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台海正文

选战棋局再生变:柯文哲组党拼选举

作者:李雯心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08 14:49:45

摘要:台北市长柯文哲于8月6日召开党员大会,成立名为“台湾民众党”的新政党,他表示新政党要超越蓝绿,将“立委”选举列为重要目标,此举为台湾政坛投下了震撼弹,也增加了台湾2020选举的戏剧化。

选战棋局再生变:柯文哲组党拼选举

李雯心

被台湾各民调中心作为2020“大选”重要比较对象的“白色力量”代表台北市长柯文哲至今未对是否角逐“大位”做出明确的回应,但于8月1日举办记者会,宣告于6日成立名为“台湾民众党”的新政党,正式召开党员大会,并表示新政党要超越蓝绿,将“立委”选举列为重要目标,为台湾政坛投下了震撼弹,也增加了台湾2020选举的戏剧化。

台湾民众党“超越蓝绿”,不走“寻常路”

台湾民众党曾在1927年出现过,创办人为蒋渭水,以“政治的自由、经济的解放、社会的平等”为三大纲领,强调“确立民本政治、建设合理经济组织、改废社会缺陷”,并在1928年后,逐步发展成为台湾地区反抗日本最重要的领导力量,1931年因遭到日本政权压迫而解散。柯文哲与蒋渭水同为医生出身而后从政,一直将蒋渭水视为精神导师。8月6日恰好是蒋渭水与柯文哲的生日,柯文哲选择在这天组党并选取相同的党名,有表达效仿蒋渭水“改变台湾政治社会文化”之意。蒋渭水的后人对此并不买账,批评其“借壳上市”。尽管“台湾民众党1.0版”与“台湾民众党2.0版”组党的政治目的并不相同,也没有承接的关系,并且之后可能会在党名的选择上有一些纠纷,但从党名可以看出,柯在之后的政党运作中会继续采取“超越蓝绿”的路线,以追求“台湾利益(民众)优先”为主要政治诉求。

此外,柯文哲透露将台湾民众党定位为“柔性政党”并允许双党籍的存在。所谓“柔性政党”是指不需要党员登记,允许双党籍则有利于凝聚最大的政治力量。换言之,若郭台铭等同意加入,可以不需要面对“退出国民党,加入台湾民众党”的尴尬,被外界视为对郭台铭释出的最大善意,也展现了柯文哲试图借助筹组新党,建立最大化“联盟”的政治意图。

就目前公开的党员名册来看,台湾民众党主要以台北的市政团队与选举班底为主,主要包括:市府顾问蔡壁如、柯承发、柯妈何瑞英、前台南县长苏焕智、民国党主席徐欣莹等,以及产业发展局长林崇杰、交通局长陈学台、观光传播局长刘奕霆、台北大众捷运董事长李文宗等。

党内组织干部方面,中评委总计5人,分别是蔡易伦、赖正龙、杨行昌、赖俊铭、赖祥蔚;中央委员则有3人,分别是南台湾观光产业联盟总召林富男、张益赡、黄胤维。

柯文哲筹组新党,蓄积政治力量

尽管柯文哲因“受惠”于民进党的礼让而始获台北市长之位,但在之后的从政过程中柯并没有被绿营绑架,而是与绿营保持微妙的竞合关系,维持政治运作的“独立性”,厚积自身力量,在各个方面展现“自立门户”的企图心。针对运作组党此前就有很多传闻,柯文哲一直没有回应,选择在距离2020选举不足半年之时,主动抛出震撼弹,透露其重要的政治计算。

一是有利于政治能量的续航与提升。原本的素人柯文哲经过几年市长生涯累积了一定的政治能量。在此次2020“大选”的预测中被视为最强第三人,有机会与国、民两党参选人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这也是其能力与潜力的一种体现。组建新的政党有助于保存甚至提升所蓄存的政治能量,并将自己的政治力量组织化,有利于后续的招兵买马,也有利于柯家人马通过选举获得更好的政治发展舞台。

二是有利于选举的组织与动员。毕竟2020选举是全台性的,与台北市长的选举有所不同,仅靠“空气票”及网络热度很难赢得选举,需要绵密的组织战。“立委”选举方面,“散兵游勇”的单兵作战恐怕也很难发挥最大的战斗力。在台湾的选举中,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与“立委”选举一般是需要联合互推进行的,被称之为“母鸡带小鸡,小鸡推母鸡”效应。因此,筹组新党不仅可以利用“政党票”获得不分区“立委”席次,还可以发挥调配组织之能,提升整体作战能力。

