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马晓霖专栏 | 保守党再现窝里斗,约翰逊首遭三连败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05 11:52:26

摘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政治宫斗剧,以及残花败柳般的保守党态势,约翰逊陷入“至暗时刻”,而整个英国政坛更加失去前进的方向。

马晓霖专栏 | 保守党再现窝里斗,约翰逊首遭三连败

马晓霖

9月4日无疑是鲍里斯•约翰逊的灾难日,这位倒霉的英国首相走马上任才一个多月,不仅遭遇最严重的党内反叛,还接二连三地在议会下院蒙受败绩:失去保守党在下院的议程控制权,无望在10月31日硬脱欧,被堵死提前选举的大门。面对无穷无尽的政治宫斗剧,以及残花败柳般的保守党态势,约翰逊陷入“至暗时刻”,而整个英国政坛更加失去前进的方向。

保守党再次闹分裂,约翰逊两天三受挫

9月4日,英国议会下院首先以327票支持、299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了推迟英国脱欧期限以阻止硬脱欧出现的法案,该法案将提交议会上院投票,如果获得认可将成为法律。这项由反对党工党议员提交的动议,要求首相必须在10月19日前与欧盟敲定新的脱欧协议,否则,必须将脱欧日期延长到2020年1月31日,除非议会同意“无协议脱欧”。

随后,下院又对保守党提交的在10月15日举行大选的议案表决,结果再次让约翰逊欲哭无泪,600位议员中只有298人支持提前举行大选,与法律规定的三分之二支持票即434票相去甚远。这意味着约翰逊试图通过大选洗牌而左右脱欧进程的愿望也告落空。

4日的两连败始于前一天的首次重挫。刚刚结束夏季休假的下院一开张,保守党资深议员菲利普•李当着约翰逊的面,一屁股坐到反对党自由民主党席位上而公开倒戈,致使保守党失去多数席位优势,丢掉脱欧议程控制权。

李的反叛推倒保守党新一轮窝里斗的多米诺骨牌,在4日的两次决战中,又有20名保守党议员,包括部分前内阁要员如财政大臣哈蒙德、前司法大臣高克、前国际发展大臣斯图尔特及资深议员、丘吉尔外孙索米斯登,都公开与约翰逊分庭抗礼,再次形成保守党历史上罕见的大面积反水现象。

与约翰逊尴尬而悻悻离开议会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特蕾莎•梅满脸笑容地走出议会,是为约翰逊遭到报复而开心,还是为无协议脱欧受挫而欣慰?外人无从得知。前后两个党魁兼首相,一个是争取有协议脱欧却被本党反水而辞职的失败者,另一个是坚持无协议也脱欧同样被本党反水推进绝境的受挫者,保守党这个老牌欧洲政党分崩离析、自毁长城的乱象已无以复加。从特蕾莎•梅到约翰逊,保守党与其说败给各路对手,毋宁说首先自我毁灭,一个无法达成党内共识与团结领导人,又怎能形成多党共识聚集朝野力量应对复杂的脱欧进程?

7月24日,以压倒性优势击败党内竞争者的约翰逊接替特蕾莎•梅,成为英国史上首位由单一政党党员替补而非由全体议员或选民选举的首相。此时距其反叛前首相仅一年,但是,戏剧性的是,他的上任引发又一波保守党分裂,司法大臣高克、国际发展大臣斯图尔特等因为反对无协议脱欧而辞职,其党内根基和特蕾莎•梅相比被进一步削弱。事实上,由于约翰逊带头内讧而严重撕裂保守党,为特蕾莎•梅含泪下台挖好政治坟墓,他也许没想到,自己制造的党内大分裂又提前给自己准备了陷阱,导致今天的失败。

约翰逊显然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为了防止议会设置障碍,上任仅一个月零4天,他就要求女王从9月12日起暂停议会至10月14日。此举重演了9年前时任首相布朗要求女王解散议会的特殊脚本,英国舆论对此反应激烈,抨击约翰逊“侮辱了英国民主”。尽管女王依据相关法律授权满足了约翰逊的愿望,以便在10月31日前阻止议会通过任何阻挠无协议脱欧的法案,苏格兰法院也以不违法为由驳回75名议员联署上诉,支持约翰逊休克议会的措施,但是,约翰逊一意孤行反而刺激反对派和党内异己分子,于是,在9月12日尚未到来之前,上演了内外联手、众人推破墙的一幕。

