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欧美降息潮饮鸩止渴 或事与愿违

作者:陈九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9:44

摘要:美联储未来的降息,短期内可能刺激经济,但长期看,可能带动西方经济体进入下行周期。可以预期的是,等到预期释放完毕之后,市场就会走低。因此,看上去是“美酒加咖啡”,实则是饮鸩止渴。

欧美降息潮饮鸩止渴 或事与愿违

陈九霖

2019年,全球形势波诡云谲。中美贸易摩擦一波三折,全球风险资产的波动率迅猛飙升,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股市同时都开启了大幅的波动的行情。但是,最近最令人关注的还是德意志银行衍生品大溃败和全球各国央行---尤其是美联储---的降息动态。

7月8日,德意志银行开始全球性裁员1.8万人,并撤销全球股票业务。市场对其不利的传闻很多,但仅凭这两个动作即可知道它已经处境艰难。然而,德意志银行并非深陷困境的唯一大型银行。在全球范围内,法国兴业银行此前早已发出警讯,预期该银行的市场业务利润会降低。而美国的花旗银行和摩根大通也表示,它们的交易营业额和利润会弱于市场预期。

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在国会的听证会上表示,自从6月美联储会议以来,全球贸易战所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和世界经济增长的下降,都将在未来影响美国经济的前景。同时,鲍威尔还表示,尽管美国6月就业市场表现良好,新增了22.4万个就业岗位,可是,单单这一项数据并不能改变未来美国经济前景将面临诸多风险的事实。

鲍威尔的一席话透露出不少信息,我认为至少有这样几条:第一,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持续对美国经济造成压力;第二,美联储将在未来降息;第三,美国目前的经济资产负债表并未限制美联储实施更多量化宽松的能力;第四,美联储不希望美国经历像日本那样的长期低通胀问题;第五,美联储目前的基本预期是,让美国未来经济增长保持稳定,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通胀率回升至2%。

由于鲍威尔的讲话偏“鸽”,他讲话的当天,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下跌,显示出市场对于美联储今年7月份降息的信心增强。目前,市场预期美联储7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97.2%,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2.8%;9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36.2%,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61.4%。

在鲍威尔讲话的前后,金融市场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其中,美元指数的大跌,导致美元突然跳水,退回到97点关口;美元兑人民币也小幅拉升到1:6.87的位置。而黄金和原油也纷纷上涨,美国股市继续上攻,有望冲破前高。

鲍威尔和资本、金融市场这种一唱一和的形势,仿佛一场凯旋盛舞,或者是迎接胜利的锣鼓。然而,预期是丰满的,事实却是骨感的!

2008年,金融危机,始于美国,席卷全球。十年后的2018年,全球经济再次探底。作为全球货币的信用源头,美联储准备带领世界各国掀起货币宽松的浪潮。但是,与十年前不同的是,如今全球的资产泡沫,已经远比2008年来得更高。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2007年最高点为14198点,到了2019年7月11日,已经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冲破了27000点,收报27088.08点。可是,支撑这一高点的不是财富的极大丰富,却是美国和全球债务的极大增长。全球债务总规模升到244万亿美元,为全球GDP的318%,这项数据也比2008年同比增加了不止三倍。其中,美国国债规模首次超过22.4万亿美元,年利息5000亿美元,刷新了美国债务的历史最高水平,预计今年年底会突破23万亿美元;新兴市场的杠杆率也逼近200%。

2008年经济危机后,西方各国政府在经济缓慢复苏的进程中,继续追加十年的天量债务。这又以美国推高股市,日本推高债市而带来了泡沫。由于资产与债务的同步正向上升,而压低利率又只能继续推高资产和债务。西方各国政府不断地用金融膨胀来对冲实体经济的下滑,用天量的债务去继续拯救天量的债务,用更大的泡沫来维持这个超级大泡沫。

