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接棒铁矿石?印尼明年起提前禁止镍矿石出口 镍价暴力上涨迭创新高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02 17:22:21

摘要:9月2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总干事班邦·托·亚诺表示,从2020年1月1日起,比之前宣布的早两年,印尼将禁止镍矿出口。该消息引起盘面大幅异动,当晚LME镍价涨幅最高达到10%至18135美元/吨,国内沪镍期货当晚开盘无量涨停。

接棒铁矿石?印尼明年起提前禁止镍矿石出口 镍价暴力上涨迭创新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9月2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总干事班邦·托·亚诺表示,从2020年1月1日起,比之前宣布的早两年,印尼将禁止镍矿出口。该消息引起盘面大幅异动,当晚LME镍价涨幅最高达到10%至18135美元/吨,国内沪镍期货当晚开盘无量涨停。

截至9月2日,国内期市收盘,沪镍期货主力1911合约价格仍然维持涨停板136960元/吨,再次刷新该合约上市以来新高,涨6%。今年以来,国内期货市场上最大的“黑马”品种非沪镍期货莫属。Wind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截至9月2日10:00,沪镍期货主力合约累计上涨55.58%,铁矿石期货合约累计涨幅超25%,沪金期货主力合约累计涨幅超24%。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印尼禁止镍矿石出口并非没有预兆。此前,8月30日,据彭博消息,印尼政府最终决定加快镍矿的出口禁令。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长伊格纳西乌斯·乔南(Ignasius Jonan)表示,从2019年12月下旬起,镍矿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许出口。

印尼提前祭出禁矿令 有色板块应声上涨

“经历过数次讨论和论证后,印尼政府最终决定加快对镍矿石出口的禁令。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Ignasius Jonan表示,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不再允许出口。事实上,这一决定确实加速了,因为政府规定出口禁令于2022年生效。”长江期货分析师雷连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雷连华表示,这个消息刺激镍价暴力上涨,隔夜沪镍开盘涨停,且所有合约均涨停。从海外主要公司二季度报告来看,纯镍产量在继续下降,且今年海外几乎不会有增量,预计后期纯镍的结构性短缺会更明显。而下游需求方面,8月不锈钢产量继续增加,对镍需求较强;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增也提振镍需求。考虑到印尼对全球镍资源供给的重要性,外部产能受限,下游需求较好,对镍价形成强劲支撑。

与此同时,A股相关上市公司表现抢眼。盛屯矿业、青岛中程强势涨停,兴业矿业、鹏欣资源、西部矿业、海亮股份等大幅走高。中信建投分析师刘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青岛中程(300208.SZ)在印尼拥有两座高品位镍矿,Madani镍矿(2014公顷)、BMU镍矿(1963公顷),合计镍矿储量约2亿吨。盛屯矿业(600711.SH)拟在印尼参与投建3.4万吨镍金属量高冰镍项目。兴业矿业(000426.SZ)拥有镍、金银等金属矿的探矿权储备,镍金属矿储量达超过30万吨。

不过,针对印尼禁止镍矿出口的消息,光大期货分析师展大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印尼曾在2014年1月实施镍矿出口禁令,而且非常彻底,令市场大感意外(禁令颁布前国内也曾反复讨论彻底禁矿可能性,情况跟今年三季度类似)。

展大鹏表示,尽管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但国内企业还是很早就做了准备。2011-2013年国内从印尼进口的镍矿不断增加,2011年为2559.75万吨,2012年为3363.37万吨,至2013年达到4109.09万吨,占全国镍矿进口总量的比例也从53%提高至58%。

2013年,国内镍矿总进口量达到7129.16万吨(历史最高点)。此后(2014年起)虽然菲律宾大幅提高了镍矿产量和出口量,但国内进口量始终未达到顶峰时期,即使在印尼镍矿出口禁令放开后,镍矿供给也持续处于紧平衡状态中。2014年印尼禁矿实施后,LME镍价从年初低点13519美元/吨一路飙涨至21625美元/吨上方,涨幅最高达到60%。当前LME镍价并未超过那时的镍价最高点。

长期经营镍矿贸易的李先生对记者表示,自2014年印尼禁止镍矿出口后,2017年初再次放开镍矿出口。主要原因是本国镍铁冶炼产能投建速度比规划要慢,为刺激和吸引更多产业投资,印尼政府决定对有条件的企业放开原矿出口,并且定于2022年再度禁矿。至2019年,印尼已建成产能超60万吨,规划产能达到100万吨,印尼政府此时以环保和保护资源为借口提前祭出禁矿令,虽符合其利益,但仍有出尔反尔之嫌。

菲律宾能否弥补缺口?

印尼已探明镍储量为7亿吨。如果印尼镍矿出口被完全禁止,有哪些国家可以补充这个缺口?

对此,雷连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菲律宾可能会加大镍矿的开采量。不过,菲律宾面临高品位矿山的老化以及环保问题,短期补充的可能性比较小。

展大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4年印尼禁令颁布后,菲律宾挑起了镍矿出口的大梁,对华镍矿出口从2013年的2970.8万吨跃升至3643.92万吨(2014年),占比也曾一度维持在90%以上。但之后几年,菲律宾对华出口量并未超过2014年,维持在3000万吨左右。

今年1-7月,国内从菲律宾进口镍矿1428.89万吨,同比进口仅增5%。这主要是菲律宾镍矿自身面临的问题,一是本国实际产能问题,二是部分老矿区资源枯竭,三是环保高压下政府新增镍采矿点有限。8月初,市场传出该国位于Tawi-Tawi省出口量最大的高品位镍矿山SR LANGUYAN将于10月停采的信息,涉及出口量60万吨/月。因此,对菲律宾未来出口不确定性的担忧加剧。

展大鹏表示,其他国家,有增长潜力的,如新喀里多尼亚、危地马拉、南非、土耳其等,因运费等原因尚未有太多放量。近几年以上国家最大进口量也仅有1000万吨,即使加倍产能也仅能弥补印尼禁矿出口损失的1/3。另外,国内今年镍铁冶炼产量将达到58万金属吨,产量高于2013年的50万吨,而当前进口镍矿平均品味又低于2013年,因此镍矿消耗量也会大幅超过2013年。可以预见,如果找不到替代国,国内镍矿将出现很大的短缺危机,矿价吞噬下游利润的阶段将会到来,逻辑有点类似于铁矿石。

“无论如何推演,印尼禁矿若严格执行,国内因缺矿预期导致的供给始终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做空缺乏安全边际,镍长期来看仍是逢低买入格局,底部将继续抬升,明年比较确定性的是镍矿将出现较大幅度的拉涨行情。”展大鹏如是说。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