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G7不再是那个在全球治理中发挥中心作用的G7?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26 20:43:34

摘要:G7内部,美欧在相关问题上常无法达成一致,关系不稳定;G7外围,贸易战频发。G7还是那个在全球治理中发挥中心作用的G7吗?

G7不再是那个在全球治理中发挥中心作用的G7?

庞中英

法国西南、靠近西班牙的海滨胜地比亚里茨( Biarritz, Nouvelle-Aquitaine, France),2019年8月24-26日,第45届G7峰会在这里的宫殿酒店(Hotel du Palais)举行。

先说谁参加G7。七国,即法国、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的领导人都参加G7,为“G7峰会”。G7只是一个名字或者符号而已,并不意味着只有7个成员国。欧盟是G7的成员。这是必须强调的。G7从1977年就邀请欧盟的前身欧共体(European Community)与会,但欧共体在G7中属于“没有名分”的成员(non-enumerated membership)。在1992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即《欧盟条约》(TEU)决定欧洲共同体升级为欧洲联盟后,欧盟在G7中的地位也没有形式上的改变。原来中国把G20翻译为“二十国集团”,但很快就不这样提了,因为G20的20个正式成员中的欧盟不再是“没有名分的成员”。除了G7,欧盟在其他国际组织或者全球谈判(如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中,都是有名分的。在著名的关于伊朗核武问题的多边框架协议(“伊核协议”)中,欧盟是与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德国、伊朗等平行的一方。

法国马克龙政府声称G7讨论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国家领导人关心的,而且是广大的社会关注的,所以,比亚里茨峰会并不仅有七国领导人参加的峰会,而且有成员国部长级、专家级和非政府组织的各种会议,以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正当性。见下面法国发布的比亚里茨会议结构(见:https://www.elysee.fr/)

G7_副本.png

不出所料,这次G7峰会,不是对迫切而重大的全球问题的讨论,而一系列G7领袖之间的双边峰会更引人注目。

在比亚里茨峰会前,来自法国和欧洲等国的国际环保人士推波助澜,巴西亚马逊雨林大火旋即进入马克龙的视线。法国总统认为这是全球紧急事件。巴西大火突然变成G7峰会的首要话题。马克龙力推与会其他领导人在援助巴西灭火和再造雨林上达成一致。

2018年,法国政府从加拿大手中接下G7主席,却不得不应对席卷法国、影响欧洲和地中海地区的“黄背心”社会抗议运动(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这一社会危机促使马克龙总统把2019年G7的主题集中在应对“不平等”(inequality)上。不平等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挑战,牵涉包括发展和气候变化等国内和全球问题。全球化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是尚未解决的重大学术和政策课题。法国社会科学界在研究不平等问题上领先全球。法国G7峰会官网认为,全球化在带来好处的同时,也产生了不平等这样的问题。为配合峰会,8月20日,“G7性别平等顾问委员会”(the G7 Gender Equality Advisory Council)发表了减少性别不平等和女性地位的政策报告。

不平等这个主题无疑也让G7的民粹主义领导人如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兴趣。尽管强烈反对美国民主党政客主张的“社会主义”措施,特朗普也在通过国内减税和国际贸易战解决美国面对的不平等问题。不过,特朗普对不平等的认识与其他人大相径庭,没有也不可能强调在不平等问题上进行全球治理,而是片面指责别国与美国的贸易(全球化)是造成美国社会不平等的根源,滥用美国霸权逆转全球化。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是改善还是加剧美国的不平等以及是否带来新的全球不平等,值得研究者进一步观察。

遗憾的是,这次比亚里茨峰会,不平等议题在领导人层面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讨论,也没有拿出G7共同的应对不平等的行动纲领。

G7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其自20世纪70年代成立到G20峰会诞生的2008年,一直在全球经济治理和其他领域的全球治理中发挥着主要平台的非正式作用。

目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建立起来的、冷战期间形成的、冷战后创建的已有全球制度,无论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包括G7和G20,都处在碎片化的危机之中。

G7之内的美欧贸易战和G7之外的美中贸易战构成这次G7峰会的最大背景。也就是说,世界三大经济体美欧中相互之间处在贸易战中。贸易战正在摧毁已有的全球经济治理。峰会上,法、德、欧盟不用说,英国、日本等都反对贸易战,要求结束贸易战。据报道,英国新首相约翰逊告诉特朗普,在过去200年,英国从自由贸易中受益巨大,总的来说,英国反对加关税,英国支持“贸易和平”。

关于伊朗核问题,G7内美欧之间仍然分歧严重,英国的立场与欧盟一致,伊朗在继续接触欧盟,试图孤立特朗普政府。

总之,这次G7峰会,除了让世界知道法国、欧盟和G7正在关注什么样的全球问题外,没有看到关于全球挑战的新G7方案。

G7曾经代表着主导世界秩序的“跨大西洋”合作。遥想当年,世界经济遭受“石油危机”重创的情况下,美国和西欧都想通过G7这样的方式加强“跨大西洋关系”。一般认为,G7最初的观点来自法国总统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和德国(西德)总理施密特 (Helmut Schmidt)。因为在二战后已经成功恢复经济增长的法国和德国,以及日益成功的欧共体需要在管理世界经济上有更大的话语权。也有人认为,美国在组织G7上还是发挥了领导作用。1973年3月25日,当时的美国财长舒尔茨(George Shultz)在华盛顿召集了德国、法国和英国财长参加了四国会议。总之,当时的美国和西欧在这个动议上一拍即合。终于,1975年,德斯坦邀请包括日本站在内的6国领导人到法国聚会。正因为美欧的长期合作,G7才走过了45年的历程。G7还能走下去吗?在G7内外,这个问题在最近几年一直被提出。

2020年轮到美国主办G7。这是特朗普的重要国际机会。2020年是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时刻。寻求连任的特朗普会珍惜G7峰会吗?

这些年,特朗普与欧洲领导人之间互动并不少。2018年7月7日,特朗普到德国参加了汉堡G20峰会。尽管特朗普政府要求德国等北约成员增加防务开支,但是,在北约(NATO)成立70年的2019年4月,美国在华盛顿还是给NATO过了生日。2018年4月,特朗普在白宫接待了来访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伉俪。2018年11月11日,特朗普在法国巴黎参加了一战《终战协定》(the Armistice)的纪念活动。而2019年6月6日又到法国,特朗普出席了盟军诺曼底登陆75周年纪念活动。

特朗普在2020年怎么接待G7的其他成员?开会的地点是美国哪里?G7在美国开会时,美欧之间的贸易冲突或将结束?仅仅为了助选连任总统,特朗普也该学马克龙,在美国办一场盛大的G7峰会?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