但纵观全球经济史,如果一国国债与GDP的比值大于100%,金融风险和危机就更容易发生。

回头来看2017年-2018年,欧美经济虽显复苏,却更像是债务长影下摇摆的回光返照。美联储作为全球经济猎鹰,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为了刺激经济,曾一度将利率降至零,而在随后的几年中,尽管美联储连续加息,但是,因其虚拟金融经济的原因,加息也没加上去多少。2007年危机发生前,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还曾达到5.33%的水平。而如今,联邦基金利率触及2.4%,降息空间究竟有多大可想而知。而且,面对全球债务---尤其是美国债务---已经达到顶点,美联储政策空间也极为有限。

目前,美国十年期国债持续跌破2%,已回到1.96%,其三个月国债利率是2.21%。在美国,国债中短端利率反映现实,长端利率则反映预期。这里强调一下,长端利率更多地是反映出市场对于美国经济未来走势的预期。随着之前美联储的持续加息,短端利率受到基准利率上行的影响被动抬升。但从去年开始,由于美国与其它各国挑起的贸易摩擦,加上中期选举丢失众议院控制权导致未来进一步推行减税计划可能受到激烈阻挠,市场对于美国未来长期的经济发展感到担忧,并预期今年年内开始衰退,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下行。所以,美国出现了长期国债与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的现象。

在美国的经济历史上,1998年到2008年之间,在两年期美国国债与十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差出现倒挂现象之后的大约24个月内,就会发生经济衰退。虽然我们无法确定未来美国经济必定会发生衰退,或者,会在什么时候发生衰退,但是,短债收益率高于长债收益率,已经意味着投资者对未来收益率的期望下降。

美联储的降息,也意味着全球各国央行也将步入一个降息通道。新西兰,澳大利亚,欧洲等发达国家为了本国的经济早已加息了。随着经济前景转暗,借机降息让本币贬值,是这些国家赖掉自身债务的最好方式。可是,欧洲诸国如今大部分也陷入负利率的困境中,其中,在欧洲中经济最好的德国,其10年期国债也破天荒地到了-0.4%。再加上,2019年上半年,全球通胀来临,猪肉、蔬菜、水果的价格全面上涨。这样的现实告诉我们,全球实际上已经沦陷到负利率时代。全球曾经的高息国如今都变成了低息乃至负利率国,西方各大央行的货币政策边际效应也越来越差。与此相关,商业银行的利差收入已经压缩到了极致,这也是上述德意志银行等商业银行纷纷出现困境乃至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每次发生危机之前,总是发生一家或几家“庞然大物”(如雷曼兄弟、房地美、房利美)出现危机的征兆。它总是由小变大,就像滚雪球一样,终将由几片不起眼的雪花造成雪崩,尽管没人能知道是哪几片雪花起了最终作用。

总而言之,在全球天量债务和资产泡沫的双重压迫下,加之全球贸易摩擦,各国货币政策的转向正在映射出一个新的金融周期的到来。美联储未来的降息,短期内可能刺激经济,但长期看,可能带动西方经济体进入下行周期。可以预期的是,等到预期释放完毕之后,市场就会走低。到那时,“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因此,看上去是“美酒加咖啡”,实则是饮鸩止渴。《货币大崩溃》(The Death of Money)、《货币战争》(Currency Wars) 的作家、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詹姆斯•瑞卡茲(James Rickards) ,在其2018年出版的《通往毁灭之路》(The Road to Ruin)一书中称,金融危机即将发生,规模和破坏性都远超2008年那场次贷危机。美联储即将开始的降息就是前奏。

此外,美联储降息的另一个副产品是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在最近的5年时间里,美联储已经加息至少七次,使得美元汇率一路走强,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降,全球资产都表现不佳。如果美联储的加息趋势逆转,美元由强转弱,大宗商品的价格无疑会走向上升通道。

反观国内,自2015年后,国家在党中央的带领下一直在去杠杆,从P2P到上市公司,再到省级融资平台,再到信托、银行、券商的理财产品,一个又一个的泡沫被主动而逐渐地刺破。虽然我国降息的空间也不大,但是,由于前期政府坚定地去杠杆,我国的情况总体上依然向好。在这次的西方国家集体降息中,我国需要坚韧和定力,要避免沦陷进负利率的困境。

作者简介

陈九霖:博士学位,现为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和董事长。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奠基人之一,曾任中央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上市公司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总裁、中资企业(新加坡)协会会长,中央企业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