至于是否会参选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角逐,柯文哲仍没有明确表态。有媒体报道,幕僚透露柯有两种选择:一是自己参选;二是支持前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参选,最重要的目标都是力拼“立委”席次。由此,郭台铭的动向引发各界猜测,成为2020“大选”选战格局的重要变量。对于柯与郭的合作传闻,外界质疑“狮子与老虎是否可以共存”。柯文哲受访时回应狮子、老虎在非洲大陆都是共存的,只是猎捕不同动物而已,并且在创党大会上为郭台铭的儿子郭守正预留位子,经沟通后郭守正并未参加,进一步展现寻求与郭台铭合作的诚意,也使选举的戏剧性增强。

台湾民众党的成立搅乱蓝绿布局

柯文哲新组的台湾民众党将冲击台湾地区的政治生态,或成为2020选举的关键力量之一。由于党员的构成尚未底定,组党后续效应持续发酵,目前“蓝营内部可谓慌成一团,而绿营内部则乱成一团”。蓝营忧分裂,而绿营忧乱战。柯文哲组党参选对蓝营的冲击是郭台铭的动向与中间选民的流失,而对绿营的挑战恐怕是选民支持的蚕食与绿营格局的变化。

从选民结构来看,柯文哲的支持群体主要以中间选民及浅绿的选民为主,尤其是青年群体。基于选民结构的重叠性,柯文哲的组党及参选将一定程度上提升对摇摆选民的吸引力,从而对绿营各政党的选情产生冲击,压缩绿营小党的生存空间。对于柯文哲的组党,绿营谴责声浪强劲,台湾民众党成立当日,台联党以影响市政为由到场要求柯文哲签署“要选总统,先辞市长”切结书,为其制造困难。另外,根据绿党最新的政党民调显示,国民党34%,民进党24.8%,台湾民众党9.1%,“时代力量”5.1%,绿党3.3%,台湾基进党2.8%,亲民党 0.9%,社民党 0.4%,国民党、民进党的基本盘尚没有较大变化,但“时代力量”已陷入困境,退居第四。同时,在柯文哲宣布组党的同一天,“立委”林昶佐宣布退出“时代力量”。伴随台湾民众党的正式运作,绿营各党的力量消长或将发生新的变化。而台湾民众党与绿营的竞合关系也将成为重要观察点。

台湾民众党的成立尽管也会对泛蓝的力量产生一定的弱化影响,但郭台铭的动向更是国民党的隐忧所在。郭台铭作为国民党初选参选人中民调排第二的“强棒”,拥有雄厚的资金与绵密的人脉及初选过程中累积的政治力量。若郭选择与柯文哲合作,不管以什么形式的合作,都将对国民党选情产生致命的冲击。目前韩国瑜、吴敦义都在喊话郭台铭,希望可以规避国民党的分裂风险。柯幕僚表示若郭台铭有意脱党参选,不会要求其加入台湾民众党,并且有一个原则“郭台铭参选,柯文哲就不选;郭台铭不参选,柯文哲才选”。郭台铭办公室也澄清,对于柯文哲组党,郭阵营是经由媒体告知才知道,事前并没有和柯文哲有过联系。即使郭不参选,以柯近期的民调支持度,台湾民众党也有机会拿到不低的政党选票,获得一定量的“不分区立委”,在台湾政坛扮演重要角色。

台湾民众党也将面临重重考验

台湾民众党能否成为立得住脚的第三党也面临困难的洗礼与时间的考验。

首先,台湾地区现行的选举制度有利于巩固与强化“两党制”,小党的生存空间较小并且稳定性较弱,容易因政治生态的变化而崩解或泡沫化。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采取“相对多数代表制”,使政党合纵连横的空间较小,而“立委”选举则采取“单一选区两票制”会强化大党的优势,凸显小党的劣势。因此,第三势力通过选举兴起存在一定的制度困境。

其次,尽管台湾社会存在厌弃蓝绿斗争的政治氛围,“庶民政治”抬头,民粹主义兴起,但从历次的选举观察,蓝绿阵营仍然能够保持较稳固的基本盘,尤其在关键选战中,蓝绿归队的态势明显。而国、民两党运作多年,具有完备的组织体系与政治精英储备,其稳定性相对小党优势显著。台湾民众党想在短、中期内发展为与之比肩的政党恐怕难度较大,关键少数应该是其务实的角色定位。

再次,台湾民众党虽然宣称走第三条路线,但建党理念及党纲尚不明确,边界性也不明晰。同时,党员及其支持力量是理念导向还是利益导向也尚待观察。目前,该党的内聚力应该还是主要来自于柯文哲的个人魅力及未来发展看好度,这对于一个政党的发展、壮大是不够的,仍需要一定的转型,否则极易因魅力领导人的热度下降而泡沫化。因此,台湾民众党未来的发展道路仍然困难重重,能否真正发展成为影响台湾政治格局的政党力量尚难有定论。(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王义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