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台海正文

宋楚瑜为选举添变数 政治调色师如何合纵连横

作者:李雯心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05 13:31:54

摘要:近日,手握2020“大选”“入场券”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也再度站上了选战的“风暴眼”,成为潜在参选者或合作参选的排列组合对象,致使高度复杂的选战局势再现新变数。

宋楚瑜为选举添变数 政治调色师如何合纵连横

李雯心

近日,手握2020“大选”“入场券”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也再度站上了选战的“风暴眼”,成为潜在参选者或合作参选的排列组合对象,致使高度复杂的选战局势再现新变数。“郭宋”或“柯宋”的组合成为考虑的可能之一。

宋楚瑜四度角逐“大位”并握有提名权

或是壮心未酬,或是恋栈权力,或是身不由己,宋楚瑜从2000年迄今已参选过四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被外界调侃为“终身参选人”。2000年的选举中,宋楚瑜因获得民意支持的加成却未获国民党的提名,从而脱离国民党独立参选,因“兴票案”的负面影响,最终获得466万票,仅以30万票的微弱差距落后民进党参选人陈水扁。为巩固政治能量以待东山再起,宋于2000年3月31日成立了亲民党。因国、民两党“系出同门”,选票结构高度重叠,“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在泛蓝选民的强烈要求下,连战与宋楚瑜组成联合参选组合,最终因“两颗子弹事件”的效应,仍然以49.90%的得票率败北。在此后的选举中,宋楚瑜的得票数呈现断崖式暴跌。2012年的选举中,宋仅获得36万票,2.77%的得票率。亲民党的发展因此跌至谷底,濒临泡沫化。2016年,宋楚瑜选择辟蹊径与新兴宗教掌门人妙天所支持的“民国党”合作,与“民国党”主席徐欣莹组成“宋徐配”,尽管再度落败,但选票再度冲高到157万票,得票率回暖至12.84%。

而亲民党在“立委”选举方面的成绩也是一路走低,2000年创党后,从首战获得总席次225席中的46席,盛极一时,到2004年跌至34席,再到2008年的1席(“立院”席次减半为113席,另有8位国亲共推的参选人当选)。2016年,谷底小幅反弹靠着6.52%的政党票取得3席不分区“立委”,成立党团可参与朝野协商,还拿到政党补助款,每票新台币50元一年可取得3974万元。

根据台湾地区现行“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的规定,具有提名权的政党需要满足的条件为:“最近任何一次总统、副总统或立法委员选举,其所推荐候选人得票数之和,应达该次选举有效票总和的5%以上”,因此除了国民党、民进党两大党外,只有亲民党与“时代力量”党可以提名本党的参选人。

与宋结盟成为延迟摊牌的另一选择

尽管国、民两党相继完成提名程序并全力推进冲刺进程,但第三势力的参选人及参选组合至今尚未明朗,悬念可能会留到最后的时间期限。不管是“柯(台北市长柯文哲)郭(前鸿海集团董事长)结盟”、“郭王(前“立法院长”王金平)结盟”或是郭台铭“单打独斗”等可能,若走连署参选的路线,根据台湾地区现行“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的规定,“应于选举公告发布后5日内,向中央选举委员会申请为被联署人,申领联署人名册格式,并缴交连署保证金新台币100万元”,“中央选举委员会受理前项申请后,应定期公告申请人为被联署人,并函请直辖市、县(市)选举委员会于公告之次日起45日内,受理被联署人或其代理人提出联署书件”,联署门槛为“最近一次立法委员选举选举人总数1.5%”。根据此次选举的具体日程安排,最晚应于9月17日登记联署,并需要在11月3日前提出28万份被认定有效的联署书。若走政党提名的路线,郭或柯则可选择与亲民党合作,获得更大的时间弹性,可在11月23日前完成参选登记。因此,即便郭台铭或柯文哲没有在9月17日前公布参选,也还存在与与宋楚瑜主导的亲民党合作角逐“大位”的可能。

