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深圳先行示范区|国家级数字货币研究走向前台 沪深“共舞”推动人民币深度国际化

作者:杨柳 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21 15:35:46

摘要:深圳成数字货币研究前沿------“我们需要寻找一个平衡的地区,这个地区据既要具有非常好的创新基因金融基因,同时他又具有特殊性,在这个地方所进行的一系列的尝试,成功可以辐射并带动全国,如果有失误或问题,也容易控制和纠正,那么没有地方会比深圳更合适。”

深圳先行示范区|国家级数字货币研究走向前台 沪深“共舞”推动人民币深度国际化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柳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全球数字经济大战一触即发,而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衍生的数字货币形态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外界依然是雾里看花。随着美国社交巨头Facebook两月之前推出的Libra计划,对全球货币生态体系造成的巨大影响,中国也开始加大步伐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研究。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下称《意见》)发布,提出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在这份《意见》中,《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国家对深圳提出了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要求,并且支持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这是国家首次提出在一个地方先行先试数字货币研究的举措,这对于国内的区块链行业而言,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当然对于人民币深度国际化的国家战略而言,数字货币的问世只是时间早晚。而之所以选择在深圳,是因为深圳本身已经成为国内数字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聚集了腾讯、华为、平安、中兴等诸多商业巨头,而且在深圳的区块链公司已经超过3000家,可以说整个数字经济的生态体系基本完成,产业集群效应比较明显。在全球数字经济竞争愈加激烈的情况下,这也是国家给予深圳的又一大改革开放红利。”8月21日,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数字货币研究时不我待

“区块链技术与数字货币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如果只重视区块链技术而忽视当前全球数字货币市场的现状,无疑也是舍本逐末的行为,而从国家层面来看,如何将区块链技术与国家级数字货币研究有机结合,引导行业发展,这对于中国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于佳宁受访时指出。

缘何深圳成为国家试点数字货币研究的地点,与政策支持以及产业集聚密不可分。

8月21日,《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16年12月,包括平安集团、招商银行、微众银行、大成基金等国内外40多家知名金融机构,在深圳共同成立全国首个中国(深圳)Fintech数字货币联盟及中国(深圳)Fintech研究院。 该研究院是继央行宣布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之后,国内首个地方城市从国家金融创新开放、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等战略高度,发起成立的金融科技联盟和研究院。

“深圳将关注央行政策导向,提前布局研究,争取先行先试项目,争取数字货币推广试点资格,配合建立数字货币运行监管制度体系。”当时时任深圳市金融办主任、现任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的何晓军就表示。

何晓军还进一步表示,深圳经济特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和“试验田”,金融创新活跃、高新技术产业发达,具备发展数字货币、打造全球金融创新中心的基础和条件。在具体的措施中,深圳鼓励高校设置数字货币、区块链等金融科技专门课程,培养数字货币专业人才;鼓励科研院所、金融机构加大数字货币研发和运用,积累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等方面的市场经验。

对于这次发布的《意见》,新加坡管理大学终身教授朱飞达认为,文件中明确提出数字货币研究,这应该是首次在政府文件中正式的认可、支持、提倡开展这方面的研究。政策能给予从业者以最大的信心,让大家能够安心。

“中国其实不缺人才,也不缺技术,近几年主要就是缺政策上的明确导向。”朱飞达认为。

而对于未来的国家级数字货币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外界则更是期待。

“深圳实施数字货币研究,与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应该是高度统一的,早在周小川担任央行行长的时候,对于中国会出现什么样的数字货币问题,监管层一直秉持着高度开放的态度进行探讨。在过去几年内,央行的数字货币方案有三种模式,分别是由央行来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央行牵头各大商业巨头联合命名发行数字货币,由商业巨头联合发行某种数字货币并且将人民币作为稳定币。所以未来国家级的数字货币到底是什么形态,值得关注。我们也乐见其成。”8月20日,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安达链创始人韩永飞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

于佳宁则分析指出,未来关于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的机会,也存在三个方面。第一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具体分为哪几个环节,每个环节上的具体服务公司应该具备什么条件;第二是数字货币在融合进移动支付的过程中,现有的手机厂商、互联网巨头、区块链企业、金融公司等,各自如何切入服务体系;第三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对全球各类虚拟货币,比如比特币等,是否会产生定价和交易影响,又如何将现有各类持续运行的市场主体企业纳入其中,借力打力,从而提升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全球化属性和影响力。

于佳宁称,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问题,看上去是金融领域的末梢,但具备更大的创新空间,这两个问题,天然地是一个责任重大的问题,因为数字货币本身,就是一个自带国际属性的问题,而移动支付中国已经领先世界,再创新就是要超越自己,前面没有引路者。

沪深共舞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事实上,就在过去的一周内,深圳和上海先后发布了两份重磅文件,一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二是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正式挂牌,上海发布了49条对于新片区的管理办法,两份文件中不约而同的都提到了人民币深度国际化的战略。

在业内人士看来,人民币深度国际化,上海和深圳将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以及明确不同的分工。上海是人民币跨境使用当中的“排头兵”,而深圳则依托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成立,以数字经济和移动支付产业的爆炸式增长,以更加创新的方式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相关数据发现,十年前的 2009年,上海的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量为81.5亿元,到2018年已增长到72893亿元;2019年前5个月已达到40432亿元,同比增长46.3%。至今年5月末,上海地区累计跨境人民币业务量达到26.4万亿元。

而2019年7月,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启动之际,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同时配套出台了《上海市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操作规程》,上海与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五个城市以及港、澳和东盟地区为首批试点地区。

十年来,人民币正在逐渐成为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新选择。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当年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其纳入外汇储备;截至2018年3月,与我国发生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国家和地区共达242个。

对此,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瑞新资本创始合伙人孟岩表示,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既要防范金融风险和维护稳定,同时也不能错过重大创新变革的机会。

“本身来讲,面对重大的创新和变革,无所动作或者放弃这样一个机会本身,是更大的风险。所以需要寻找一个平衡的地区,这个地区据既要具有非常好的创新基因金融基因,同时他又具有特殊性,在这个地方所进行的一系列的尝试,成功可以辐射并带动全国,如果有失误或问题,也容易控制和纠正,那么没有地方会比深圳更合适。”孟岩表示。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