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深圳先行示范区 | 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小广:深圳发展靠的不是优惠政策,而是忧患意识强、创新能力强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27 17:20:54

摘要:“先行示范”是一个更高层次、更高目标的新要求,重在示范二字。深圳不仅要自己发展得好,还要给全国的城市带头起示范作用。

深圳先行示范区 | 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小广:深圳发展靠的不是优惠政策,而是忧患意识强、创新能力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诗萌 北京报道

1980年,与香港隔海相望的深圳蛇口,一块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红漆三合板在这个珠江入海口的小岛上竖起。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试验田,中国最早的经济开发区深圳凭借开放的优势和拼搏的勇气,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深圳速度”。

时隔40年后,深圳又迎来了新的历史定位。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下称《意见》)发布,宣布深圳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并提出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在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

深圳将沿着哪条路线、以何种姿态再次出发,引发众多关注。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小广8月21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先行示范”是一个更高层次、更高目标的新要求,重在示范二字。深圳不仅要自己发展得好,还要给全国的城市带头起示范作用。

新使命重在“示范”

回望历史,深圳起初只是一座人口仅有2万人的小渔村,40年后已经成为一座充满活力和魅力的现代化大都市,GDP超越香港位列全国第三位。与此同时,整个中国也在改革开放的40年间实现跨越式发展,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发展阶段。

再次出发时,改革的起点和目标都有了不同。王小广指出,“先行示范”不是简单的先行先试,中国现在进入一个新阶段,需要一些谋划,不再靠摸着石头过河。“我们过去讲摸着石头走一步算一步,但是我们离现代化的目标非常近,它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目标,不像40年前我们跟西方差得太远,什么都不知道。”

目标方面,《意见》提出到2025年,深圳要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到2035年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到本世纪中叶深圳要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对此他认为,十九大提出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深圳提出到2035年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实际上是说深圳在原有的经验成就的基础上再努力15年,要让人们能够看到30年后面的中国是什么样。

深圳是具有担当这样使命的条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与联合国人居署共同发布的《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8-2019》显示,深圳经济竞争力世界第五,中国第一。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机构发布的《2017 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指出,在全球热点地区创新集群中深圳居第二名,仅次于东京,领先硅谷。无论是市场环境还是产业,还是企业的竞争力和创新创新能力,深圳在中国都处于领跑地位,华为、大疆、腾讯等企业更是在不同领域内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企业。

同时王小广强调,“先行示范”不是搞一些优惠政策让城市去膨胀,而是强调高质量发展,也就是“五位一体”的现代化。从《意见》提出的5个战略定位来看,深圳要成为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和可持续发展先锋,正体现了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也只有高质量的发展经验,才具有可复制可推广的价值,才能发挥带动其他城市共同富裕的示范性作用。

自主创新,兴于忧患

高质量发展如何实现?从3月开始对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课题进行调研的王小广发现,深圳在许多方面“先行一步”,并不是因为有多少优惠政策和政治特权,而是因为这座城市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强大的创新能力。

事实上,上世纪80年代,深圳特区敢闯敢试,冲破计划经济进行工程招标、拍卖土地使用权等大胆尝试,也引发了一些社会舆论对“姓资姓社”的争论,直到邓小平南方谈话才逐渐平息。上世纪90年代,随着浦东新区等新特区的成立,北京、上海等华北、华中沿海城市的崛起,部分外资也开始北上追逐新红利,“特区不特论”甚嚣尘上。不过很快,深圳就凭借前期积累的技术和人才优势找回了主动。1997年底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加工贸易起家、出口总量全国第一的深圳也曾陷入迷茫,但由于它未雨绸缪对产业布局先行做了调整,又一次赢得了先机。

在王小广看来,深圳如果不靠自己的成绩,就不会得到承认。所以它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总是能够想到前面去,这也是深圳最后能够脱颖而出的原因。

这种基于忧患意识的创新理念也体现在企业对自主创新的坚持上。在调研过程中,他发现深圳的企业喜欢派人去参加各种论坛会议,但并不看重产业政策的补贴和优惠,不去伸手要钱,他们更在意会上传达的信息,例如环境是否宽松,前景是否广阔。只要描绘的蓝图确实反映了未来的趋势,他们就愿意尝试。例如一次会议上,主办方告诉华为的参会者这个政策是有项目、有钱的,问他们要不要参与,而华为方面则表示,他们“不是靠这个,靠的是自己做”。

“靠市场的力量来发展是很重要的,不是说你给我补贴我就干,不补贴我就不干。这种创新和西方一流企业是一样的,是有根本动力的,而不只是为了争着分政策的蛋糕。”王小广说。

大湾区看深港合作

也正是看好深圳强大的制造业和创新基因,《意见》提出要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这是北京、上海和合肥之后,中国明确建设的第四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并且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生命信息与生物医药实验室等重大创新载体,探索建设国际科技信息中心和全新机制的医学科学院。

不过在科技创新链上,深圳仍然不尽完美。深圳的优势在中端和后端,产业化在大湾区和全国都处于领先地位,甚至可以和硅谷等世界尖端科技研发重镇相比。但是在前端的是大学研究机构的原始创新能力上,北京、上海甚至合肥都强于深圳。因此,如果能同香港合作,借助其大学研发机构实力雄厚的优势,深圳的创新能力便能更上一层楼。

早在2017年初,深港双方就已经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明确在落马洲河套地区携手打造创新科技园区“深港科技创新特别合作区”。近期,又明确了河套地区将以微电子、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材料为重点产业发展方向。深港两地将在此建立重点科研合作基地,联系国内外顶尖企业、研发机构和高等院校,与世界各地优秀研究人才交流合作。

王小广指出,粤港澳大湾区有四个中心城市,形成了三种货币、三种关税区、三种税收体制,但地区内语言相通,是有形成利益共同体的基础的。香港是一个中西交汇的地方,它跟国际上有关联,加强深港在经济和科技方面的合作更有助于帮助香港发展。

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林郑月娥8月20日回应深圳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时也表示,香港和深圳是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联系最紧密的,深港高层也有较好的合作机制。深圳的一些利好的措施,相信对深港的关系也有一些好的作用,尤其是在科技方面。“香港也要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她强调。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