倔强的约翰逊无法忍受吃里爬外的现象发生在自己身上,在议会下院通过相关动议当天,他将21名叛党议员除名,保守党的内斗内耗几近极致。但是,当头一棒还只是约翰逊领受的首次败绩,他必须与时间赛跑,攻下如下三关的任何一个才能逃脱失败命运:要么加紧游说欧盟让步达成协议脱离,要么改变立场同意有协议脱欧,要么继续说服反对党同意提前大选。

三大关难以逾越,约翰逊仕途成谜

9月4日,约翰逊的发言人公开强调,英国不会向欧盟提出延期脱欧。自从约翰逊入主唐宁街10号后,就一直呼吁欧盟重新考虑他的脱欧立场,删除协议中的“备份安排”,即维持英欧现有经贸关系以避免出现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恢复“硬边界”。“备份协议”实际上可能使北爱尔兰受制于欧盟贸易规则,进而实际上将其“脱英”而“留欧”,用约翰逊的话说,这将危害英国主权。

但是,欧盟态度很强硬,既然特蕾莎•梅费尽心血也无法让欧盟一让再让,约翰逊的咄咄逼人乃至最后通牒更难以让欧盟屈从。8月21日,欧盟主席图斯克已直接冷淡拒绝约翰逊的过分要求。8月24日的七国集团峰会上,双方也没有达成更新进展。约翰逊依然坚持如期脱欧,甚至十分自信地认为,欧盟在最后一刻会做出让步。反对无协议脱欧的跨党派议员,显然认为约翰逊的零和式要价风险极大,因此,才集体做出堵死他进行政治赌博的前路。

由于保守党议员大面积反叛,议会下院已颠覆由保守党掌控的格局,进而由反对无协议脱欧的稳健派操纵议程设置的牛耳。约翰逊已陷入特蕾莎•梅曾经面对的困境,即除非拿出让议会满意的脱欧方案,否则寸步难行。在约翰逊看来,延期脱欧将使英欧继续循环旷日持久的口舌之战,而英国将更加被动。对于倔牛般的约翰逊而言,不如期脱欧“毋宁死”,能否改变立场避免无协议脱欧或延期谈判,目前尚难断定。

如果不能迫使欧盟让步或议会下院妥协,约翰逊期待提前大选,而4日的议会表决关闭了选举大门。按照约翰逊的如意算盘,在10月15日举行大选,新政府将来得及在10月17日欧盟峰会举行前完成组阁并与欧盟达成新协议。如果进入选举,这将是英国5年来的第三次选举。频繁举行的选举固然充分彰显英国社会的活力与民主,但是,也的确使英国陷入政治家为生存而战、为理念而战但又难以善终的恶行循环。

提前大选原本是不错的选项,也是工党一直主张的出路之一,但是工党并不支持无协议脱欧,换言之,它要求只有选举接结果能够避免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这个选项,才支持提前大选。工党党魁科尔宾几个月来一直呼吁有条件地提前大选,称支持无协议脱欧的英国人不会占多数。4日下院通过的“限脱令”和反对提前大选,即体现了科尔宾及工党的主张,尽管此举使部分英国主流媒体斥责科尔宾“懦弱如鸡”,但其政策选择的稳定性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约翰逊誓不妥协的限期脱欧政策,既使自己沦为议会少数派,也为说服工党同意提前大选设置了障碍,说到底是自己挖坑埋了自己。

退一步说,即使约翰逊说服自己不再强调硬脱欧而获得工党认可达成提前大选的新共识,也未必是他与保守党的翻盘机遇,两年前特蕾莎•梅就玩过这个把戏,尽管赢得大选,最终还是将自己玩死。如今,情势更加混乱,匆忙大选以及反复分裂的保守党态势,可能使结果南辕北辙,让约翰逊进一步蒙羞。据英国分析人士判断,保守党将失去苏格兰的选票,也将在其他地方遭遇败绩,2017年大选势头强劲的自由民主党有可能也吃掉保守党的部分选票。此外,如果英国继续拖延脱欧进程,由奈杰尔•法拉奇领导的坚决脱欧派也将蚕食保守党的票仓。据6月欧盟选举民意调查,脱欧党将赢得34%的选票,远远领先于工党的21%和保守党的11%。

约翰逊遭遇重挫使英国脱欧进程再次陷入无解,也是英国自公投决定脱欧3年以来进入新一轮的无序和迷茫状态,英国政治阶层的分裂远比普通民众更加严重,呈现出完全的马赛克化。这次博弈的前景依然扑朔迷离,即有协议脱欧、无协议脱欧或者放弃脱欧,理论上都是可能发生的。但是,折腾了3年,英国究竟得到了什么?谁是赢家,谁又是输家?(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