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ST步森内斗花样层出 临时股东大会取消 深交所火速问询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03 22:04:57

摘要:9月2日,筹划了两个月之久的*ST步森(002569.SZ)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结果以“闹剧”收场。当晚,*ST步森发布公告称,因股东东方恒正有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导致见证律师无法正常参加此次股东大会见证工作,故本次股东大会取消,择日另行召开。

*ST步森内斗花样层出 临时股东大会取消 深交所火速问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ST步森内斗上演连续剧,而且花样层出。

9月2日,筹划了两个月之久的*ST步森(002569.SZ)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结果以“闹剧”收场。当晚,*ST步森发布公告称,因股东东方恒正有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导致见证律师无法正常参加此次股东大会见证工作,故本次股东大会取消,择日另行召开。

9月3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ST步森说明取消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及合法合规性以及取消现场股东大会的原因与公司披露的是否一致等情况。《华夏时报》记者致电*ST步森,对方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值得一提的是,东方恒正发表一则声明称,公司相关人员和中介机构频繁受到P2P爱投资投资人的威胁骚扰,并质疑赵春霞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问题。

股东大会以闹剧收场

9月2日的临时股东会议,原本是要审议关于罢免赵春霞、封雪和柏亮等8名董事或监事职务的议案。其中,赵春霞系*ST步森董事长、公司前实际控制人,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变成闹剧的原因在于现场“见证律师”的退场以及P2P平台爱投资的部分投资者搅局。

9月2日,在临时股东大会开始前,一名自称来自“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的“见证律师”称,由于在会议召开前,接到部分投资者的恐吓威胁,所以退出此次大会的“现场见证”。随后,此次股东大会的召集人——监事会,突然宣布股东大会终止。

而现场有部分股东则认为,退出“现场见证”的律师是监事会临时聘请,而非*ST步森常年法顾——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由此怀疑此次见证律师以受威胁为由退出,可能是监事会故意而为之,因为监事会成员也是此次会议的被罢免对象。

9月2日晚间,*ST步森发布公告称,股东大会前,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委派的两名股东大会见证律师称参会前受到公司股东东方恒正有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东方恒正有关人员通过假借京都律师事务所管理层朋友身份对执业律师进行施压,对其参与本次股东大会现场见证提出意见,使得见证律师无法确保其充分行使本次股东大会见证权利,故见证律师无法正常参加此次股东大会见证工作。

“鉴于事发突然,继续召开会议可能损害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监事会主席暨本次股东大会主持人刘燕宣布取消本次股东大会,择日另行召开。”

这则公告发出后,深交所火速问询,要求说明取消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及合法合规性,以及取消现场股东大会的原因与公司披露的是否一致等情况。

至于东方恒正有关人员是否通过假借京都律师事务所管理层朋友身份对“见证律师”进行施压,目前,东方恒正无进一步回应。本报记者尝试联系东方恒正未果。不过,东方恒正此前公告称,自己公司相关人员和中介机构频繁受到P2P爱投资投资人的威胁骚扰,并质疑赵春霞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因为投资者称赵的团队动用了P2P资金。

从舆论战到诉讼战

目前,东方恒正持有*ST步森16%的股份,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这部分股票系通过司法拍卖得来的,原属于*ST步森控股股东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尽管是第一大股东,但东方恒正尚未获得实控权。

而长时间在“境外养病”的董事长赵春霞仍是公司的负责人,把持着董事会。此前双方已经过了几轮较量,从日常经营决策到董事会席位争夺。

这次临时大会由东方恒正联合其他五大股东发起,最新一轮的争夺仍是从8月14日开始,东方恒正提交《关于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提案的函》,提请选举王春江、杜欣等6人担任公司非独立董事的提案。随后,深交所向*ST步森发出问询函。

在*ST步森发布的《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步森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张星亮、孟祥龙、张旭5名股东均直言“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赵春霞本人跑路。”

东方恒正表示,中小股东对上市公司目前情况非常担忧,对现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层严重不满,强烈希望尽快启动管理层更换,尽快改善上市公司经营情况,最大限度争取扭亏为赢,摘星脱帽。

实控人跑路成功吸引了社会舆论的关注,赵春霞把控的现任董事会处于劣势。8月28日*ST步森发布澄清公告称,“虽然董事长赵春霞因身体欠佳正在接受治疗,但迄今仍坚持通过电话会议等方式参加董事会及公司经营管理会议,正常履职。”

跑路事件刚缓和,没想到,*ST步森又祭出一招,起诉东方恒正。

8月30日,*ST步森披露了一则收到受理案件通知书的公告。据公告,公司作为原告于2019年8月19日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被告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不具备上市公司股东资格。

天眼查显示,东方恒正的确曾在2016年被吊销营业执照。

不过,在9月2日*ST步森披露的关注函回复函中,东方恒正称其最近三年不存在被吊销营业执照及其他重大行政处罚情形,满足收购上市公司的条件。至于案件进展,尚没有进一步消息。

但双方眼花缭乱的互斗,双方各执一词,公司管理层一片混乱,让投资者感到“心累”。

眼下已是2019年下半年,按照上半年的亏损情况来看,留给*ST步森的保壳时间已经不多了。8月28日,*ST步森发布2019年中报,公司录得营业收入1.81亿元,同比增长4.35%;归母净利润亏损-431.7万元, 上年同期为-1273.6万元。亏损虽大幅收窄,但未能扭亏为盈。如果不能在2019年实现盈利,*ST步森就将退市。

知名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处于保壳的关键时期,现在内斗严重,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受阻,对公司保壳极为不利。如果主营业务无法有效扭转局面,则需要对公司管理层进行一次洗牌,这也是投资者合法权益与股东利益是关键所在。”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