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特痛点:多元化扩张后陷亏损迷局

作者:杨仕省 王志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12 17:54:29

摘要:债务逾期不断增多,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货币资金远不足以覆盖短期借款……一场流动性危机似乎正席卷雪莱特。

雪莱特痛点:多元化扩张后陷亏损迷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王志 深圳报道

向陌生领域进军的水深,广东雪莱特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雪莱特”)对此深有体会。

债务逾期不断增多,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货币资金远不足以覆盖短期借款……一场流动性危机似乎正席卷雪莱特。事实上,情况还不止于此,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柴国生同样债务压身。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书面采访雪莱特,其相关负责人未作太多解释,仅希望记者“持续关注我司发布的相关公告”。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向本报记者分析认为,雪莱特客户赊欠货款,可能是客户自身资金也没回笼。对于企业来说要管好流动性,不要光顾着开拓市场,款又收不回来。如果这样的话,上市公司开拓的市场越大,不良应收账款就会越多。上市公司应该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流动性危机

8月6日,雪莱特发布《关于追认为控股子公司提供财务资助的公告》。该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7月31日,雪莱特向全资子公司富顺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顺光电”)、全资孙公司福建银福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财务资助分别为20701.65万元、1566.3万元。

就在发布上述公告5天前,雪莱特另一份《关于部分债务逾期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7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债务逾期本金共计2.053亿元,相关逾期债务涉及尚未支付的利息、违约金和罚息合计约为1286.39万元,两者共计2.18亿元,占雪莱特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44.49%。

两个半月前,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逾期债务仅为1.21亿元。不难发现,雪莱特的逾期债务在不断增多。

富顺光电在这场债务逾期中难辞其咎,甚至可以说是祸起于它。

雪莱特充电桩业务主要由富顺光电运营。2017年该业务曾实现收入2.21亿元,在上市公司营收中占比21.53%,但这些收入都是以赊销形式确认。据上市公司对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截至2017年末富顺光电形成的充电桩客户应收账款2.6亿元,到2019年6月该业务应收账款有3.89亿元未能按计划回笼。

“自2018年初起,下游充电桩运营商受到宏观环境等影响,资金短缺,难以回款。虽然账期未到,但收回风险加大。”雪莱特在回复年报问询中如是表示。

事实上,在2017年充电桩业务销售大好的情况下,2018年富顺光电还提前采购了大量的充电模块作为战略备货,该部分原材料存货占用了上市公司大量流动资金。去年,雪莱特已计提了2.05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不幸的是,上述存货将会继续减值。据雪莱特于8月1日对问询函的回复,避免富顺光电继续消耗流动资金和新增亏损,已对其进行了停产安排。而这一切源头都是来自巨额的应收账款,进而富顺光电资金链也出现断裂。对于富顺光电来说,部分债务逾期无疑是雪上加霜,直至停产命运到来。

有趣的是,2017年11月富顺光电与福建元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一笔数值为1.5亿元的《购销合同》。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富顺光电都未出货。对于这笔买卖将如何处理,记者已发《采访函》至上市公司,其相关负责人回复道:“公司高层及董秘近期出差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

应收账款高企是引发雪莱特这场流动性危机的主要原因。2017年、2018年,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5.5亿元、4.03亿元,相应在营收中占比为53.66%和71.14%。比例之高,也意味着祸患早已埋下。

2019年一季度,雪莱特的短期借款为4.4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为0.03亿元,而其货币资金仅为0.55亿元,后者与前两者之间有着3.95亿元的缺口。一边是短期偿债压力的巨大,一边是债务逾期增多,雪莱特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多元化扩张后的亏损迷局

雪莱特成立于1992年10月,2006年10月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第三年便迎来业绩大滑坡。此后业绩萎靡6年之久,直到2015年才稍见起色,回到了上市初期的水平。

雪莱特文图1_副本.png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囿于业绩的持续低迷,雪莱特在2014年开启了转型之路,正如其在该年度年报中所披露“确定了以上市公司平台进行资本投资的发展战略”。第二年专注于光科技应用业务领域的雪莱特,开始频频向陌生领域进军,先后进入充电桩、无人机、智能包装设备和锂电池生产设备等领域。

