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后业绩一路走低乃至亏损 惠伦晶体遭大股东纷纷抛售

作者:王志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22 17:35:42

摘要:上市不到两年后,电子元器件生产商惠伦晶体的营业收入和业绩便双双走向下滑。不过,后者的下滑在2015年上市年份就已经出现。业绩跌跌不休,惠伦晶体也于2018年迎来首次亏损。大股东也因业绩下滑而纷纷减持。

上市后业绩一路走低乃至亏损 惠伦晶体遭大股东纷纷抛售

见习记者 王志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上市不到两年后,电子元器件生产商惠伦晶体的营业收入和业绩便双双走向下滑。不过,后者的下滑在2015年上市年份就已经出现。业绩跌跌不休,惠伦晶体也于2018年迎来首次亏损。

比亏损更可怕的是,2019年惠伦晶体大股东们加快了减持节奏,其中不乏有控股股东的身影。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因为业绩透支,惠伦晶体股价走低是确定的,因此,大股东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高位套现,把风险和损失都甩给了外部投资者。

业绩持续滑坡

7月12日,惠伦晶体发布2019年上半年度业绩预告,相较2018年同期,业绩预计下降87.35%-100%。上市公司将下降原因归结为“受市场疲软及中美贸易战对电子元器件行业的影响,使得公司谐振器产品一季度销售量下降较多;受一季度人工成本上升以及产能利用率不足影响,即便销售成本在下降,也不能弥补收入的下滑”。

将时间推至2019年一季度,惠伦晶体实现营收4267.58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1.76万元,同比下滑分别为46.74%、625.84%。不难发现,上市公司业绩处于亏损状态,且与营收相比,把其说成是暴跌也一点不为过。

业绩的暴跌早于2018年就已出现。该年度惠伦晶体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22亿元,下滑幅度为-195.45%,这也是其在上市后的首度亏损 。

亏损并非没有预兆。缘于一桩发生在2017年7月的收购,惠伦晶体以现金支付的方式,作价2.6亿元收购广州创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创想股份”)100%股权。后者主要为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提供安防系统服务,包括软件及硬件的系统集成。

通过上述收购,上市公司得以将业务拓展至安防联网监控领域。业绩承诺方面,创想股份在2017年-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00万元、1600万元、230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收购当年,创想股份较好地完成业绩承诺,实现净利润1364.25万元。

麻烦出现在2018年,该年上半年度创想股份实现净利润310.44万元,仅完成了年度业绩承诺的19.4%。承诺兑现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尽管下半年创想股份的收入在快速增加,也没能挽回完不成业绩承诺的命运。

过去的1年,创想股份实现净利润1138.78万元,距离业绩承诺值还有着461.22万元的距离。因此,这也触发了资产购买协议中交易价格调整条款,需要下调交易对价7438.93万元。2018年,惠伦晶体对创想股份计提了10423.06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这是上市公司净利润发生亏损的一大原因。

此外,2018年惠伦晶体电子元器件的销量出现下滑,由2017年的81770.15万只降至74065.12万只,跌幅9.42%。由此,上述产品相应库存也发生了暴增,由之前的6379.92万只增至19817.14万只,增幅高达210.62%。这也导致了上市公司存货大幅攀升,2018年达到1.3亿元,同比增加20.28%。

销量的下滑,还直接影响到公司产品的产销率。2018年上市公司电子元器件的产销率为84.64%,下降14.91个百分点,为上市以来最低。对于惠伦晶体今后在提高产销率、降库存方面有哪些计划,本报记者已发采访函至上市公司,并致电其相关人员告知董秘,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大股东纷纷减持

惠伦晶体的主营业务为设计、生产和销售新型电子元器件,主要产品为压电石英晶体元器件,包括表面贴装式(SMD)和双列直插式(DIP)石英晶体谐振器、SMD TCXO温度补偿振荡器。2015年5月,公司成功登陆深交所。

有趣的是,上市后的惠伦晶体营收仅在当年实现了3.03%的微增,之后便一路走低。而其业绩则在2015年就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从此一直跌跌不休,乃至于2018年发生亏损。

惠伦晶体文图1_副本.png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业绩的持续向下,惠伦晶体的大股东们相继开始减持。

最先减持的耀晶国际,是惠伦晶体上市后第三大股东,曾经持股比例为6.75%。2016年6月17日至2016年8月2日,耀晶国际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上市公司股份305万股,占比1.81%。彼时,上市公司的股价还处于较高位置(24.47元/股-30.18元/股)。此后,耀晶国际并没有停止减持。截至2018年末,其在上市公司仅持有158.66万股,占比0.94%。

无独有偶,惠伦晶体上市后的第四大股东台湾晶技(持股6%),也采用了与晶耀国际一样的减持手法。2017年3月6日,台湾晶技先是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上市公司股份170万股,占比1.01%。按照当时21.69元/股的减持均价,套现3687.3万元,远超该年度上市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之后,台湾晶技便开始缓慢减持,截至去年末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为3.98%。

进入2019年后,惠伦晶体的大股东们纷纷加快减持节奏。

2019年1月15日和18日,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世锦国际以“实现投资回报”为由,通过大宗交易减持336万股,套现2690.64万元。减持完成后,世锦国际持股比例由之前的8.42%降至6.42%。早于2016年12月,世锦国际就以“自身资金需求”为由减持了300万股,套现更是达到6570万元。

紧随世锦国际后,曾在惠伦晶体上市时持股数位列第六的广东通盈,也开始了减持。截至2019年2月2日,广东通盈累计减持16.66万股,占比0.1%。但,广东盈通的减持并没有结束。4月22日,广东盈通向上市公司出具了《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计划在未来6个余月减持不超过6875036股公司股份(占比4.0856%),而目前其在惠伦晶体的持股为4.08%。这意味着广东盈通很可能会将自己手中的股票全部抛售。

在大股东相继减持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新疆惠伦也按捺不住了。其以“归还招商证券借款及自身资金需求”为由,于6月18日至7月15日通过大宗交易累计减持336.55万股,套现2949.16万元。减持完成后,新疆惠伦的持股比例由之前的32.6%降至30.6%。

而在这之前的1月11日,新疆惠伦以7.97元/股的价格,将其所持有上市公司950万股份(占比5.65%)转让给丑建忠,股份转让总价款共计7571.5万元。有意思的是,丑建忠在接手上述股份仅5个余月后(6月20日),便计划将其全部抛售,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

自丑建忠计划减持预披露公告发布以来,上市公司的股价为8.98元/股-11.55元/股。按最低价来计算,丑建忠这笔买卖至少浮盈12.67%。

“大股东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高位套现,把风险和损失都甩给了外部投资者。”沈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丑建忠是惠伦晶体上市时第七大股东暨南投资的董事。此外,其与上市公司的交集还出现在对创想股份的收购,丑本人曾直接持有后者26.67%的股权,是后者第二大股东。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