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水皮:买的没有卖的精,关于科创板IPO的超募和弃购

作者:水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7-5 21:43:32

摘要:不知道中国银河如此的弃购,宁可半年失去申购资格的举动能否让市场冷静下来,毕竟只要不是偷来的钱,赔了都是让人心疼的,买的没有卖的精,而中国银河换个场景,不就是券商、承销商、卖方么?如此,大家能否有所释然?

水皮:买的没有卖的精,关于科创板IPO的超募和弃购

水皮

科创板的发行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老问题出现了,那就是放开了IPO价格之后的超募。

引起市场关注的一家是睿创微纳,一家是天准科技,睿创超募的金额比较多,按照现在确定的发行价20元,对应的市盈率是71倍,原计划募投的资金也就4、5亿,但是现在可能圈到手的钱是原来的将近3倍,也就是12亿。而天准科技超募的金额不算多,按现在确定的价格25.50元,募集的目标资金额是10亿,现在多圈了2.34亿,也就是12.34亿,对应的市盈率是52倍。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尽管申购的倍数是257倍左右,但是居然没有超募发生,因为源创的发行价是24.26元,对应的市盈率不过是41倍,募集实际到位的资金和目标数字相近。

A股历史上围绕IPO价格的改革反反复复好多次,水皮参加过的证监会的讨论就不止一次,在市场化和管理上始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最后就形成了约定俗成的潜规则,那就是23倍市盈率,至于为什么是23倍不是22倍或24倍,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人关心,主板目前依沿用的就是这个标准。当然,这个标准并不高,所以又引来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新股的爆炒,一字板成为A股独有的现象。

个股供不应求,整体供过于求是中国A股过去,现在,也许还有将来都存在的一对矛盾。历史上最夸张的超募是海普瑞,当时海普瑞的募投目标也就是5-6亿,但是因为赶上IPO价格放开,又有高盛等投行加持,因此借所谓生物科技的概念,发行价就是148元,开盘价166元,最高冲至188.88元,直接将老板夫妇送上了中小板首富的位置,募集到账的资金达到56亿左右,直接引发证监会对超募资金的管理新规。而时至今日,海普瑞的价格不过20元左右,复权回去也就60多元,差不多是开盘价的一个零头。显而易见,这种所谓的市场化是脱离了中国A股实情的,也是走不远的,IPO资源是有限的,也是宝贵的,超募实际是对这种社会资源的严重透支和浪费,也是对市场化资源配置的一种嘲讽。存在未必是合理的,以二级市场的非理性炒作形成的泡沫价格去定义一级市场的实业资本需求本身就是本末倒置的行为,证监会作为管理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之责,行政化定价固然不可取,但是市场化中的放任自流恐怕也不成立。小时候,政治经济学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就是资本主义的危机周期性发生的本质就是个体生产的有序和整体无序之间的矛盾,缺的就是统筹、协调和管理,这句话用来理解IPO市场化的问题也是一把钥匙,问题是,如何解决?

人算不如天算。

计划跟不上变化。

真正的市场化其实是有自我纠偏功能的。

天准科技的发行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原因就是因为中签的中国银河自营盘弃购了,而且弃购的数量还不小,是整整640万股,涉及金额是1.63亿元,而天准科技网下最终发行的数量也只有2802.35万股,中国银河应申购的股份占了22.84%。要知道,天准的网上申购中签率只有0.0549%,如此难得的“头彩”,中国银河弃之如敝屣,让广大如同飞蛾扑火般狂热的散户情何以堪,怎么就如此不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呢?到底是陷阱还是馅饼,怎么就不能到挂牌时再定夺呢?究竟是机构太鸡贼还是散户太无畏?

其实,对于科创板的泡沫管理层是有思想准备的,此前一再降温甚至强行推出承销商的跟投目的也是一种外部约束超高报价超高市盈率超高融资的无可奈何之举,但是效果一直有限。不知道中国银河如此的弃购,宁可半年失去申购资格的举动能否让市场冷静下来,毕竟只要不是偷来的钱,赔了都是让人心疼的,买的没有卖的精,而中国银河换个场景,不就是券商、承销商、卖方吗?如此,大家能否有所释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水皮
水皮

著名财经评论家,央视特邀财经评论员,《华夏时报》总编辑;1989年随知名报人丁望先生创办《中国工商时报》;2007年将《华夏时报》改版为财经类报纸,荣登中国财经类报纸订阅榜首;2010年携手万达集团,跨界整合优势资源,形成万达消费生态圈媒体矩阵;2014年,将财经评论专栏《水皮杂谈》打造为网络视频节目,一经上线即创造百万播放量的佳绩;2017年,带领《华夏时报》与新浪财经整合多位财经专家共同创办 “财经大v频道”;同年,带领《华夏时报》携手中影集团独家代理进口电影贴片广告资源。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