政治力量蓄存的一种可能。此外,国民党也表达出持续寻求合作方式的善意,双方也可能在未来的选举进程中完成新形式的整合方式。

对2020年“大选”产生翻转影响

“郭台铭选举剧情”目前来看已告一段落,但其对2020年选举却产生了“过山车式”的影响,并且“蝴蝶效应”还在持续发酵。

从蓝营选情的角度来看,在历经多次翻转剧情后,国民党迎来了一个还算“皆大欢喜”的结局,尽管与2018年“九合一”选举后的声势相较,整体战力有所折损,并且只是避免了分裂选举,整合还未完成,但与“韩、郭相斗”比较,从政党的利益出发考虑,这已经是一个中上的结果了。当然考虑此次选举的复杂性,选情波折前行的可能很大。但从现阶段来看,国民党重返执政的可能性大幅提升,获得一刻喘息空间。

从绿营选情的角度来看,郭台铭的弃选宣言成为晴转暴雨的起始,随后前民进党“副总统”吕秀莲宣布将接受独派团体“喜乐岛联盟”及其他政党的推荐,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与2020年“大选”,剧本由“对手分裂”一夕变为“本党分裂”,“内院失火”。同时,前“邦交国”所罗门群岛宣布与台湾地区“分道扬镳”,“断交危机”持续升温,对蔡英文的选情形成冲击。蔡阵营的选举压力倍增。2020年“大选”的选战格局极有可能回归到国、民两党的“两强之争”。坐等对手犯错或分裂利好的选战策略恐怕不再适合目前的选举态势,民进党采取极端助选方式提升选情的风险性也在上升。

从第三势力参选的角度来看,柯文哲试图动员郭台铭“冲锋陷阵”,台湾民众党提供助力争夺“立委”席次 的政治盘算被宣告终结。针对是否会独立参选的疑问,柯也在17日表态市政与选务不能兼顾,不会投入2020年“大选”。对于柯来说,独立参选胜选难度较大,还会因此失去台北市的执政地位,由郭台铭冲“大选”,台湾民众党冲“立委”选举,柯厚积力量自然是最为稳妥的上上之选。而如今如意算盘落空,柯依然会主要着力“立委”席次的争夺,利用什么“剧本”冲高选情也成为此后选举的重要观察。

因受到内外复杂因素的交织影响,2020年选举的民粹色彩与戏剧色彩都比较浓厚。临近选举冲刺阶段,基本的对阵格局还尚未底定,并且各种翻转的剧情也依然存在。台湾地区选举出现的乱象,也反映出政治生态的动荡。台湾地区选举距离回归理性与政策讨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王义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