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塔利班坚持以打促谈,阿富汗和解依然艰难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03 14:30:09

摘要:阿富汗局势十分复杂,美国决心不计代价迅速撤军,塔利班坚持以打促谈、以炸促谈。而阿富汗政府和其他派系仍未找到与塔利班实现共治重建新阿富汗的有效路径。阿富汗和平重建不敢乐观期待。

塔利班坚持以打促谈,阿富汗和解依然艰难

塔利班士兵 新华社 图

马晓霖

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7月1日宣布,一周后将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阿富汗内部对话会,以推动这个战乱国家的和平进程。人们注意到,这个消息是在6月29日美塔多哈会谈启动、塔利班武装发动新一轮攻势后宣布的,这表明当前的阿富汗局势十分复杂,即美国决心不计代价迅速撤军,塔利班坚持以打促谈、以炸促谈,而阿富汗政府和其他派系仍未找到与塔利班实现共治重建新阿富汗的有效路径。阿富汗和平的曙光虽然已现,但是,和平重建到来依然不敢乐观期待。

实力说话:塔利班以暴力方式争取主动

6月29日,美国与塔利班的第七轮会谈在多哈举行,本轮谈判旨在讨论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不使用阿富汗领土损害他国利益、阿富汗内部各派对话和实现永久停火等4项关键议题。

尽管双方在谈判中均表示希望尽快结束阿富汗战火连绵、人道危机持续加剧的悲惨现状,但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实力主义思维导向并没有发生改变,特别是塔利班认定美国为首的外国军队更急于摆脱战争泥潭,而阿富汗政府等其他派别并不情愿与塔利班分享政权,尤其是不接受塔利班重新主导“后阿富汗战争”时期的国家权力和治理重构。因此,以打促谈迫使外军无条件或降低条件撤离阿富汗,迫使其他各派做出巨大让步,依然是塔利班坚持的既定政策。

综合美联社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塔多哈谈判举行第一天,塔利班即发动多波次攻击行动并造成重大伤亡,以此作为打击谈判对手、动摇其信心与立场的手段。

29日凌晨,塔利班武装在阿富汗北部巴格兰省纳赫林地区伏击一支亲政府民兵,战斗持续近6个小时,导致至少25人死亡。据悉,这支民兵当时正在解救多名被塔利班武装扣押的政府军士兵。

当晚,塔利班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马鲁夫地区发动汽车炸弹袭击,阿富汗国防部称这次袭击造成8名独立选举委员会雇员和4名安全人员死亡。但是,塔利班公布“成果”更为重大,其发言人宣称,袭击炸死多名选举委员会雇员和57名安全人员,塔利班武装还抓走11名“俘虏”并缴获5量汽车和大批武器。

当晚塔利班武装还相继袭击法拉省首府法拉市一处警察警戒点,以及巴拉布洛克地区的多个军事检查站,两波攻势共造成至少9名安全人员死亡、11人受伤。

7月1日,阿富汗武装在首都喀布尔发动近期罕见的汽车炸弹袭击,目标直指阿富汗政府军事机构和政府大楼,双方随后还发生激烈交火。这轮袭击共造成至少34人死亡、65人受伤。

持续几日的暴力袭击呈现两大明显特点,塔利班将目标集中于阿富汗政府的行政、军事机构和武装人员,并强调淡化平民受到的伤害;阿富汗政府尽量压缩袭击损失而避免引发大面积的稳定担忧,塔利班则夸大袭击的效果,凸显自己的军事实力,并传导武力威慑。

塔利班不顾谈判正在进行而大打出手,显然要体现它有能力通过武装手段夺取政权,以便争取在谈判桌上赢得更多筹码,加速并主导谈判进程。此外,塔利班日益将攻击目标聚焦于非平民目标,显然着意于削弱国内外舆论压力并争夺民心,为“后阿富汗战争”时代再次主导政权做准备。

持续的暴力袭击并未阻断美国与塔利班政权的多哈谈判。当天,哈利勒扎德即宣布本月7-8日将在多哈举行阿富汗内部对话,他表示,阿富汗已经历40年战乱悲剧,该国各派必须相互接受、寻求共识,同意不使用武力解决政治分歧。面对塔利班强大的攻势,美国表现出巨大的容忍而继续谈判,透射出特朗普政府急于摆脱阿富汗困境的心态。然而,塔利班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坚持以打促谈,摆出“光脚不怕穿鞋”式的无所谓,有意推动目前的僵持局面朝着更加有利于其设计的方向转变。