将时间推至2015年1月,雪莱特以“股份+现金”支付方式,作价4.95亿元,收购富顺光电100%股权。该年12月,富顺光电便以450万元的代价,购买漳州宇杰智能包装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此外,2015年5月雪莱特对深圳曼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曼塔智能” )进行了1500万元的增资,获取后者51%的股权。

系列收购后,当年上市公司营收便历经了由4亿元到8亿元的跨越式增长,业绩也迎来登陆资本市场最高光时刻,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7亿元。对雪莱特自身而言,可谓“无古人,无来者”。

值得注意的是,曼塔智能成立于2014年7月,致力于无人机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收购前,曼塔智能由柴国生的外甥直接持有90.009%的股权。2015年-2017年,曼塔智能分别实现净利润-603.91万元、-2640.36万元和-3915.9万元,亏损持续扩大。

2016年,上市公司发起设立雪莱特产业基金和雪莱特大宇产业并购基金,通过与专业投资机构合作,以股权投资方式布局汽车核心零部件等新兴产业。不过,在营运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雪莱特于2018年就开始相继退出,以回笼资金。

2017年12月,雪莱特再次以“股份+现金”的支付方式,作价3亿元,收购深圳市卓誉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卓誉自动化”)100%股权,以此进入锂电池生产设备领域,这一收购在2018年2月完成。

随着上述收购相继进行,2016年、2017年雪莱特营收在增加,业绩始终没有迎来新的突破。恰恰相反,2018年雪莱特营收近乎腰斩,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34亿元,同比暴跌1592.72%。

对于亏损,富顺光电占据很大一部分原因。过去一年,富顺光电一改之前连年增利的局面,实现净利润-3.65亿元。卓誉自动化盈利能力也出现大幅下滑,实现净利润606.18万元,2017-2018年仅完成了业绩承诺的61.1%。

据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度报,雪莱特实现营收0.8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9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55.68%和257.39%。

7月13日,雪莱特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1.3亿元–1.95亿元。现在看来,上市公司在2014年后开启多元化扩张之路似乎是错误的。

股份被冻结、房产被查封

截至7月2日,雪莱特实际控制人柴国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柴华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29亿股。其中2.26亿股被质押,占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8.67%。据雪莱特披露,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7月1日,质押权人华泰证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对柴国生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行平仓处置。柴国生被动减持共计1696.79万股,占比公司总股本2.181%。

但平仓处置并未覆盖相应债务,雪莱特在《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质押股票被违约处置的进展公告》中表示,部分股份可能会继续被华泰证券实施违约处置。

“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在自己债台高筑的情况下,如果恰好赶上公司股票看跌,其股票必然会被质权人平仓处置。未能清偿部分,质权人与其他债权人还可能要求实际控制人继续清偿债务。这对市场也会传达出一种非常消极的信号,由于控股股东持股价值不令人乐观,上市公司业绩又不是高歌猛进,那么它在融资的时候会遭受到银行、金融机构或是其他债权的冷眼。”刘俊海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应提高自身的质量、风险管控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另外,还得提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质量,让他们能够对上市公司释放正能量,别因为个人债务老是拖累上市公司。”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表示,如果缺少纾困资金介入,大股东自己应该也无法在股价继续触及平仓线时阻止被强平。

此外,因债务纠纷,债权人申请财产保全。2018年12月5日至2019年6月27日,柴国生有5818.11万股被司法冻结。而这只是被冻结的一部分,上市公司位于佛山的多处房产已被债权人申请查封。

对于被冻结股份、被查封房产,雪莱特在公告中表示:“存在被司法拍卖偿还债务的可能”。

今年3月以来,上市公司历经了独立董事、监事、内部审计负责人、证券事务代表和副总裁的离职。而柴国生萌生离职的想法却在这些人之前,2月24日他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因债权人对雪莱特债务的担忧,3月6日柴本人便收回辞职报告。

离职未遂的柴国生能否带领雪莱特度过此劫,确实有待时间和资本市场来检验。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