然而,宋楚瑜手握的“入场券”前后的价值是截然不同的。之前,宋楚瑜相对被动,因为亲民党吸票能力有限,确实存在寻求合作的战略需要;之后,郭、柯若想参选从理论上来看就只能选择与亲民党或是“时代力量”党合作了。宋楚瑜的筹码价值将升高,主动性增强。郭台铭若执意参加选举,选择合作伙伴是非常关键的一步,目前来看柯、宋都为郭台铭送出了合作的“橄榄枝”。若与柯文哲结盟,或可面临“老虎狮子之争”的问题,甚至要背负“台湾民众党”的“立委”选举之重,可能沦为台湾民众党的“外援锋线手”,利弊得失不易评估;若与宋楚瑜合作,身份恐将由“蓝”转“橘”,并且双方可能会产生路线争议。另外,尽管亲民党有一定票源与政党组织能力,但高层年龄结构偏高并且一直在走下坡路,郭与宋的合作可能会产生更复杂的化学效果,而不是选民结构的简单加减,恐怕很难产生“1+1>2”的效果。若郭台铭选择独立参选,基于政党力量的蓄存,宋楚瑜与柯文哲也不会轻易放弃选战的争夺。宋楚瑜与柯文哲之间也存在合作的空间,但从双方的表态观察,目前并不将对方视为合作的最佳选择,并且两党在“立委”选举上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十字路口的选择将是各方政治棋盘中最关键的一步。宋楚瑜、郭台铭等在此次选举中的角色定位也会影响2020年选举的走势。

2020年选战关乎亲民党的生死存亡

最近几次选举对于“夹缝中求生存”的亲民党都形同生存保卫战,此次选举也不例外,并且形势更加严峻。就目前如此复杂的“大选”局势来看,若年事已高的宋楚瑜再度“单刀赴会”,恐怕也很难避免被边缘化的结局,若亲民党放弃提名“大选”参选人,“立委”选举在没有“火车头”拉动的情况下更岌岌可危。以2008年的选举为例,亲民党在放弃“大选”在情况下,仅拿到1席“立委”,在此次其他第三势力政党运作积极,来势凶猛的态势下,前景更不容乐观。台湾地区的“颜色政治”或将进行新一轮的盘整。接下来有几个重要的观察面向决定亲民党的发展走向:

一是亲民党参与2020年选举的“终极形式”。从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亲民党并非完全没有“赢面”,这取决于最后的政治博弈。目前,橘营正在积极拉郭台铭,想让郭挂亲民党参选,这种组合方式能够真正成型可能会比2016年与民国党组成的“亲正民副”组合更有升阶效果,即使问鼎“大位”难度较大,但“不分区立委”的席次会有成长的空间,并且郭台铭还能够为亲民党带来比较雄厚的资金支持,选后除了“立委”选举每票50元的补助款外,还可获得“大选”一票30元的补助款,应属最优结局,但能否成形取决于郭台铭及其团队的意愿与评估及宋楚瑜的政治运作能力。

二是“白橘”力量的竞合关系走向。日前,亲民党组织部主任张硕文在受访时表示宋楚瑜曾将柯文哲视为接班人选,因柯文哲自组“台湾民众党”而作罢,此外一度传出柯文哲的组党举动惹恼宋楚瑜。在此之前,“白橘”力量曾展现出很好合作关系。九合一选举后,柯文哲还邀请宋楚瑜担任台北市政府首席市政顾问。柯文哲自组政党冲击“立委”选举,不仅刺激了“时代力量”党的泡沫化,对亲民党的力量巩固也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基于选举利益最大化或损耗最小化的目的考虑,“白橘”的关系尽管出现一定程度的撕裂,但各自也为后续的合作留有回旋的余地。外界也有传闻,郭、柯、宋会搭建更大范围的“第三势力大联盟”,但越复杂的多边关系,相互间协调的难度就越大,目前还未有清晰的轮廓。

三是亲民党的梯队建设。亲民党的团队及其发展一直呈现过于老化,续航力不足的特点。亲民党也经常被定位为“一人党”,除了党主席宋楚瑜的威望较高,为党内“太阳”外,其他人在台湾政坛的面孔比较模糊,亲民党仅凭宋楚瑜的“老骥伏枥”,不可能一直能维持其有限的有生力量,况且宋已四度参加“大选”,成为台湾地区选举史上的第一人,年龄也越来越大,对选票的吸引力也在台湾政治生态的不断发展变化中被不断损耗。因此,亲民党后续的发展还是将取决于能否成功转型或顺利完成新老交替。每次的选举对于党派的路线及调整也是一次考验与纠偏。

台湾政坛元老级政治人物宋楚瑜依靠政治盘算一直活跃在岛内政坛并维持一方影响力。在2020年选举中,亲民党会以“正规建制部队”还是“影子游击部队”的身份出现在此次选战中,目前态势并不明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亲民党还是会以一定方式在选举中发挥影响。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王义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