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1300亿银行资金杀入理财领域开花北上深 大资管时代监管不应有盲区

作者:石省昌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6-17 19:43:05

摘要:银行理财子公司落地速度远超市场预期。据数据显示,截至6月14日,31家银行发公告称拟成立理财子公司,9家银行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建信理财、工银理财和交银理财3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宣布开业。

1300亿银行资金杀入理财领域开花北上深 大资管时代监管不应有盲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石省昌 陈锋 北京报道

银行理财子公司落地速度远超市场预期。据数据显示,截至6月14日,31家银行发公告称拟成立理财子公司,9家银行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建信理财、工银理财和交银理财3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宣布开业。

1300亿银行资金杀入理财领域,极大搅动当前资管市场,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如何把握好投资者与产品风险承受能力的匹配度?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开业,权益投资领域的布局备受关注,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银行理财子公司,谁是未来权益市场的主流?

3家银行理财子公司“杀入”市场鏖战开启

5月27日,建设银行宣布建信理财在深圳设立,注册资本为150亿元,一天之后,5月28日,工商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工银理财宣布在北京成立,注册资本高达160亿元。6月13日,银行理财子公司再下一城,交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交银理财宣布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金为80亿元。

至此,北上深三城均迎来银行理财子公司落户。但具体来看该三家的业务及架构,却不尽相同。

最早成立的建信理财,产品涉及特点颇具地域特色。在其发布会上,建信理财发布建信理财粤港澳大湾区资本市场指数,称该指数紧紧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采用“1+5”体系框架,以“粤港澳大湾区高质量发展指数”为主线,贯穿粤港澳大湾区价值蓝筹、红利低波、科技创新、先进制造、消费升级5条子指数线,可满足不同风险偏好投资客户的需求。此外,建信理财还将发行“乾元”建信理财粤港澳大湾区指数灵活配置、“乾元-睿鑫”科技创新类、“乾元-安鑫”固定收益类、“乾元-嘉鑫”固收增强类等多款覆盖权益、固定收益市场的系列理财产品,精准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

随后,“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则全面开花,推出六款资管新规下的产品,分别为:固定收益类产品“鑫得利-智合”、“鑫得利-全球轮动”、“鑫稳利-宏观策略”;权益类产品“科创主题私募股权产品”;混合类产品“全鑫权益两全其美”和“全鑫权益量化策略”,产品线涉及固收、权益、跨境等多市场复合投资领域,其中,固定收益类和混合类产品的起投点均是1元,但产品投资期限有所拉长;权益类产品以科创企业股权为投资标的,100万元起购,全国200份。同时,工银理财还同多家金融同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意图优势互补。

交行目前尚未召开发布会,但在开业当天对其模式有所说明。通过“委托”模式,交行对存量理财业务进行处理。副行长吕家进称,在过渡期结束之前,交行将保留资管中心,统筹管理全行理财业务,同时将理财业务日常运营管理职能委托给理财子公司,承担监督理财子公司尽责履职的职能。

在组织框架上,工银理财下设产品营销、投资研究、风险管理、运营支持、综合管理五大板块。其中,投资研究板块开设了自营业务部。

5月22日,银保监会公告称,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将进一步丰富机构投资者队伍,通过研发符合市场需求的理财产品,增加金融产品供给,为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提供更多新增资金,更好地满足金融消费者多样化金融需求。此外,其他批准设立的理财子公司也在抓紧推进正式开业的各项准备工作。

天然优势挤压公募基金?

