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当前需要重新强调三边主义的重要性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19 11:53:55

摘要:管理甚至治理国际体系中的各种三边关系,尤其是大国之间的三边关系,三边主义是一个基本的有效途径。目前,需要重新强调三边主义的重要性,提升和创新各种各样的三边主义。

当前需要重新强调三边主义的重要性

庞中英

世界上有大量的关键的三边关系(trilateral relations)。这些三边关系影响着世界的存在和未来。在东北亚,中日韩是一组三边关系,还有其他三边关系,例如美韩朝三边关系。从2018年2月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The PyeongChang 2018 Olympic Winter Games)到现在,韩朝美三边关系发生了许多自朝鲜半岛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事情。结束了参加G20峰会,美国总统特朗普从日本出发,在2019年6月30日突访板门店。朝美领导人“在象征着韩朝分裂、美朝冲突的板门店”握手,是“自1953年朝鲜战争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结束以来,朝美领导人首次在朝韩边境的非军事区会面”。

在比东北亚更大的“亚太”,有一些引人注目的三边关系,如中美日、中俄美,甚至东盟为中心形成的一些三边关系等;在亚洲、欧洲大陆或者欧亚大陆上,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的中俄印,以及在所谓“印太”下的几组三角关系,如美日印。

而在大欧洲,是欧美俄三边关系、欧美中三边关系等,更不用说冷战后期的“中美苏大三角”。

总之,三边关系,尤其是一直普遍受到关注的大国三边关系,是很多的。

三边关系本身代表着一种严重的国际问题(国际议题)甚至是全球挑战,从来都受到深入的研究。三边之间相互冲突,或者三边中的2边结盟反对另一边,或者三边中的两边冲突的非常严重,而第三边的态度和行动则是影响这种冲突的关键变量。

如何管理甚至治理三边关系从来都是一个高难度问题。为了管理三边关系,世界上有许多关于三边关系的解决思路、研究成果和外交实践。1973年,在冷战的高峰,美国的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推动了美欧(西欧)日的三边合作,在合作应对美欧日之间的冲突和一致应对苏联挑战上,这一三边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甚至被叫做“影子的世界政府”(World Shadow Government)。

三边合作也可以称作三边主义(trilateralism),有着一套理论和实践。

作为思考方法,本文区分作为问题的三边关系和解决(治理)三边关系之挑战的三边主义(以三边合作为主)。三边关系是客观存在,几乎都是一个个三边问题体系,但是,管理三边关系的情况呢?实践证明,三边主义是治理三边关系的有效途径,但形成三边主义并不容易。

下面,我重点谈一下中日韩三边关系和对中日韩三边关系的治理。

中日关系在21世纪初经历了长期困难,在2019年迎来了转机;不过,日韩关系则在2019年则急转直下。今年6月举行的G20大阪峰会上,日韩领导人之间在G20这一多边场合并无积极互动。不久,今年7月,从G20全球外交中腾出手来的日本首相安倍,模仿特朗普还是没有模仿,对韩国发动了也是前所未有的“贸易战”。日韩“贸易战”对韩国经济至少构成暂时的严重冲击。

中日韩三国都认识到三边合作对管理高度复杂的三边关系的重要性。目前,中日韩之间的三边合作的主要平台是“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从字面上,这一会议表明,似乎已经存在管理中日韩三边关系的有效平台。2019年,中国轮值中日韩三边合作主席。8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第九次中日韩外长会将于8月21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主持会议。韩国外长康京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出席。三方就筹备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三国合作未来发展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关于这个“第八次中国、日本、韩国领导人会议”需要对读者有一个解释。记得,2007年11月20日,在新加坡举行了“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当时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和韩国总统卢武铉出席,卢武铉主持。这两个“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是两个轨道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前一个“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是在东盟加中日韩(10+3)的框架下进行的,即在10+3上,中日韩举行峰会。而后一个“第八届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指的是在10+3框架之外的中日韩峰会。

“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举行,要感谢东盟的作用,东盟是中介。不过,中日韩三边关系的治理,不能长期通过东盟,所以,中日韩决定超越东盟的作用。2008年12月,中日韩领导人首次在10+3框架外在日本福冈举行会议,“决定建立面向未来、全方位合作的伙伴关系”。三国并决定,“在保留10+3领导人会议期间会晤的同时,将三国领导人单独举行会议机制化,每年在三国轮流举行”。2011年9月,三国在首尔建立中日韩合作秘书处,为三国务实合作、友好交流提供支持。“中日韩已经签署了《三方投资协定》,共同参与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致力于打造高水平的中日韩自贸区”(见:2019年5月10日,中国举办了“中日韩合作国际论坛”,王毅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发表了《站在新起点上的中日韩合作》的致辞)。

长期以来,在学术界等存在“东北亚地区主义”(Northeast Asian regionalism)的主张或者理论(theory),但是,中日韩并没有形成作为实践(practice)的“东北亚地区主义”,即地区主义下的“东北亚合作”。东北亚仍然是地缘战略(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意义上的,而不是“地区主义”意义上的。缺少地区主义下的地区合作,是东北亚与欧洲和东南亚构成巨大差别:欧洲的主体在地区主义的欧盟(EU)框架下,东南亚10国则在地区主义意义上推进东盟(ASEAN)合作。

在东北亚,除了中日韩,还有一系列十分重要的三边关系。对这些三边关系,也有一些对应的三边合作加以管理或者控制。但是,这些管理都有着其限度。例如,在军事上,日韩均是美国的盟国,却没有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尽管,关于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的主张不绝于耳。美日韩也没有组成三边贸易区。在当前的日韩“贸易战”中,美国特朗普政府尚未发挥居间调解的作用。

在东北亚或者“亚太”地区,人们十分关心的中日美、中韩美、中朝美、中俄美等等三边关系,都缺少相应的三边主义来管理。

跳出东北亚、“亚太”,让我们来到三边主义的发源地欧洲。在世界,欧洲处在一系列国家之间,例如,欧洲处在中国或者亚洲和美国或者北美之间。最近,著名的民间智库欧洲外交关系学会(The 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会长里奥纳德(Mark Leonard)6月25日在著名时评网《辛迪加项目》(The project syndicate)发了一篇文章,说中美之间是陷入对抗中了,曾经的“中美国”(Chimerica)“终结”了。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怎么办?里奥纳德认为,在中美关系的变局中,欧洲面对着一个艰难的挑战:欧洲是做“三极世界”之一还是做美中之间的棋子?他的答案是,欧洲要争取做三极世界之一。我要说的是,中美欧(以及欧盟)组成了世界上一组重要的三边关系,管理中美欧三边关系也应该是三边主义指导下的三边合作。中美欧三边有识之士应该早日形成中美欧三边合作。

结论:管理甚至治理国际体系中的各种三边关系,尤其是大国(不管如何定义“大国”)之间的三边关系,三边主义是一个基本的有效途径。目前,需要重新强调三边主义的重要性,提升和创新各种各样的三边主义。(作者为著名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