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产业正文

承诺奶农2019年底前还款 科迪乳业如何筹措资金成焦点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21 16:01:34

摘要:拖欠奶农上亿货款并且连续收到两份关注函的科迪乳业(002770)已经陷入资金困局难以自拔,近日,又因此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时间,科迪乳业从一家不起眼的区域乳企成为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对象。

承诺奶农2019年底前还款  科迪乳业如何筹措资金成焦点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拖欠奶农上亿货款并且连续收到两份关注函的科迪乳业(002770)已经陷入资金困局难以自拔,近日,又因此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时间,科迪乳业从一家不起眼的区域乳企成为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对象。

截至目前,除了公告等公开信息之外,科迪乳业官方尚未对外披露上述事件进展,但《华夏时报》记者从科迪乳业的奶农口中获悉,科迪乳业现在已经付给这些奶农10%的货款,剩下90%承诺五个月内还清,即今年年底左右。届时,科迪乳业能否兑现承诺,去哪筹措资金进行兑付都将是被重点关注的问题。

成立自查自纠小组

今年6月30日,科迪乳业总经理张枫华还在科迪乳业2019年全国经销商大会上表示,“乳品市场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对奶源的竞争,谁控制多少奶源,谁就最终拥有多少市场,科迪乳业始终坚持基地型乳业发展的路子,把奶源基地建设当作乳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一个月后便因拖欠货款被奶农追讨。据悉,科迪乳业因拖欠巨额奶款,自7月31日起便遭到多位奶农代表向该公司集中追讨欠款。当时,科迪乳业对外表示,截至7月底,公司应付奶款合计为1.13亿元。按合同约定奶款账龄为2个月,2个月内正常奶款为7200万元;其余4100万元为到期未付,主要是因为部分奶农未按约定计划送奶,旺季少送,淡季多送,给公司造成一定影响和损失,公司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维持生产经营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推迟支付该部分应付奶款。

不过,在科迪乳业危机尚未解决时,8月16日,科迪乳业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而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深交所已经接连下发关注函,要求就公司是否存在资金链紧张情形,以及账上存有16.72亿元货币资金但仍长期拖欠奶款等问题进行说明。

对于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科迪乳业分别对8月3日和5日收到的两份关注函分别进行回复,对拖欠奶农款项、科迪系员工讨薪投诉、货币资金情况、债务风险、股票质押等相关事项进行说明。

同时,三天后即8月19日,科迪乳业再次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后董事长高度重视,成立“以董事长为组长,以财务、技术、生产等负责人为副组长的自查自纠小组”,并强调“董事长正带领公司员工一心一意抓好生产经营管理工作”。

其实,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货款引发社会舆论的声讨,也和其账面存有现金却不还奶农货款有关。

据科迪乳业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7.7亿元,但短期借款余额却高达11.88亿元。报告期内仅利息费用便有1639.03万元。外界质疑科迪乳业称,账上躺着17亿元的现金,却拖欠巨额奶款1亿元不还。

科迪乳业此前回复年报问询函时表示,计划使用自有资金进一步扩大生产能力,包括投资新建40万吨乳制品项目及科迪巨尔乳业20万吨乳制品项目等,需要预备相应的建设资金,以及公司须有足够的资金储备,以应对不可预知的金融风险。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的形式采访了科迪乳业的董秘张永立,就科迪乳业的资金问题和被证监会调查等问题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前,对方也未能给予回复。

约定还款日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科迪乳业已经和奶农们签订了还款计划,8月16日、8月31日与9月15日分别偿还10%、15%、25%奶款,其余奶款在12月31日之前结清。协议中,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作为清偿奶款担保方,虞城县利民镇政府作为该协议见证人。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奶农获悉,其表示确实已经收到了科迪乳业还款的10%,科迪乳业承诺五个月内还清剩下的90%,接下来就等着时间到了看科迪乳业能否兑现。据其介绍,现在科迪乳业拖欠了共100多位奶农的货款,基本都拿到了10%的货款了。

那么,剩下的90%的奶款资金从何而来?

8月5日,科迪乳业曾对外公告称,商丘市政府正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20亿元的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以纾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但经历了深交所的问话,科迪乳业又回应称,尚未有相关方对上述基金签署相关协议,亦无相关函件等文字资料可以出示。

如此一来,来自政府的纾困资金并不是万无一失,还需要找到资金方才可以。

除了上述所提到的,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账面上还有17亿元的货币资金之外,2016年-2018年度,科迪乳业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对应报告期末9.49亿元、11.01亿元、16.72亿元。对于账面资金看着丰厚,但仍然爆出欠债问题的科迪乳业,随即也被质疑大股东占用资金。

2015年年报中,科迪乳业全资子公司河南科迪商丘现代牧场在年初就占用科迪乳业1.39亿元资金,形成非经营性占用。一直到2016年末,仍占用1.58亿元。按照2018年度的资金占用情况汇总,该公司截至2018年末仍占用科迪乳业1.28亿元。

此外,在2017年度,新增科迪巨尔乳业向科迪乳业产生暂借款资金非经营性占用超2000万元。2018年度,科迪集团控制的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以暂借款为由,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2亿元。

乳业分析师宋亮分析表示,科迪乳业上市以后,不好好做主业,做零售等副业,分散了注意力。“当前中国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10年前区域性乳企壁垒很明显,地方渠道保护下本土企业可以发展不错,有保障,但10年后,地方渠道保护壁垒被打破,消费者对产品品牌的认知在提升,所以在市场化的今天,科迪乳业这种区域性企业不创新又跑偏的将被淘汰掉。”宋亮指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