内打外谈:重塑阿富汗和平异常艰难

观察家们注意到,6月20日,塔利班二号人物、驻多哈政治办事处主任及首席谈判代表巴拉达尔率领的代表团首次公开在北京亮相,引发舆论普遍关注。中国外交部对此予以证实,并称塔利班代表团在京期间与中方就阿富汗和平进程、打击恐怖主义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塔利班北京之行既凸显了中国在阿富汗由战转和进程中的重要作用,也体现了阿富汗和平重建的复杂性、敏感性。阿富汗问题不是简单的一场联合国授权、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阿富汗内政问题,而是将影响周边国家安全与稳定的区域性甚至是国际性问题,尤其是作为一个欧亚腹地枢纽国家,它的稳定将关系到周边国家的安全,它作为国际恐怖分子活跃、国际制毒贩毒活动猖獗的治理破碎之地,将对中亚地区及周边邻国的长治久安产生超越主权与治权的外溢效应。

中国一直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的演变,自2014年就设立了阿富汗问题特使,在“阿人主导、阿人所有”原则下,积极支持阿富汗民选政府主导的重建进程,也着力推动阿富汗内部各派的和谈与和解,希望在阿富汗实现一个具有广泛包容性的和平稳定新体系,尽快恢复该国主权、治权的统一与运行,集中精力康复经济与民生,并助推周边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阿富汗和平谈判,一直以多哈为主阵地,并以美国和塔利班双方为主要谈判对手,中国、沙特、巴基斯坦、卡塔尔、阿联酋和俄罗斯等多方外部力量都从中推动,期间还经历过至少两轮的莫斯科谈判,整个进程十分曲折。迄今,和谈随着逐步深入或取得进展,已聚焦于几个核心问题:

首先,美国为首的外军去留问题。塔利班曾经坚持外国军队在6个月内必须无条件撤离,然后才能举行和平谈判。美国则坚持撤军需要一年半的时间,必须保留一定军事力量和部分基地,以维护阿富汗民选政府的稳定并打击恐怖主义。经过几年的打谈结合,塔利班在外军撤离时间上已有所妥协。

其次,阿富汗与国际反恐问题。塔利班武装不仅长期通过恐怖主义方式实现政治目标,而且曾是“基地”组织、“东伊运”等国际恐怖组织的庇护者,双方之间长期存在某种共同利益并形成共生关系。经过十多年的反恐战争与政治博弈,塔利班已意识到:如想参与国家治理并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必须告别恐怖主义并切断与其他恐怖组织的联系,并逐步公开承诺:将不允许阿富汗成为恐怖组织袭扰周边国家的安全区。

其三,阿富汗的内部和解问题。这是一个关乎阿富汗未来政治、社会制度和国家形态的关键问题,也是“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根本体现。令人尴尬的现实是,由国际社会支持的阿富汗民选政府虽然力量羸弱,但是,它倡导民主、开放、多元、世俗、各民族和性别平等的现代治理理念和制度,而且不同领导人对塔利班的态度也截然相反,甚至在是否与之谈判分权等方面也充满争议。塔利班实力恢复且日益占据军事优势,但主张建立一个由伊斯兰教法治理的传统而保守的国家,而且视阿富汗民选政府为“外国傀儡”,长期拒绝与之谈判并期待在外军撤离后彻底颠覆民选政府而大权独揽。多轮谈判后,双方均有所妥协,但是,围绕今年9月的大选,又产生严重分歧,塔利班抵制大选并主张建立过渡政府,然而阿富汗政府总统加尼和其他反对塔利班的党派拒绝让步。

因此,定于本月7-8日举行的多哈谈判,最大障碍不是外军撤离、反恐等已形成基本共识的遗留问题,而是如何促进阿富汗内部各派消除分歧彼此接受实现共治,并在此基础上实现永久停火。国际社会固然不肯轻易将阿富汗全盘交给塔利班重新控制,而越打越有信心的塔利班也自然不肯轻易放弃自己的政治诉求。因此,阿富汗的重建进程尤其是政治和解进程,不仅依然十分关键,而且依然十分艰难,恐难指望在近期取得全面、稳定且皆大欢喜的结局。(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