面对银行理财子公司来势汹汹,不少公募公司忧心忡忡。业内人士指出,其一,银行理财子公司天然背靠银行,在争夺母行资源上具备天然优势;其二,银行理财子公司同公募基本处于同一赛道,业务重叠可能性较高。具体表现在:不设置理财产品销售起点;允许银行之外的机构代销,不强制首次购买免签;允许发行分级理财产品;允许公募理财直投股票。

基于理财子公司强大的母行背景,长久的固收能力的积累,再加上强大的募资渠道,未来会是公募基金强大的竞争对手。但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负责人贾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眼下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短板在于权益类投资能力,在于投研团队的扩充和磨合,也要在激励机制上有所突破。短期内,银行理财子公司与公募基金合作大于竞争。

目前市场上较为认同的是,银行系的基金公司会遭遇更大冲击。上海某大型基金公司资深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银行系的基金公司,比其他基金公司要跟银行走得近,但一旦银行自己设立理财子公司之后,它们就变成了“远亲”,其规模和资源优势可能会减弱。

令市场更为担忧的是,实际上有关于人才储备问题。上述资深人士坦言,作为理财公司,最重要的是主动管理能力。银行理财子公司培养自己的投资经理有一定难度,业务能力也不在这里,培养起来需要时间,可能会来挖基金公司的墙角。

但对于做主动管理的基金公司而言,都有自己的一套培养体系,短时间内压力不大,但长期来看,银行先天的资源优势,会在后续形成挤压。

但也有人认为可能市场也会过度“解读”银行理财子公司带来的影响。

资深资管人士李贺认为,其一,公募基金有自己的投资偏好和风格,银行资管也有天然偏好以及天然禀赋,比如说银行更注重传统固定收益,信用研究,包括债券投资方面,这就决定了客户类型,以及其传统的投资风格和投资策略,长项偏重于中低风险的固定收益。这些和公募基金来说,形成了一个梯度和市场差异。

其二,对整个公募基金来讲,传统银行由于刚性兑付的特点,吸引了很多客户资金。成立子公司后,在整个资管框架下,未来募资时,无刚性兑付的交易结构,更多资金会更平均地流向其他包括公募基金的资管机构,对整个其他机构和整个行业来说,可能资金更充裕。

其三,对银行理财子公司来讲,它的灵活度更大,投资限制更少,投资范围更宽,包括对权益、资产投资,可能会有更多设计,更多不同的策略和不同风险梯度的产品,这也可以丰富产品结构和客户结构。

谁家孩子谁抱走 监管不应有盲区

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筹备和开业,监管成为新的焦点。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计上和基金公司极为相似。但从资管新规来看,不涉及监管体制的调整,只是在分业监管的框架下实现同类同业监管指标的统一。从出身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脱胎于银行系统,但从其业务范畴来看,却又难免与公募基金有所重叠。

北京某中型基金公司高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强化功能监管。实践中,不同行业金融机构开展资管业务,按照机构类型适用不同的监管规则和标准,为监管套利创造了空间,因而需要按照业务功能对资管产品进行分类,对同类产品适用统一的监管标准。

但另一方面,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业务类型是投资类,至少应该参照证监会的相关制度管理,即使不归证监会管,银保监会出台的制度上也应该保持一致。

某知名法学教授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理财子公司本质上类似美国法律下的法人投资顾问,信托公司在大部分商事信托下的业务也扮演的是投资顾问的角色,但中国没有统一的《投资顾问法》,而且实践中对于“投资顾问”一词的使用稍显混乱,导致各家金融子行业都可以从事投资顾问业务,且各自分别归口原来的监管部门管。

她认为,从业务范围看,银行理财子公司确实与公募基金竞争,但也在与其他金融机构(如信托、券商等)从事的投资顾问业务竞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主体监管来看,谁家的孩子谁抱走,银行理财子公司归属银保监会监管无可厚非。但如果处于资本市场的监管边界时,证监会就有监管职责,除了证监会的行政监管,还涉及到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自律监管。

“从原则上讲,归属银保监会监管,但银行理财子公司涉及到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以及在其他属于资本市场监管领域范围时,证监会的行政监管以及证券行业的行业协会自律,监管触角也需跟上,这样才能避免监管漏洞和真空地带,才能预防不正当的监管和套利现象。”刘俊海如是说。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