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宝塔实业成妖背后:上半年净利骤降12倍 游资炒作一个月股价翻番

作者:陈锋 冯超男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10 13:38:34

摘要:业绩暴雷却难挡股价频繁上攻。近一个月内,宝塔实业股价翻了近一倍,甚至自8月27日起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一举成“妖”。

宝塔实业成妖背后:上半年净利骤降12倍 游资炒作一个月股价翻番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见习记者 冯超男 北京报道

业绩暴雷却难挡股价频繁上攻。近一个月内,宝塔实业股价翻了近一倍,甚至自8月27日起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一举成“妖”。

业内普遍认为,宝塔实业股价高涨,是因搭上军工概念风口。不过,从企业基本面上看,除了业绩惨淡外,宝塔实业存在银行账户遭冻结、实控人被捕、收购款迟迟未付等情况。

游资现身短炒低市值、军工题材股

截至9月9日收盘,宝塔实业报4.8元/股,较8月12日最低点2.44元/股,涨了97%。不仅如此,自8月27日至9月3日连续6个交易日,宝塔实业接连涨停。

另外,自9月3日、4日、5日及8月27日、29日、30日,宝塔实业均登上龙虎榜。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宝塔实业六连板或与频频登上龙虎榜有关。有一些券商营业部是游资大本营,其现身龙虎榜对于普通散户会影响较大,产生“羊群效应”,跟随营业部盲目投资。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龙虎榜发现,上榜的席位中出现了知名游资营业部。如9月3日盘后数据显示,宝塔实业因涨幅偏离值达7%、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而登上龙虎榜。

在涨幅偏离值达7%的上榜席位中,9月3日,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下称“华泰荣超商务中心”)以726.72万元位于买五的席位,同一天又出货985.46万元成为卖出第二多的机构。

在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的榜单席位中,华泰荣超商务中心位于买二席位,金额为1754.64万元,另又以1056.29万元位于卖五席位。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华泰荣超商务中心以11.75亿元的总成交额成为游资营业部“一哥”。

2018年,华泰荣超商务中心频频现身于妖股之中,包括贵州燃气、恒立实业、东方通、鲁信创投等。其中,华泰荣超商务中心5次现身于恒立实业中。

9月3日,因股票交易出现异常,宝塔实业引来深交所的关注。时隔2日(9月5日),宝塔实业在回复深交所的函中提到,公司目前经营正常,且不存在重大事项,控股股东未买卖公司股票。

9月4日盘后数据显示,华泰荣超商务中心现身在宝塔实业卖四位置,买入326.2万并出货928.34万元,净额-602.15万元。

此外,除了华泰荣超商务中心外,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中国中投无锡清扬路证券营业部等游资均在龙虎榜中获得一定席位。截至9月9日收盘,宝塔实业总市值36.69亿元。

对此,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宝塔实业凭借之前的一则消息(公司宣称去年11月通过了新版国军标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拥有生产许可证)赋予了军工概念定位。近期军工板块活跃,宝塔实业凭借偏低流通市值,遭到游资炒作。低市值优势、军工题材等因素成就了短期宝塔实业炒作。此外,游资炒作注重短期快捷,快进快出模式概率较大。

宋清辉亦表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或与营业部的风格有关系,每一家营业部都有自己的所属投资风格,有的追求激进,有的则稳健投资,但大部分营业部追求的都是短线获利。在此背景下,预计上市公司上涨趋势不会持续很久。

此外,宝塔实业本身无利好消息提振股价。相反,宝塔实业惨淡的业绩、尚未支付的转让款及被冻结的银行账户正“拖累”其发展。

业绩与股价产生背离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2017年10月,宝塔实业公告称,使用自有资金及贷款资金3.225亿元收购桂林海威船舶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林海威”)75%股权。

正是因为这次收购,将“披星戴帽”的宝塔实业从暂停上市的边缘拉回来。

具体而言,从2017年10月底并入到宝塔实业合并报表后,桂林海威2017年11月、12月仅两个月贡献3701.2万净利。2017年报显示,宝塔实业取得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1874.2万元。如此看来,桂林海威一举帮助宝塔实业实现盈。在此之前,2016年、2015年宝塔实业分别亏损-8443.2万元、-1.3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宝塔实业在前述回复深交所函中提到,桂林海威完成了2018 年度业绩对赌利润,根据对赌协议约定,于2018年度报告披露日后20个工作日内支付收购进度款 9675万元。截至目前,因公司资金困难,尚未支付该笔股权转让款。

此外,虽然2017年桂林海威帮助宝塔实业扭亏,但到了2018年宝塔实业又再一次重蹈覆辙。2018年年报显示,宝塔实业实现营业收入4.32亿元,同比下降0.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819.4万,较上一年下降623.9%。

而这颓势延续到了2019年上半年,宝塔实业实现营业收入1.4亿元,同比下降 41.25%,亏损6432.97万元,同比减少 1238.86%。

在这样的业绩下,宝塔实业控股股东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3.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13%,均被司法冻结。其中,9419.4万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的23.64%。

而被冻结的不仅是控股股东的股份,因与黑龙江景宏石油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宝塔实业被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龙沙区人民法院冻结部分账户,涉及金额约248万元。

此外,宝塔实业实际控制人孙珩超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而自实控人被曝身陷囹圄后,陆续有高管向宝塔实业申请辞职,包括董事长郑小将。据悉,郑小将此前曾就职于东旭集团、上海嘉麟杰。

9月5日,宝塔实业公告称,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姚占文及配偶、高级管理人员郝彭之配偶,拟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数量不超总股本0.016%。

对此,郭施亮认为,宝塔实业业绩与股价产生背离,且近期存在高管减持压力,遭爆炒后股价难免存在价值回归的需求,投资者追高需慎重。

9月6日,《华夏时报》记者就游资参与股价操作等相关情况致电宝塔实业,对方要求将采访问题发送至公司邮箱。随后,记者将采访函发送至邮箱中,但截至发稿前,对方未给出任何回应。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